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398章 【傻女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398

    开车到天澜山庄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毕竟已经到了秋季,日照不再是那么长。

    林飞那着方雅柔的电脑,走下车,后面方雅柔也跟了下来,左右观望了下四周围的秀丽山间景色。

    “没想到你还挺会享受的,这可比我住的公寓好太多了,你是跟你大伯,林瑶他们住一起么?”

    “嗯”,林飞点点头,他正忙着给苏映雪继续打电话。

    女人就是不接电话,这回索性是直接关机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飞心想,莫非是自己给她打电话晚了,她生气了?

    可不对啊,苏映雪就算很任性,也不至于蛮横到晚了几个小时,就愤怒地关机不搭理人,再说她也可以打个电话来问一问啊。

    谁能没一点急事,这点体谅总该是有的,这实在太不正常了。

    “是苏小姐么?怎么,电话打不通?”方雅柔上前来问。

    林飞笑了笑,示意没事,“关机了,可能在忙吧,我们先进去”。

    两人走到门口,林飞打开门。

    “嘭!”

    “嘭嘭!”

    连续几声小礼炮轻微的爆响,彩色的丝带和碎纸,在林飞眼前绽放飘飞。

    林飞有些傻眼,呆呆地看着围在门内的众人,林大元,林瑶,许芸和许薇母女,以及老包,王大伟几个,手上都拿着礼炮,全都喜气洋洋地看着自己。

    “生日快乐!哥!”林瑶甜甜地笑着喊。

    “生日快乐!林先生!”

    “生日快乐!师傅!”

    紧跟着,一声又一声的生日祝福,从众人口中喊出来。

    林飞木然地站在原地,过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今天似乎是自己的生日没错,自己早就忘了日期,就算记得,也不会去理会自己的生日这一说……

    都已经多少年,没过生日了,好像唯一的也是最后一次过生日,还是在七岁的时候,那时候父亲还在,那个女人还没抛弃自己。

    林飞看着整个大厅里,张灯结彩,挂满了彩色气球,布置地如同婚房,可见是早早就有人精心准备了。

    而在大厅的中央,竟然还有一个定制的手工生日蛋糕,足足半个人那么高,用巧克力粘着棉花糖,形成了一行生日祝福的文字。

    不得不说,他感到了阵阵的温暖,一种窝心的感觉,让他都有点不好意思,却实实在在的有了幸福感。

    或许,自己拼死也要守护的,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吧,不仅是自己的,也是眼前这些人的。

    不过林飞出神的时候,大家也是很意外地看着林飞身后跟进来的方雅柔。

    方雅柔也吃惊于今天是林飞的生日,心想莫非是林飞故意骗她说随便吃个饭的,其实是要她参加生日庆祝?

    听林大元喊自己,她温柔地笑着跟大家打了打招呼,有些小小埋怨,林飞都不跟自己早点说声,该买点生日礼物的,这样多不好意思。

    “方医生?”林大元纳闷地探头看了看外面,奇怪道:“怎么不是苏小姐?”

    “哎?”

    其他人也发现了不对劲,面面相觑。

    “哥,映雪姐姐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吗?她不是去接你了吗?”林瑶疑惑地问道。

    林飞回过神来,蹙眉问道:“映雪去接我了?机场里么?”

    林瑶点头,“对啊,映雪姐姐从昨天就开始布置你的生日晚宴,忙东忙西的,就为了等你今天晚上回来给你惊喜的。她说去机场接你,下午你们在外面走一走,玩一玩,晚上就回来的。她怎么自己没来呢?”

    林飞仔细地想了一想,心里不由浮现一丝不好的感觉。

    “瑶瑶,映雪是什么时候去机场的?”

    林瑶想了想,说:“好像早上八九点就过去了,你也没跟她说具体的时间吧,就说上午,肯定能碰到呀,你们没打电话吗”。

    林飞一回想,多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估计是自己跟方雅柔在机场大厅里的举动,被女人刚好看见,然后就误会成了别的意思。

    方雅柔显然也意识到这一点,不禁着急而自责地道:“是不是苏小姐误会了……林飞,你打不通她电话,是因为我么?”

