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04章 【沦丧的伊始】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04

    林飞看了千面一眼,“这么急干嘛,杀人不过是三两下,捏爆个脑袋而已,等过了大后天,再出发,反正他们既然躲在那,也不会跑哪去”。

    “为什么要等大后天?”千面坐在椅子上,回头来眨眨眼,“你有什么急事需要做?”

    林飞姗姗笑了几声,也多少有点不好意思,“我把我女朋友惹生气了,有些误会,我等她气消了,去解释一下。”

    千面想了想,说:“是那个苏映雪吗?我不明白,她很普通,甚至是很弱小,你为什么要找一个这么弱的女人做伴,这样不是很累赘吗?在我看来,她的存在,只是让你多了个可以被攻击的弱点”。

    千面说得特别认真,也显得很难理解,可正因为这样,林飞都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

    “这跟强弱没关系,是一种叫‘爱’的情感,我找的是情投意合的女人,不是可以帮我杀敌的战友”,林飞摊了摊手。

    “爱?”

    千面的面孔上,少有地露出了一种迷糊的神态,似乎在考虑这个简短却令人类文明对其歌颂数千年的永恒话题,到底是什么意思。

    最后,千面摇了摇头,“不能理解,既然你要等两天再出发,那我先走了”。

    说着,她利落地起身,走向窗口,显然打算从窗口直接轻功跳走。

    “你去哪?”

    林飞心一提,莫非这女人自信到可以单枪匹马杀去花家,把花万楼那个归元境界的老怪物摆平?

    千面回头,“做个任务”。

    “杀人?”

    千面点头,用几分不解的眼神看着林飞,心想自己是杀手,做任务除了杀人还能是什么?

    这个斯凯尔普,跟其他的强者不一样,好像有点碎嘴。

    “去哪杀?”

    “很近,在越南河内,杀完赶回来,时间应该刚好”,千面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很确信地说。

    林飞脸肉抖了抖,僵笑道:“你就这么缺钱花?这么点空档,非得跑去越南杀个人再回来?”

    “不是的”,千面幽幽地说:“我做杀手,做任务,不是为了钱。”

    “那为了什么?不为钱,能让你命都不要地当年去挑战神圣之王?”林飞诧异,他还以为千面视财如命,不然谁会傻帽一样去杀个可能随时能把她捏死的人物?又没深仇大恨的。

    千面很认真地皱眉,回答说:“因为我不会别的,只有在去杀人,或者执行任务的时候,我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我活着是有意义的……

    我讨厌空闲,讨厌没事可做,因为一旦空了下来,我就会想,自己到底是为什么活着的,自己生命的意义是什么……那种感觉,我不喜欢”。

    看着女人面无表情,很理所当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林飞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股气,闷得发慌!

    就仿佛,自己孩童时期,在西亚见到的那批雇佣军,那批孩子一样,仿佛除了战争,除了杀戮,除了鲜血,他们什么都没有!

    林飞的筋骨一阵收紧,双拳紧紧地握了握,见千面要飞身离开,冲上去一把将她的手拉住!

    冰凉的手被林飞抓得死死的,若是普通女子,肯定已经喊疼了。

    但千面,只是很奇怪地看着林飞,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也没有害羞,没有生气。

    “是谁告诉你,你活着的价值,就是跟机器一样不停地杀人,计划杀人?”林飞低沉地问道。

    千面眨眨眼,“我母亲……”

    “什么!?你母亲是疯了吧!?”林飞感到不可思议。

    千面摇摇头,“不知道,从我记事起,我母亲就告诉我,我是世界上最丑的女孩子,永远都没脸见人……而且,我是个受诅咒的孩子,除了有杀人的天赋,其他什么都不行……”

    “胡说八道!有谁生下来就该当杀手的!?你母亲在哪?我去跟她说清楚,你以后别做杀手了!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长辈!?”

    林飞气不打一处来,千面不说还好,一说竟然从小是遭到这样的教育,他不禁怒火中烧。

    千面的母亲,和那群该死的王八蛋雇佣军没区别,甚至更可恶!

    虎毒不食子,那些雇佣军也就调教抓来的孩子成为恶魔,但千面的母亲,却把千面这个女儿养成了只知道杀戮的魔鬼!

    很可能,千面的第二轴人格障碍,也是她母亲不断刺激所造成的。

    按理说,这一切跟林飞也没关系,但他联想到自己年幼时的遭遇,就不禁对千面有了许多同病相怜之情。

    若不是自己在最颠沛和灰暗的时期,遇见了影子的话,可能,自己也会跟千面一样,除了杀人,战争,什么都不知道吧。

    可是,千面听到林飞的要求,却是很为难的样子,锁着黛眉,清冷地说:“我母亲……已经被我杀了,你见不到她……”

    轰!

    林飞脑袋里像是被雷炸了一记,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你说……你把你母亲杀了?”

    林飞下意识的,松开了千面的手,怔怔然看着她。

    他最痛恨的时候,也曾经疯狂地想过,杀了顾彩英那个女人,但他终究还是下不去手,杀自己的生母,哪怕那女人害死了自己最爱的父亲。

    可千面,竟然如此轻描淡写,就说她杀了自己的母亲,还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

    千面点点头,坦白地说:“我母亲训练我的时候,跟我说,当有一天,如果我能把她杀死,那我就真正合格了,可以出道当杀手了。

    如果十八岁以前我做不到,那就说明我连杀手的天赋都不足,是个废物,她就会把我杀死……所以,我在即将满十八岁的前一天,杀死了她,那就是最后的考核……”

    林飞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心平复一点,看千面的样子,这一切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只是,像自己这样能近距离接触她,跟她说上话的人,估计也没几个。

    千面说得那么平静无波,好似都理所应当,可正因为她的淡定冷漠,让林飞感到一阵深深的可悲……

    这个女人,被她母亲培养成了一个连亲情都沦丧的“怪物”,但她自己并不能体会这一点,因为她的人格障碍,使得一切都变得无法理喻。

    林飞很想问千面,难道就没有一件事,是她为自己而做,做了后能够开心的?

    但他刚要问出口,就打消了念头,千面连什么叫幸福感都不知道,她哪知道,什么事是她想去做的。

    恐怕她所知道的,也只是嗅着血腥的味道,去下意识的杀人罢了。

    “那你父亲呢?你不是还有妹妹吗?”林飞低声问。

    “我不知道父亲是谁,我只听母亲说过,父亲和妹妹在一起生活,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被人杀死了,妹妹也不见了”。

    千面如是地说着,完后,问道:“还有别的事么,没事我出发了。”

    “有!”

    林飞喊住了欲转身的女人,思忖了一会儿,道:“既然只有执行任务,才能让你有活着的感觉,那我给你任务,你不用跑那么远”。

    “是要杀谁么?”千面问道。

    林飞也不回答,神秘地一笑,“走吧,我正好晚上也外面吃饭,我带你去那地方看看”。

    千面也不多问,很听话地跟着林飞下楼,坐进车里。

    车子一路飞驰,已经进入秋季,夹到金叶成云,枫红片片。

    来到距离天澜山庄不远的临安老城区,拐了两个弯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名为青山小学的学校门口。

    “要杀的人,在学校里?”千面问道。

    林飞也不回答,走下车,来到传达室边,那传达室里身穿保安服装的年轻人,看到林飞,先是一愣,随即赶紧跑出来,谄笑着喊:“林先生,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