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76章 【那不是爱】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76

    林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医院外面的,他也忘了吃午餐,一个人就这么坐在医院里的一株葡萄藤下,这么呆坐了半天。

    也没人敢来打扰他,因为他的脸色,看起来很深沉。

    好几次诺兰想要来请教他一些问题,跟他叙叙旧,可看到林飞那表情,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你要我吗……

    你要我吗……

    女人说的这四个字,一直在他耳边回荡,在他心里萦绕,挥之不去。

    林飞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这么难以回答,一个自己喜欢的成熟美女,水蜜桃般可口的佳人,问自己要不要她,自己爽快地答应就是了,用得着这么费劲地思考吗?

    可……自己就是开不了口,像是舌头被割了似的,一点都不像自己该有的反应,简直糟透了!

    林飞抱着脑袋,思维进入了一片黑暗……

    一直到晚上,方书海特意跑来请林飞去大饭店共进晚餐,林飞才呼了口气,勉强起身,离开了医院。

    刘莹莹已经醒了,这让方家的人兴致高昂,笑声不断,来到饭店里坐下后,方家父子连着给林飞敬酒表达感激。

    可林飞的目光,却是时不时都瞟向方雅柔。

    女人似乎什么影响都没有,下午的那些话,也真的只是玩笑,很自然地跟爷爷父亲一同,给林飞敬酒,还开着一些庄家人的玩笑,显得轻松愉悦。

    林飞的心情很复杂,可他分不清,到底是失落,后悔,释然,还是别的什么,总之,看着方雅柔在笑,他却心头发堵。

    晚餐后,方家的要去感谢那些手术中付出努力的医护人员,虽然说庄家的人以后不愿意多搭理,可那些医护人员还是需要好好奖励一下,不然也显得方家太小家子气。

    林飞一个人回到方家的客房里,下意识地拨通了在临安的苏映雪的电话。

    “哼哼,你总算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苏映雪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幽怨又有些撒娇。

    林飞心头的阴云驱散了不少,笑道:“怎么样,穆夫人来了么?”

    “早到了,现在我们正跟清湖这儿喝茶呢,她给我讲了好多有意思的事情,那些你都知道吗?”

    “有些关于大厅的知道,但……参议会的一些秘密,只有参议员能知道,我以后也没你清楚了”,林飞如实地说。

    苏映雪在那边沉默了片刻,犹豫着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你好像心情很低落。”

    林飞一愣,没想到女人能听出来,于是就把方雅柔的母亲做手术的事,说了下,他自然不会说,是因为对待方雅柔的感情很犹豫,才会这么内心纠结。

    苏映雪关切地问了声刘莹莹的身体如何,也就没多追问别的,关于方雅柔的事,只字未提。

    林飞心里很困惑,“映雪,你怎么好像一点都不担心,我可是在扮演雅柔的男朋友呢,你就不想知道进展?”

    苏映雪咯咯笑道:“难道我非要吃醋你才开心么,那是弱势的女人才会有的浪费时间精力的情绪,我有什么比不上那方医生的,干嘛要担心你跑了?我该有的情侣,该是怜悯方医生连自己的爱情都无法掌控吧。”

    林飞无奈笑着,这个女人偏执到极点的自信,经过这么多起起落落,依然如此顽固。

    不过,恐怕这也是苏映雪的特别之处了。

    “穆夫人留在临安的时间这次不长,还有不少事要告诉我,我们继续说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林飞笑着应了声,挂了电话,当屋子里再安静下来,他发现,自己心情并没怎么变好。

    这本该是非常轻松愉悦的一晚,可林飞有些浑浑噩噩,一直到第二天上午……

    还在医院的刘莹莹,突然要让林飞去一趟医院,有事要对他说。

    林飞本来正考虑着要订机票回临安了,反正方雅柔的婚事也已经解决了,方家肯定不会再多要求她嫁给庄亦凡,而且自己这假冒男友的身份,演得也够淋漓尽致了。

    虽然经历了一次大手术,但说白了肿瘤剔除后,也就能迅速恢复的硬毛病,加上方家有派内功高手给刘莹莹输真气提精力,刘莹莹恢复得相对还是快的。

    林飞来医院的路上,本想买点出手货,可想了想,方家什么也不缺,于是买了束康乃馨,算意思一下。

    进到病房的时候,除了医院的护士,还有两个方家的女佣也在照顾刘莹莹。

    见林飞进来,刘莹莹轻轻说了声,就让其他人都出去了。

    “林飞,过来坐”,刘莹莹唇色还有点苍白,但眼里的精气神恢复得可以。

    林飞把花一放,有些诧异地四下看了看,“就我一个人?”

