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11章 【匿名电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今天整理剧情,只有一更,明天三更」

    0411

    当法拉利开出了几公里后,苏映雪一个急停,把车子停在了一座大桥的中间停车区。

    她走下车,迎着桥上吹来的江风,泪眼迷蒙地走到桥栏边。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后,她似乎正等待着什么。

    过了十几秒钟,一个匿名电话打入了她手机,苏映雪赶紧把电话接起来。

    苏映雪情绪有些激动,尽量压抑着那带丝丝颤抖的嗓音,“喂……我已经跟他分手了,按你要求的做了,现在该告诉我,我父亲在哪了吧!?”

    电话里传来一个错杂的声音,显然是通过摘取各种电波里的音频,来组合而成的声音,完全听不出是什么人。

    “很好,但现在,我只能告诉你,你父亲很安全,他对你的选择很欣慰,下一步要做的事,等下次联系,再告诉你……

    你要记得,一旦任何风声走漏,你的父亲就会死得很惨,只要乖乖听话,一年内,就能让你见到你的亲生父亲。”

    声音说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苏映雪喊了几声,对方却是已经挂掉了电话,而回拨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压根就没号码,就仿佛有人直接控制了她手机,对她说了这些话一般。

    苏映雪一阵无力地靠在了栏杆上,望着茫茫生烟的江面,小心翼翼的,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枚翡翠玉佩。

    这是一块龙形玉佩,雕工活灵活现,但事实上,这是一对龙凤玉佩的一半。

    苏映雪刚刚收到了一个短信,让她去到家门口,拿起一个包裹,并且因为内容很重要,需要她独自一个人拆封查看。

    当她拿起包裹,拆开后,里面就是这块龙形玉佩,玉佩背面,赫然镌刻了一个“墨”字!

    紧跟着,就有匿名电话打来,问她,是否记得,她母亲有留下一件遗物,是一块凤纹玉佩。

    苏映雪一思索后,立刻记起,母亲陆婉蓉的遗物里,有一块玉佩,确实是凤纹,后面雕刻的是一个“蓉”字!

    本来以为,那只是陆婉蓉大量饰品中很稀松平常的一件玉石饰品,可这么一看,那竟然是一件信物!?

    那匿名电话里的声音告诉苏映雪,她父亲慕子墨在他手上,如果想要见到活着的慕子墨,就要按照他的要求,完成几件事。

    其中第一件,就是要去二环外的一家法国餐厅,找到林飞,跟他提出分手,而且,连林飞跟什么人一起用餐,开了什么车,停车位在哪里,那个声音都说得一清二楚!

    苏映雪自然也不会单纯看一块玉佩就信了自己生父在那人手上,但她却不敢不按照那人说得做。

    因为,万一自己的生父慕子墨真的被什么人控制着,自己却没有救他,那一旦出了什么事,自己就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生母,养父,继母和弟弟的相继死去,苏映雪已经受够了亲人离开她的痛苦。

