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10章 【我做不到】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10

    女人只希望林飞不要难做,不要因为她而为难,不愉快,至于她自己到底处在这样的一个位置,她早已经看淡了。

    因为从第一次发现自己喜欢上林飞起,她就不过是一个女仆,能被林飞接受,她已经很高兴了。

    白欣研那含泪哀求的眼神,让夏琳美真是又气又心疼,不管别人怎么看的,在她这个母亲心里,怎么可以容忍自己女儿吃亏?

    林飞又是觉得好笑,又是觉得几分愧疚,白欣研以为这样能瞒过苏映雪,那就想得太简单了。

    他也不觉得,这件事该由女人去承担什么压力,毕竟是他的选择。

    “映雪,我跟欣研……”

    不等林飞坦白真相,苏映雪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让他别说。

    苏映雪的眼眶里,泛着晶莹,白皙修长的粉颈那,因为紧张,有瑟瑟的颤动。

    “你只要答应我一件事,今晚发生的一切,我都可以接受……”

    林飞一愣,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意思,“什么事?”

    苏映雪深呼吸了口气,让她的心情平复一些,指着男人身后的白欣研,清脆地道:“你当着我们的面,说,你对白警官,没有男女之情,你永远不会爱她……”

    林飞脸色霎时定格在那,一脸凝固,甚至忘记了呼吸。

    而白欣研则是俏脸一阵黯然,默然地低下了头,苏映雪给出的条件,显然是要让林飞跟她断绝关系,她其实已经认定了他们有不一般的关系。

    虽然这只是嘴上让林飞说一说,撇清一下,但这无疑是给她一记耳光,抽在她的心间,她的自尊上。

    她很挣扎,她希望林飞说出来,因为那样就可以免于一次风波,可她又不希望林飞这么说,那等于宣判了,她只是可有可无的人。

    “喂!你这女孩子怎么这样说话!?你有没有家教啊!?”

    夏琳美顿时暴怒,声色俱厉地上前来,对着苏映雪骂道:“你自己没能耐,没办法让男人对你一心一意,就来这里耍横,要男人甩开别的女人!?

    你是跟林飞结婚了?领证了?还是有孩子了?你算什么,法律上讲你们有什么关系吗!?凭什么要求林飞只能爱你一个?

    男人喜欢谁,是他的自由,林飞脸上又没写着是谁专用的,你凭什么剥夺人家自由恋爱的权力啊?我告诉你……”

    “妈!”

    白欣研急得都哭了,一把将夏琳美拽开去,不让她继续这么连珠炮似地喊话。

    可夏琳美似乎还没说完,愤怒地不行,挣扎着让白欣研闪开,“哎呀!你这死丫头!干嘛拦着我!?有你这么没骨气的吗!?

    出去别说是我夏琳美的女儿!!林飞又还没结婚,那丫头就蹦出来管这么多事!她真以为她铁定能当正妻啊!?

    人家敬你一尺,你敬她一丈,人家都把你当软柿子捏,你还这么顾及人家干嘛!?

    她这种没教养的富家女,我见多了!你就不能比她软,你得强硬给她看看!有钱了不起吗?!漂亮了不起吗!?

    连点对男人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当男人是你的员工呢?又不靠你发工资!!”

    她的话语,落在苏映雪的耳中,却仿佛根本没什么效果。

    苏映雪也不搭理,只是目光冰冷地继续盯着林飞,等待他的回答。

    白欣研实在没办法了,正想把母亲强行带走先,却听得林飞大喊了一声!

    “够了!!”

    林飞的声音震耳欲聋,把夏琳美的话也彻底打断了。

    三个女人都安静了下来,怔怔地看着他。

    夏琳美虽然有点害怕,但却是含泪咬牙道:“我还没说完呢!就算我今天注定当个恶婆娘,我也当定了!凭什么让我的女儿吃亏!?她又没做错什么!!她难道勾搭了有妇之夫吗!?