    “是啊,有些话想对你一个人说,在那之前,我还得好好感谢你,救了我的命……我都听海潮跟公公说了,最后是你和一个国外教授合作,把我从鬼门关拉回来的……庄家的人,真是靠不住……”刘莹莹微微摇头。

    “也不是多难的事,你是雅柔的母亲,救你更加应该了”,林飞笑着坐在一张凳子上:“伯母想说什么就说吧。”

    刘莹莹笑吟吟地看着他,“虽然你这个男朋友是假的,但你是真的喜欢我们家雅柔的吧?”

    林飞愕然地看着躺在床上的妇人,一时间有些接不上话来。

    “不用觉得惊讶,我心脏不好,可我眼睛还是看得清的”,刘莹莹说。

    林飞苦笑,“伯母你早知道了?”

    刘莹莹没否认,“你觉得,我就这么一个女儿,她在临安是怎么样的生活,身边是哪些人,我会不查查清楚吗?可怜天下父母心,有些东西,只是不好当面戳破罢了”。

    这个女人看来远比表面上的有心计啊,林飞暗暗嘀咕,感情他们在演戏,可却是戏中戏。

    刘莹莹继续追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其实真的喜欢雅柔,对吧?”

    林飞默然,想了想,“伯母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刘莹莹笑了笑,“我听下人说,你跟雅柔在走廊里拥吻,然后我就叫人把医院监控录像给我看了看……看了以后,我的感觉,就是你们是真心喜欢彼此的。”

    林飞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回事。

    他觉得也没什么可遮掩的,坦白道:“确实,我想我是喜欢雅柔的,但……这样是不对的,既然伯母其实一直有调查,那该清楚,我在临安已经有女友了……而且我很爱她。”

    “我知道,是陆家的外孙女,苏映雪”,刘莹莹道:“我没说让你怎么样,只是我希望,如果你和雅柔彼此都互相喜欢,就不要因为一些条条框框的原因,而放弃。”

    林飞脑袋里轰隆一声,这妇人是什么意思?明知道自己有了苏映雪,还要他别放弃方雅柔?

    “伯母……你……你不在乎?”林飞都要疯了,这当妈的也太开放了。

    刘莹莹却是认真地点头,“为什么要在乎,男女之间产生爱意,那有什么可批判的呢,爱本来就是没有对与错的,阿拉伯国家的男子可以一夫多妻,难道全世界都要唾弃他们么?难道他们国家的女性都生活得水深火热么?

    如果两个人的爱情也需要被什么世俗的条框所裁决,那找法官就行了,只有法律才会需要评判,爱是盲目和单纯的,没有是非对错,只有爱和不爱了。

    现在的你们,既然相爱,何必因为他人的原因而放弃呢。什么婚姻,证书,都不过是虚的,爱情没了,那些就是废纸,雅柔也不会在乎那些”。

    “可……”

    “你想说,你不知道怎么面对苏映雪?”刘莹莹轻笑了声,“孩子,你或许懂的很多,但还是太年轻了。结了婚的夫妇哪怕有小孩都可能离婚,你不过是跟一个女孩子谈恋爱,怎么就保证以后也是跟她一直走到永远?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恋,没有绝对不过期的爱,只有你觉得无所谓的,不够在意的情,所以,你越是不安,说明你爱得越深。

    当你会为了雅柔,而感到不安的时候,就已经说明,你的心里,雅柔并不比苏映雪占的分量轻多少。

    如果一个女人,因为先跟一个男人交往,就不允许男人对其他女人一起有感觉,那不仅仅是对自己没信心,更相当于用枷锁将男人锁住么?那不是爱,是占有欲。”

    林飞脑袋有些发懵,本以为刘莹莹只是一个普通人家出身的保守妇人,可没想到,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