    林飞苦笑,“多半是那样,但这跟你没关系,是我太兴奋,没把握好分寸。”

    “那……那你快去找苏小姐解释清楚吧,拖了久反而不好,她一定能理解你的”,方雅柔催促道。

    听着林飞和方雅柔你一言我一语,众人都云里雾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飞心中一阵惭愧和懊悔,想到女人这么费尽心思地为自己筹备生日,自己却做了这样伤他心的事,就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

    虽然是自己不小心造成的误会,可也是自己的错,林飞只希望苏映雪能给自己解释的机会。

    他也顾不得庆祝生日,转身就跑去,要开车前往北秀山庄,估摸着苏映雪也是在家里。

    方雅柔一见如此,跟着也跑过去,主动坐进了车中。

    “雅柔,你这是干嘛?”

    方雅柔认真地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当面解释清楚,这样我才能安心,我不想因为我,破坏你们的感情”。

    “你不必这样”,林飞叹气。

    “求求你,不然我心里难安”,方雅柔一脸无助地哀求,她见到林飞眼里的伤感,就自己心疼得要死。

    相比于自己的那点小心思,还是男人能过得开心比较重要。

    林飞感动之余,无法拒绝,确实也是带着方雅柔一起说明白更好,所以便开车出发。

    半个多小时后,车子来到北秀山庄,苏映雪的豪宅楼下。

    林飞跑下车去,按响了门铃,江婶很快就出来开了门。

    见到是林飞跟方雅柔在外面,江婶似乎并没意外的表情,早知道他们要来。

    “江婶,映雪在家里吧,让我见见她,我有点要紧事跟她说”,林飞道。

    江婶幽幽叹了口气,涩涩地笑道:“林飞,很不巧,小姐下午匆匆忙忙订了一班去法国的飞机,她说要出国散散心,让我转告你,如果有什么话要说,等她回来以后再说。”

    “去法国!?”后面的方雅柔一阵失望。

    林飞却是皱眉,他抬头,看了眼二楼阳台方向。

    他的神识,分明早就查探到,苏映雪就在这楼上,就在她书房里。

    女人也是清楚,她让江婶说这种谎话,根本是瞒不过自己的,可她依然叫江婶这么说,那只能表明,她确实不想见自己。

    林飞心想,估摸着苏映雪在气头上,什么话也听不进,自己强行要揭破她谎言,只会让她不悦。

    “那……她多久会回来?”林飞问这个问题的时候,目光却是望着楼上。

    江婶很快回答,“小姐说,一个星期,她就回来”。

    “好,那我到时候,再来找她”,林飞也不拖沓,正好,这星期他可以把病毒完成收尾工作,植入网络,把LOOK的问题处理掉。

    跟江婶道别后,林飞带着方雅柔回到车里。

    方雅柔依然充满自责,面色哀伤,眼眶都有些红红的,眼角湿润,“林飞,要不你再试试给苏小姐打电话?

    我来跟她解释好了……我……我以后大不了不跟你见面,这样她总能放心了,你叫她不要难过了……”

    女人下了很大的决心,忍着心如刀割,也必须挽回这一过失。

    林飞怔然地看着方雅柔,复杂地望了她好一会儿,最后,忍不住说道:“你怎么这么傻……”

    方雅柔以为林飞是在指责自己,越发自卑地低下头,双手捏着裙摆,眼泪“吧嗒吧嗒”地掉了下来。

    “我……我不想当第三者,破坏你们的感情……我不想那样的……你要骂我,你就骂吧,我确实不该……”

    林飞哭笑不得,说她“傻”,她还真信了,都不知道说她什么好。

    “你做错了什么,你有什么不该的,从头到尾,都是我欺负你,你又没主动对我做什么……”

    林飞叹息着摇摇头,不忍心再让这傻女人掉眼泪,道:“我告诉你吧,映雪根本没去法国,我能感觉到,她在家里,只是她暂时不想见我,等一星期后,她消气了,说明白就好了。

    我说你傻,不是骂你,是你太单纯了。虽然映雪也很单纯,但她其实很多都心知肚明。你呀,是真的太傻,别人说什么你都信,你要不是方家的大小姐,都不知道多少人能欺负你!”

    林飞又爱又怜地看着这个雨打梨花的女人,方雅柔则是眨巴着水眸,很意外地回头看豪宅,又看看林飞,有点思维转不过来,既然林飞知道苏映雪没去法国,为什么又不戳破呢?

    可就算再多疑问,方雅柔也不敢继续问出口了,她觉得,自己在林飞眼里,可能跟笨蛋已经没区别了,就算不能在一起,也不希望自己在男人心里的印象越来越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