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68章 【独一无二的燃料】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68

    在外面海吃海喝了一顿,总算让愤怒的心情平复了点,回到方家的时候,林飞来到了方书海给安排的贵宾客房。

    本来打算登陆LOOK,继续深度搜索一些顾家相关的信息,可发现,在客房前的院子里,一个女人孤单的背影,正坐在一张青石凳子上,抬头看着夜空,怔然出神。

    “雅柔?”林飞走过去,却看到女人正快速地擦掉脸上的泪痕。

    “你回来啦”,方雅柔露出一个笑容,示意自己没事,“去吃什么好吃的了?”

    林飞没回答,而是问道:“你谁惹你哭了?”

    方雅柔摇摇头,“没人惹我哭,只是想起一些事罢了。你不睡觉吧,我猜你应该睡不睡觉都无所谓,不如坐下,陪我说说话,我也有些事想跟你说”。

    林飞点头坐下,与方雅柔隔了张小圆桌,桌上,方雅柔准备了一瓶八二年的拉菲,也早早醒好了酒,看来是准备跟林飞好好喝一点。

    两人对酌了会儿,方雅柔开口说:“林飞,对不起,这次让你来,本来是想避开庄家的联姻的,但现在……我决定嫁给庄亦凡了,让你白费力气,真的很抱歉”。

    “为什么,你对他又没感觉”,林飞蹙眉,“如果因为你母亲的手术,你真的没必要这么做,我可以打包票,大不了我强行要做,他们拦不住我!我绝对能帮你母亲恢复健康。

    而且就算他们完成了手术,你也不必非得嫁过去,他们若敢用强的,我直接把那庄亦凡杀了,看他怎么娶你!”

    “你别这样”,方雅柔担忧地劝道:“我知道你能耐很大,可没有必要走到那样的地步。

    何况你自己也有不少事情要做,很多人本来就对你虎视眈眈,你该多为你自己考虑,而不是我,我最多只是你的一个普通朋友,你能帮我到这地步,我就很感激了。”

    “普通朋友?”林飞玩味地笑了笑,“你跟我做的事情,可不是普通朋友会做的。”

    方雅柔俏脸一红,自然知道他是说在办公室里口.交那件事,于是嗔了他一眼,“别开玩笑了,这没什么可说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了,如果对‘性’没有任何的冲动,才是不正常,我不后悔为你做过那件事,就当是一时的疯狂,可……可也不能代表什么”。

    林飞微微讶然,方雅柔显然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成熟,确实,别说口.交,就算两个人发生了关系,也不一定真的就是多亲密关系。

    方雅柔继续道:“我想过了,我嫁给庄亦凡,对于家族,还是对于我父母家人,都是一件好事……而且我本来就没男朋友,年纪也不小了,是该嫁人了。

    相比于很多在外面拈花惹草的富家公子哥,学长算是比较值得信赖的了,他等了我这么多年,我也该认清这一点”。

    “可你们之间完全没有爱情”,林飞皱眉道。

    “爱情”?

    方雅柔苦涩地笑着摇摇头,“还记得我跟你说的么,那个我曾经从大学一直谈到今年,七年的前男友……我跟他之间的,那曾经的是爱情吧……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每一份爱情,就像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燃料,烧着烧着,迟早都会耗尽,而且再也无法燃起。

    既然是早晚都会没有的东西,我又何必执着于‘爱情’这两个字呢。安安稳稳地过平静的日子,让家里人满意,或许更重要吧”。

    “可是你会觉得幸福么,那根本不是你原本想要的人生,你只不过用现实在麻醉自己的灵魂,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的,如果这一步你选错了落脚点,就再也没有下一个机会了”,林飞肃然地看着她。

    方雅柔眼中闪烁着晶莹,如天上的星辰,闪闪发亮。

    “你真的这么关心我?”

