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77章 【贤惠的女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77

    他不由一笑,“伯母,你可真是让我叹为观止,怪不得听雅柔说,你是普通人家的女儿,却能破天荒嫁进方家,看来……你确实不一般”。

    刘莹莹的一剪双眸笑成月牙,唏嘘地道:“是么,雅柔跟你谈过我?呵呵……是啊,没点点小心思,一个教师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一流家族的嫡长子呢……

    对了,说起这件事,确实值得跟你讲一讲,孩子,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嫁给海潮,成为方家的长媳么?”

    林飞眯眼,摇头,“或许是因为伯母比其他女人聪明?”

    “不”,刘莹莹回忆道:“当初上大学的时候,我不是最聪明的女人,更不是最漂亮的,家庭背景更不用多说,不管从什么方面看,我都只是平庸的。放到一群女生中,我根本就不起眼。

    所以,当我发现已经爱上雅柔她父亲的时候,我就想,什么样的女人,是海潮他所需要的……

    不是从自己怎么变好去考虑,而是考虑怎么变成他需要的一种补充。

    最后,我想明白了,他需要的不是绝色美女,更不是智慧超群的才女,他自己就够聪明了,还需要妻子很聪明作什么,他也不需要妻子给他带去什么财富地位,因为他这些什么都不缺。

    于是,我决定做一个单纯喜欢他的‘笨女人’,不能说什么也不懂,但什么都听他的,没什么主见,被说被骂,也都只乖乖认错,哪怕自己是对的也绝不反驳。他忙的时候,我从不打扰他,他去哪里,我都不过问,他跟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也只在旁默默看着,等他回来也不多嘴……

    久而久之,这个男人就会发现,不管跟什么样的豪门名媛在一起,都没有跟我在一起,来得自在舒服……因为,只有我,才是最契合他的女人,不会给他任何烦恼,只会给他想要的放松安宁,关键是,我太‘笨’了,他说什么,我都信……

    不知不觉的,我也当了快三十年的笨女人了,海潮肯定也察觉一些,可那又怎么样呢,就算知道我骗了他,他也已经在真心待我了。”

    林飞怔怔然地看着眼前的妇人,打心眼里有些佩服。

    恐怕方雅柔的那种个性,潜移默化的也是受到了刘莹莹教育的影响。

    跟方雅柔在一起,自己也总觉得很舒适,放松,而且这个女人总会给你一种单纯的信任,让男人的自尊心也得到充分满足。

    “林飞……”刘莹莹语重心长地道:“雅柔跟我不一样,她不会故意装个样子给你看,你之所以会感到犹豫不决,感到很迷茫,是因为你现在正在一个分岔口。

    或许,苏映雪是你所欣赏和喜欢的一个女人,她跟你有很多思想上的共同语言,有着独特的魅力,所以你爱她。

    可你又发现,跟雅柔在一起的时候,更加地舒服放松,因为她就像你身体基因链里所缺少的某一环,将那一环所补足了。

    其实这根本不冲突,你只需要跟着自己的心走,怎么样你觉得是自在的,就怎么去选择。

    我只希望,你不要被一些条条框框所约束,因为,那太不值得,也不公平,凭什么要按照别人制定的规矩,来决定你的感情归属呢。”

    林飞呆呆地坐在凳子上,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到最后,林飞发现,自己心里的不少困惑,减轻了,这妇人说的不一定全对,可确实有几分道理。

    自己不能单纯地用对与错去评判面对的感情,该跟着自己的心走。

    这也符合修行之人关键,退退缩缩,畏首畏尾是万万不能的,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谈着谈着,时间不知不觉到了快中午,病房的门打开,竟是方雅柔过来了。

    女人见林飞坐在病房里,不禁展颜道:“一大早就来看我妈妈,你怎么比我这当女儿的还孝顺?”

    “是我叫他来的,说些感激的话”,刘莹莹说道。

    “哦”,方雅柔很单纯地信了,“妈,我来喂你吃饭,我过些日子再回临安了,等你好些再说”。

    林飞觉得留在病房里看母女俩喂吃饭也怪怪的,于是便道别先走了。

    等林飞出了门,刘莹莹看着忙活的方雅柔,笑着问:“雅柔,你跟林飞什么时候结婚呀?妈可一直等着呢,别再让我失望了”。

    方雅柔一听,闪过几分难色,她本来还打算跟母亲说自己骗了她,其实是假冒男女朋友,可刘莹莹在病床上跟她提这事,她哪还好意思说骗了她。

    刘莹莹自然把女儿的这点小心思看在眼里,心里偷笑,自己是装了半辈子憨直,可自己这女儿,确是真真切切的憨厚,骗人都不会。

    要不是她暗暗把着关,可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在临安待着。

    没多久,方雅柔让护士取来特点的饭菜,开始给刘莹莹喂食,她是医生,还是很清楚这时候吃什么比较好。

    吃着吃着,刘莹莹见方雅柔有点心不在焉,知道她还在为跟林飞的事怎么开口感到纠结。

    于是,刘莹莹又仿佛漫不经心地道:“雅柔啊,你知不知道,像林飞这样的男人,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女人?”

    方雅柔竖起耳朵,羞涩地摇头。

    “越是有能耐的男人呢,越是喜欢贤惠的女人,所以,你只需要好好记得贤惠两字就好”。

    “贤惠?”方雅柔微笑道:“妈,贤淑,聪慧,这些特点男人都喜欢吧”。

    “谁跟你说贤惠就是贤淑聪慧了?”刘莹莹轻叹了口气,道:“贤惠就是,‘闲’在家里,什么都不‘会’。

    女人要是什么都‘会’了,还需要男人有本事干嘛?男人在自家女人面前没机会表现,不就得去找其他女人表现了?”

    方雅柔眨巴着美眸,看着母亲,似乎一下子没明白。

    刘莹莹看着女儿这迷糊的表情,心里一阵哀叹,女儿啊女儿,妈妈是尽力了,就看你自己的悟性和缘分了。

    若是林飞在场,听到刘莹莹跟方雅柔说的这些话,必然哭笑不得,一头栽倒。

    好么,当着他的面,说婚约是张废纸,可一转头又开始要女儿尽快结婚,这“丈母娘”的演技简直叹为观止。

    但林飞显然不会有时间总去想着感情的问题。

    他因为被维克多的各种诡计捣乱耽误,再加上京城的事,已经搁置了S物质中和剂研究好长一段时间,他打算尽快赶回临安。

    至于之前谢盈盈邀请参加聚会的事,他倒也想参加,主要是为了了解谢家的背景,但如今看来,他是没空等了。

    可刚出医院坐上出租车,林飞就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林飞犹豫了下,接了起来。

    “喂。”

    “我是王邵华”。

    对面电话里传来一个颇为儒雅的男子嗓音,但林飞只听到这个名字,就眉头拧了起来。

    王邵华似乎猜得到林飞的反应,很淡定地说道:“我知道,你很厌恶我们王家的人,甚至恨不得现在就杀了我,但是,出于公务,我必须跟你见个面,好好谈一些事”。

    “什么事”,林飞深呼吸了口气。

    “我在市政府东面的招待所等你,是关于黑龙会的事情,等你到了再细说吧”。

    等挂了电话,林飞对前面司机说了下换目的地后,低头沉思了起来。

    王邵华竟然有胆私下来见自己面谈事?他倒是胆魄可嘉,明知道自己最恨的王家的人,恐怕就是他。

    但也不得不说,他这做法很“聪明”,如果自己在这样的局面下,对他做点什么,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