    这么偷偷摸摸算什么……我家欣研过得容易吗?好不容易有了这么多笑容,出来个莫名其妙的丫头就要这么伤害她……”

    “妈……你就别说了……我求你了……”

    白欣研忍不住泪水簌簌地落了下来,用力把母亲抱住。

    夜凉如水,路旁车流穿梭。

    林飞静默了好一会儿,深深叹了口气,认认真真地对苏映雪摇了摇头。

    “抱歉,我做不到……”

    苏映雪的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一双水眸里,波光潋滟。

    而后面的夏琳美跟白欣研母女,则都诧异地看着林飞,她们本以为,林飞会为了让苏映雪满意,而说跟白欣研没关系。

    不然,夏琳美也不会为女儿如此叫屈。

    林飞自嘲地笑了笑,“我不能欺骗你,更不能欺骗我自己。其实我早知道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突然……

    对不起,映雪,这都是我的错,其实应该一开始就坦白的,但我却怯懦了,害怕你离开我,一直没敢说出来。

    可不能因为我的过失,就伤害跟欺骗欣研……或许,我喜欢她的情感,不如喜欢你的来了浓烈,来得时间长,但是,你要我说永远不爱她,不喜欢她,那是不可能的……

    我已经喜欢她,爱上她了,或许随着时间的积累,这些感情会越来越根深蒂固……

    我不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不是背负着罪恶的,是不是不公平的,但我知道,如果今天,我对着我身后的女人,说出了那样的话,那意味着,我不仅不是男人,连人都不是了。”

    “呵……”

    苏映雪凄然一笑,仰了仰臻首,不让眼泪从眼眶滑落,“明知道你会这么回答,可我还是那么问了……果然,是我太自信了么”。

    “对不起……”

    “你不用跟我道歉”,苏映雪似笑非笑地看了眼那边的夏琳美,“那是白警官的母亲吧,她说得对,我是个没什么家教的女孩子,我跟你只是普通的恋爱关系,凭什么不准你对其他女人动心……”

    “不是那个意思”,林飞想解释一下。

    可苏映雪却摆手,道:“你不用说的,我都清楚……你真以为,我之前看不出,你和白警官的关系,跟方医生的关系,还有许薇,EVA,她们真的跟你没别的感觉?

    你说得对,是你太怯懦,不敢面对,我又何尝不是呢……总觉得自己根本不怕竞争,其实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惧怕面对竞争……

    你的选择是正确的,如果你真的,当着我的面,说你对白警官一点感觉都没有,你不喜欢她……那才会让我也看不起你……”

    林飞愣在原地,内心五味杂陈,心痛中,又有一丝无奈,这就是现实,并非他能左右,他只能顺势而为,跟着自己的心走。

    苏映雪摇了摇头,“林飞……我做不到,虽然我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也知道,你是爱我的……但我做不到,看着你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这可能,就是人们说的‘有缘无份’吧……”

    “映雪,你不要这样,你想打我骂我都可以,不要憋在心里”!

    林飞已经不奢望苏映雪容忍自己,事实上,如果苏映雪妥协了,那就不是苏映雪了!

    林飞宁可失去她,也不愿意她放弃自己,委屈自己。

    对他而言,女人是自己年幼到长大,一个最美的梦,这个梦可以醒来,但不会忘记。

    苏映雪却是擦了擦眼角后,白了他一眼,清声一笑,“行了,我也会长大的……其实这些天,我已经想了很多,我发现,我们的性格,其实并不合适……

    我的掌控欲太强,而你又是喜欢随心所欲,我们在一起,只会一直起矛盾,一直闹不愉快……或许你会让着我,但我不希望你一直那么做。”

    “那是我心甘情愿的”,林飞道。

    “我知道,但我不喜欢自己变成那种女人”,苏映雪深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转身,走回车里,“不过是一段恋情的结束,这世上每天,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的事情……何必那么说得严重呢”。

    林飞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感觉,他知道,女人说出这样的话,是真的铁了心要离开自己了。

    苏映雪说得对,失恋只是一件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情,但,谁都不可能显得平淡对待。

    当车子发动,车窗降下来,苏映雪对着那边有些不知所措的白欣研友善地笑了笑,随后对林飞道:“或许做普通的朋友,更适合我们彼此的个性,不要因为不是恋人了,以后就躲起来不见我,穆夫人的邀请,还让我们一起去呢”。

    林飞笑得很牵强,点了点头。

    法拉利跑车卷起一阵风,甩着火红的尾灯,眨眼功夫就跑得很远。

    林飞知道,今晚他不需要担心女人开车是否太危险,因为苏映雪离开的时候,她的眼神很清澈,显然,她真的已经想过许多。

    只不过,他心头依然有一抹难以化开的愁绪,如一滩黑色的浓墨。

    男人萧索地立在路灯下,目送着车子开得没影,落寞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