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28章 【我可以我可以】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28

    林飞自然很快意识到情况不太对劲,扭头朝那服务员看过去,才发现,那个身材高挑,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有些清瘦的男服务员,也一脸呆滞地看着方雅柔。

    这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服务生,情绪紧绷后,下意识地想要转身,装作没看见,可因为太用力,忘了他还端着东西,直接造成手上的托盘滑落。

    “哐当”一声,盘子和食物全都倾倒了出来。

    上面的两杯刚刚做好的热巧克力,滚烫地浇落在了那男服务生的手臂跟手背上。

    “啊!!”

    男子痛叫一声,刚做好的热巧克力的温度虽然不如滚水,却也比一般的热饮要高得多,常人根本受不了。

    方雅柔见到这一幕,如梦惊醒,关切地跑过去,好心地去拿男子的手,“姜洋!你怎么样?没烫伤吧?”

    那叫姜洋的男子见方雅柔过来,顾不得甩掉自己手上的巧克力跟红烫的部位,凶狠地用肩膀顶了方雅柔一下!

    “你走开!不要你管!!”

    “啊!”

    方雅柔被这一顶,撞在了后面一张桌子角上,正好是她腰背的部位,女人顿时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蜷缩蹲了下去。

    “雅柔!!”

    林飞都还没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就见方雅柔好心过去要看看,却被那家伙给撞开了!

    他自然一门子火气往脑子里钻,冲过去二话不说地一把揪起了那叫姜洋男子的衬衣衣领,目露寒光地道:“你他吗的找死!?”

    二话不说,林飞将他往另一桌上一丢,姜洋惨叫一声,愣是撞碎了那张木头板桌,躺在木头碎屑里哀呼。

    林飞不去管他,转身去搀扶起方雅柔,确认方雅柔没有大碍后,松了口气,但不由怪责地道:“你这是干嘛?刚才多危险?”

    方雅柔缓过来后,看到那躺在地上的姜洋,眼里不禁露出一抹伤怀和迷惑。

    “林飞,你……你别打他了,他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林飞眉头紧锁,想了会儿,道:“那个……就是你说的,跟一富婆跑了的小白脸前男友?”

    方雅柔目露黯然,也不否认,点了点头。

    林飞一阵沉默,他心里堵得慌,想到刚才方雅柔去关心那个姜洋,现在又让他不要去打人,林飞不得不承认,自己心里很酸,他吃醋了。

    方雅柔似乎也意识到林飞可能误会了,忙解释道:“你……你别乱想,我是医生,刚才是任何人被烫着了,我都会冲过去关心的,这是我本能。

    我跟他已经没关系了,我们好几个月来都没有任何联系了,只是……只是我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做服务生”。

    这时,餐厅的墨西哥老板带着一群人都跑了过来,见此情况,不禁大声询问怎么回事。

    地上的姜洋见老板过来了,咬牙爬起来,不断地说“对不起”。

    方雅柔很犹豫要不要上前询问,七年从大学到工作的清清淡淡的恋情,说深刻不深刻,但说浅也不浅。

    再度相遇,竟然是这样的情景,方雅柔实在很想弄明白,这都是怎么了。

    林飞知道方雅柔这时挣扎,长长吁了口气后,走上前去,掏出了一叠现金,交给那老板。

    “这些钱就是赔付,打扰你们做生意了,你们这个员工,我要带出去问点事”,林飞说。

    这墨西哥人一见这么多钱,自然也不多嘴了,赶紧去安抚别的客人要紧。

    林飞二话不说,不管这姜洋愿不愿意,揪着他的衣领就朝餐厅外走去。

    “喂!你是谁啊!你干嘛!?救命啊!救命!!”姜洋大声叫喊,可旁观的人都不敢触霉头。

    方雅柔在后面喊着,可林飞根本不听,女人也就只好焦急地跟着出去,免得林飞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来。

    来到餐厅外面后,林飞把姜洋拖进了餐厅后面的一条小巷子,周遭无人,他才把姜洋给松开。

    姜洋都快领子被掐得喘不过气了,不停地咳嗽,愤怒地指着林飞,“你……你凭什么……揍我……”

    林飞不搭理他,见方雅柔跟过来了,道:“好了,你现在可以问他了”。

    方雅柔喘息着,心率太快,她都是小跑过来的,这时神色复杂地面对姜洋,弱弱地问道:“你……你伤没事吧?烫的地方严重吗?”