    她无比渴望地想见到那个神秘的生父,问他抛下自己和母亲,是不是有什么苦衷,问他是不是不要她这个女儿……哪怕,那只是一线希望。

    相比于她此刻对父亲的那种渴望,让她借着这个机会,放弃跟林飞的感情,她愿意接受。

    还有一件事,也让苏映雪无比费解,按理说,林飞既然有心情出来吃饭,应该是处理好了LOOK的问题。

    那到底是谁,能够如此轻松地监控林飞的一举一动,如此详细。

    不管对方是谁,以这样神秘莫测的能力判断,可能林飞也未必是他或者他们的对手,因为林飞的行踪也在他掌控中。

    所以,苏映雪也不希望因为自己鲁莽地把这些事说出来,给林飞带去麻烦。

    苏映雪的手指轻轻摩挲过这块龙形玉佩,上面那个“墨”字,心里五味杂陈。

    不知道林飞此刻,是不是也跟自己一样感到萧索寂寥,对这样的分开感到酸涩。

    或许,他只是觉得是一种解脱吧,毕竟以后,也不会有女孩子整天给他压力,要他言听计从了,他可以毫无顾忌地跟其他美女交往。

    苏映雪吸了吸瑶鼻,抹去泪水,挥去脑海里儿女情长的那些念头,她需要自己保持冷静,因为接下来的战争,是属于她自己的,她不能再依靠任何人。

    长长地做了个深呼吸后,苏映雪回到跑车里,飞快地从桥上离开,赶回家中。

    她要去整理母亲留下的一些遗物,或许,还能找到一些线索也说不定……

    ……

    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林飞自然也没什么心情,跟白欣研晚上去做点什么了。

    他开着车,送白欣研和夏琳美回家,一路上,夏琳美也似乎知道林飞心情很糟,一声不吭,跟之前的样子判若两人。

    白欣研则是一脸的担忧,可又不知道怎么去劝慰。

    她是个诚实的女人,她不能虚伪地说,她对这件事真的非常难过,因为不论从什么角度去看,林飞跟苏映雪分手,只会给她带去好处。

    所以,她能做的只能是沉默,唯一不舒服的,就是看到林飞心情不好。

    这一晚对于林飞来说注定是很难入眠的,他把母女俩送回家后,开车回到家中,取出了几瓶酒柜里的高粱酒,就跑到外面的亭子里,一个人喝起了闷酒。

    林大元跟许芸自然会担心,这是怎么了,当得知林飞因为多情而跟苏映雪分手,两个长辈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林大元是本就觉得苏映雪不适合当林飞的妻子,分了他其实听乐意的,在他看来,许薇,白欣研,方雅柔几个,都比苏映雪看着要合适多了,林飞娶谁他都高兴。

    至于许芸,自然是为自己女儿考虑,哪怕有一点点希望,她也希望女儿找个好归宿。

    吃够了身份低微而带来的苦后,许芸巴不得女儿跟了林飞,什么妻子还是情人的,她早就看开了,能过稳定的好日子就行了。

    当然,俩长辈对这件事也就闷声不响,憋在心里自己琢磨,不敢跟林飞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倒是林瑶一脸疲倦地回到家中,知道这件事后,都没来得及把包包放下,就跑出来,对林飞说了几句暖心的话,让林飞看开一些。

    林飞见到妹妹这么累还来关心自己,乖巧地让人心疼,打着酒嗝问道:“瑶瑶,是不是公司里出什么事了,你怎么最近这么没精打采的?”

    林瑶有些不自然地笑笑,“没事,我自己可以应付的,就是有些累罢了”。

    说完,林瑶就急着回楼上休息了,似乎不愿跟林飞多说。

    林飞也不想多追问,反正叶梓萱应该已经把监控的设备装好了,棉花帮的人也在看着,早晚能得知具体情况。

    想起叶梓萱,林飞倒觉得自己该去医院看望一下,陈凯伦恢复应该是没问题的,不过毕竟是朋友,关心下应该的。

    就在他左思右想,尽量把自己的思绪从失恋的事上挪开的时候,千面悄然无声地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千面看了眼那些喝空的酒瓶子,又看看林飞一脸惆怅颓废的模样,却是压根不关心林飞出了什么事。

    “我已经提早知道,谁的语文成绩最差了”,千面突兀地开口就说了这么一句。

    林飞躺在亭子的长凳上,看着一脸古板的女人,哭笑不得,“你没看我刚失恋么,心情这么差的时候,你跟我提这事?”

    “这是你给我的任务,是有报酬的。凡事一旦开始做,就应该竭尽全力”,千面说。

    林飞醉眼迷蒙地看着她,“难怪我一退休,你就稳居血钻榜第一,你每一次杀人,都是付出百分百的认真专注吧……呵呵,好吧,你所说,谁的成绩最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