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25章 【为什么告诉我】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感谢“总裁吧一号”,第十一个统帅!土豪们的合体!」

    0425

    从苏省回到临安的时候,一路堵车,已经是夜晚,林飞也不管千面愿意不愿意,先去一家路边的小餐馆,点了一桌子家常菜,打算先吃一顿。

    坐在油腻腻不怎么干净的餐馆里,千面很困惑地问林飞:“你根本不需要进食,为什么一定要浪费时间吃饭”。

    “人要是把吃饭当作是能量补充,那跟机器加油有什么分别?吃东西是一种感觉,一种享受,活着不享受难道还憋着叫自己难受么?

    再说了,你也才到先天境界,应该还需要食物补充能量吧,一天下来你不饿?”

    “不饿”,千面摇头,忽然又想起一件事,问道:“你说我是先天境界,你已经超越了先天,是跟花万楼,龙天罡他们一个境界,对吗?”

    “没错”,林飞喝着免费的大麦茶,“这叫‘归元’境界,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

    “他们施展出来的那种能量,不是真气,应该就是归元境界的某种能量,可为什么你身上没有见你使用过?”千面对修炼方面的事,倒还有点兴趣。

    一提这事,林飞就恼火,对千面他也不想隐瞒这件事,不由吐着苦水道:“我修炼的一种功法,简单粗暴,让我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到达了先天巅峰。

    可不知道是因为这门功法的特殊性,还是我的身体原因,我突破到归元境界后,我的元气会招来雷电,上次我死过了一回,你应该也知道”。

    “你真的是死而复生了?”千面蹙眉,“我以为那只是你的假死”。

    林飞苦笑,“就当我是假死吧,反正,我活了。有个家伙告诉我,想要使用你说的那种能量,就是元气,必须修炼一门专门用来消除我元气一种特殊性的法门。

    那门功法,没任何威力,也不能增强我的实力,唯一的效果,就是让我以后可以自如地使用元气,却不会被雷劈。

    虽然那门功法会在我的日常生活中,随着我的修为增强,而逐渐增进,但离我把它练到大成,还有一段路要走,所以……我除非是想跟谁同归于尽,不然我可不敢用元气”。

    说话的同时,老板已经把林飞要的菜送了上来,一桌子七八个菜,旁人看了都以为这男人疯了,能吃得下么。

    林飞捧着个大碗,大口扒米饭,大口吃菜,还招呼着千面也多少吃点。

    千面却是跟一个漂亮的洋娃娃般,这么一直盯着他看,看了好一会儿。

    直把林飞看得不好意思了,哭笑不得地抬头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啊?”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说这些”,千面清声问道。

    “啊?”

    “这些,应该是你的秘密吧”,千面疑惑道:“我们的合作中,应该你没必要告诉我这些”。

    林飞“嗖”地吸了一只青菜进去,咀嚼了几下,“也没多少别的原因,纯粹是觉得,可以信任你,我们现在好歹算朋友吧”。

    “我没有朋友”,千面很认真地说:“我妈妈说过,如果一旦我有了朋友,就离死不远了”。

    林飞气不打一处来,又是那神经病生母给她灌输的奇怪教育,不禁用食指伸过去,戳了戳千面的额头,“放你吗的狗屁!老子朋友那么多,满世界都是,死了都能活过来!

    你的那个老妈她自己还先死了呢!你自己用脑袋瓜想想!是信一个死人的话,还是信一个活人的话!”

    千面很端正地坐在那,也不知道怎么,林飞伸手指过来,她也没躲,就这么被男人戳了好几下。

    她身子像是不倒翁,被戳下去了又坐正,然后又被戳得后仰。

    同时,脸上面无表情,还真是个娃娃一般,眼皮都不眨一下,似乎只是在想,这男人干嘛激动地戳自己?

    餐馆里的一些客人看得有点傻眼,这对男女情侣怎么了?这女的多漂亮啊,这男的竟然这么狠心,用手指头狠狠戳她脑袋?还是说现在年轻人都好这口味了?

    吃完一堆下肚子就消失不见的食物后,林飞开车回到天澜山庄,把千面放下后,自己开车前往北秀山庄。

    这种时候,打电话找苏映雪不现实,直接去她住处问个明白比较稳妥。

    林飞到达北秀山庄的时候,大宅的灯光亮着,二楼的书房里,显然是有人正在工作。

    林飞知道如果敲门问询,苏映雪多半不会见自己,于是也不多费唇舌,纵身一跃,跳上了阳台。

    果然,见到苏映雪正坐在书桌边,用电脑查阅着什么资料,神情很是专注。

    林飞深吸一口气,前两天才分手,这会儿过去找女人聊这些话,他也心情很复杂,但事实总要面对。

    走到落地玻璃门处,林飞还没敲门,里面的苏映雪就看见了他,毕竟林飞也没故意隐藏。

    苏映雪看到突然出现的男人,显然也是惊了一下,在键盘上的手停顿了许久后,面色冷淡地走出来,打开门。

    “有事么?”苏映雪面无表情地问道。

    林飞苦笑,“你好像很不乐意见到我?”

    “我只是不喜欢被打扰工作,如果你没事,就快走吧”,苏映雪有些疲倦,似乎懒得应付林飞。

    林飞也不拖泥带水,直入主题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关于那天,你怎么会出现在我跟欣研吃饭的餐厅路边,我觉得,这件事好像有点太巧了”。

    苏映雪目光闪烁,红唇抿了两下,冷笑道:“你想说我跟踪你们?你不觉得那很可笑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怀疑,你是不是从哪里,获取了什么信息?如果真的是那样,你一定要告诉我,这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这很危险。

    你可能不知道,我今天突然发现,很有可能LOOK没被杀死,它还在监控着什么”,林飞仔细地观察女人的每一个动作和表情,脸色越发凝重起来。

    苏映雪身子微微一紧绷后,深呼吸了一口气,似乎很累了,伸手捋了捋刘海,抚了抚脑后的发丝,疲惫地道:“你到底在说些什么,莫名其妙,这世上的确没那么多巧合,但总有几个会出现的。”

    “映雪,你不要一错再错”,林飞正色道:“有什么困难你告诉我,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你的所作所为,不像是你通常的风格。”

    “我跟你分手难道还是错的么?我成全你和其他女人,各自过自己的生活,这有什么不对?”苏映雪露出气愤的神色,双手插在胸前,靠着门边,“你走吧,至少现在我们还是朋友,如果你再这么纠缠我,我可能就要重新界定我们彼此的关系了”。

    林飞无力地叹了口气,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仔细打量了苏映雪一会儿,道:“那你自己小心,我看你真气提升得很快,你好像有在努力修炼,这很好,提升你自己的实力,比什么都重要”。

    说完,林飞脚步沉重地转身,准备离开。

    苏映雪紧咬着嘴唇,心中忐忑不安,但她却不敢说什么,她知道这件事可能到处透着危险,但为了从未谋面的生父,她不能冒险把事情告诉林飞,她只有相信,林飞能处理好他遇到的一切。

    突然,林飞站定脚步,头也不回地道:“映雪,我知道你在骗我,你刚刚说话的时候,好几次嘴唇连续抿了两下,这在心理学上,代表你说话模棱两可不确定,你在撒谎。同样的,你的手摸自己的后脑勺,那是本能掩饰动作,还有把手抱在胸口也是……

    但我相信你,肯定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会耐心等你,等你愿意告诉我真相的那一天……我不在乎你是否喜欢我,但我不希望,有某一天,我来不及帮助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