    “哼”,姜洋冷笑,“不用猫哭耗子假慈悲,我这种地沟里的小人物,不配得到方大小姐的关心”。

    方雅柔眼里一阵伤感,“你到底怎么了,你……你不是跟那个女富豪在一起了么,为什么在这里打工端盘子?”

    提到这件事,姜洋越发脸色阴沉毒辣,仰头大笑了几声,对着方雅柔咆哮道:“你竟然还有脸来问我!?你这种看起来无辜的表情,假仁假义的样子,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多恶心吗!?”

    “你他吗闭嘴!!谁准你骂雅柔的!?!”

    林飞听不下去,上去就一巴掌抽在他脸上。

    姜洋又惨叫了声,头晕目眩,嘴角沁出了血丝,若非林飞故意下手轻,他脑袋都被拍扁了。

    等稍微缓过神来,他阴狠地盯着林飞,“你……你力气大了不起吗?一个臭保镖,狗腿子,真是护主心切啊,这女人给你发多少工资啊?让你舔她的脚指头你都愿意吧?”

    “住口!你到底怎么了!?你胡说些什么!?”方雅柔尖声大喊,眼类噙着泪花,不敢置信,这些话会从姜洋嘴里说出来。

    这根本不是她认识了七年的男人!

    她竟然跟这样的男人,谈了七年恋爱?还为这样的男人,去酒吧买醉!?

    她觉得自己的青春就像是打了水漂,根本没丝毫意义,苍白空洞,心灰意冷……

    她的心灵跌入谷底,几欲崩溃。

    林飞这回却是没去打姜洋,他深呼吸一口气后,施施然走到方雅柔身边。

    一把,霸道而用力地将女人搂入怀中,在方雅柔发间亲了下,面色坦荡地看着姜洋,声如洪钟。

    “我可以当她的保镖,也可以舔她的脚指,但我不是她的狗腿子,也不需要她的一分钱……因为,我是她男人,她现在,是我林飞的女人!”

    斩钉截铁的宣言,落入女人的耳中,方雅柔整个人像是神魂出窍,又像是被甘醇的酒酿所灌醉,痴痴地看着林飞,说不出半句话来。

    她娇躯颤抖着,眼泪簌簌地滑落。

    林飞从来没说过他们的关系是什么,也从未给过什么承诺,她也不曾有抱过多少期待,因为她知道,自己不是男人心里的唯一。

    她的性格,注定是不会多争什么,但不代表她真的就不在乎男人是怎么看她的,不代表,她不在乎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重量。

    所以,当这种时刻,听到这样的话,她感觉像是从摇摆不定的一艘小舟上,落到了富饶的大地上,稳稳地落脚了。

    就算下一秒死了,她都不会觉得多遗憾了,因为她想要的那点小渴望,已经满足了。

    姜洋脸色铁青地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看着方雅柔充满浓情蜜意的眼神,全都落在林飞身上,他感到身体快被掏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只是恨,痛苦,惆怅,怨愤,总之,里里外外,像是每一块地方都在腐烂发臭。

    他看不起自己,但又不甘心!

    最后,他阴声笑了起来,摇头道:“看来……你们家族,给你安排了一个配得上的对象了,真快啊……可至于这么非得到我面前来秀恩爱么,我这么惨,难道还不够你们消遣么?”

    方雅柔抹了抹眼泪,目光清冷地盯着姜洋,“你什么意思”。

    “哼,什么意思……”姜洋讽刺地道:“你还装么?这眼泪还真是说来就来呢……当初,那个女人,根本不是什么富豪!你们方家安排了过来的!就是让我跟她走后,好让你跟我分开!

    等我们一分开,那女人不仅把我给一脚踢了,让人狠狠揍我,还把我自己的那些积蓄,全都用阴谋诡计夺走了!我一个无权无势的上班族怎么跟你们斗?!

    不仅如此,我被公司开除,再去找工作,也到处受阻,面试的机会都不给我!到最后只能来这里端盘子!

    你们方家做事,可真是歹毒啊!!一条活路都不给我,就是要把我一辈子都按死在臭水沟里,来嘲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是不是!?!”

    “什么?”方雅柔难以置信,不断摇头,仿佛喃喃自语:“不……不可能的……我的家人,怎么会做那种事……他们从来没跟我说过……”

    林飞听到这些,则是心里怜惜地一叹,傻瓜,这种事,真做了,就更加不可能让你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