    林飞一愕,莞尔笑道:“当然,虽然不少人认为我‘恶贯满盈’,但不代表我不会关心身边的人,这矛盾吗”。

    方雅柔倩然一笑,几分温柔地说:“如果……我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那样的话,或许你就真的成我男朋友了。”

    “我现在不是么?”林飞笑问。

    方雅柔鼓了鼓嘴,摇头,“是假的,你是属于苏映雪的,这就是现实,你会跟别的女人结婚,而我……也要跟别的男人结婚。”

    林飞心头不禁有些发堵,方雅柔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不管怎么帮她,到最后,她还是要嫁人的,她的青春也是宝贵的,她不可能永远这么等下去。

    所以,既然早晚要嫁给一个男人,她宁可选择熟悉的看得见的庄亦凡。

    林飞喝了几口闷酒,却是不知道怎么开口,他给不了女人什么承诺,方雅柔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人生。

    “其实,说这些也没意义,人生怎么可能事事如意呢,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后悔和遗憾”,方雅柔眸子里思绪万千,淡淡地说道:“林飞,白天也听说了吧,我妈妈特别讨厌去医院和看医生,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林飞白天也正想问,可后来方书海等没说的意思,不由好奇道:“是以前在医院发生过什么吗?”

    方雅柔点点头,“是我出生的时候……”

    “你出生?”林飞愕然,疑惑不解。

    方雅柔叙说道:“我妈妈,跟很多大家族的主母不一样,并非什么名门闺秀,她以前是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的女儿,父母祖辈,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正因为这样,当初她跟我父亲在大学认识的时候,家里我奶奶特别反对,可最后拗不过我爸的,而且我爷爷也不反对,于是才罕见的,方家的长子,娶了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子。

    可即便结了婚,家族和奶奶,压在我妈妈身上的担子,也特别重,我妈妈从来没受过上流社会的教育,很多规矩都要从头学起,可以说,她就像是一个小学生,突然进入了大学一样,什么都不懂,需要靠自己摸索。

    或许是压力太大了,那一年,在生我的时候,发生了产妇大出血,紧要关头,为了保住母女的性命,放弃了从此以后再生育的能力……”

    林飞听都这里,不禁怔然,难怪方家这么大的家族,方雅柔作为长孙女,竟然没半个兄弟姐妹,竟然是刘莹莹无法再生育!?

    “你知道,失去生小孩的能力,对于一个才生了一个女儿的,豪门长媳而言,是多么大的打击吗……不仅仅是自己内心的创伤,还有家族和外界的压力,是难以想象的。

    虽然我爸,我爷爷,都没责怪我母亲,但我小时候,每当爸爸和爷爷不在家,就经常看到,奶奶对我妈妈又打又骂……还羞辱她是一只不生蛋的母鸡,养了一只废物在家里……

    我可能懂事地太早了,这些记忆,在我脑海里,就像是生了根的杂草,怎么都拔不尽,到现在,做梦的时候还会半夜惊醒。

    我妈妈因为生我时候的后遗症,身体特别虚弱,她本来也不是什么强健的身子,后来生病的几率也越来越高,这反而被我奶奶格外嫌弃。

    直到我上中学的时候,我奶奶去世了……我知道那不对,可是我不怕告诉你,我参加奶奶的葬礼,心里开心极了,简直恨不得大笑出来……”

    方雅柔的眼眸中,压抑着激动的亢奋,泪盈盈中,带着几缕血丝。

    林飞看着她一只手,死死捏着酒杯,指节显白,不由也吃惊,这个女人的内心,倒不像她外表这么温婉,她也有着她的疯狂,只是平时不显山露水。

    “奶奶去世后第二天,我就很认真地对我妈妈说,‘妈妈,我要当一个医生,那样,就算你不去医院,我也可以给你看病,你不喜欢见到医生,但你总会喜欢见到女儿的’。

    那就是我当医生的初衷,虽然有些幼稚,但我真的最初只想为妈妈看病而已。她其实应该恨我的,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大出血,失去生育能力,如果我是一个男孩子,她也不会这么被嫌弃……”

    林飞劝道,“这怎么能怪你,又不是你能决定的。你不比那些杂碎的大家族男子差,再说了,你们家不也依然要靠你去跟庄家联姻?”

    “可我就是觉得对不起我妈”,方雅柔语带哽咽,潸然地看着林飞,“要不是我太不孝顺,因为一点感情受伤就跑去临安,不留在她身边的话,她也不会这么晚才检查出有肿瘤。

    我从小发誓要当妈妈的医生,可我在她最需要我的时候抛下了她,到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她在鬼门关徘徊……

    林飞,你现在明白了吧,我不能让我妈妈就这么走了,只要她能好起来,我做什么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