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32章 【啊】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32

    一群服务生看着林飞从他们面前走过,默默让道,都不敢出声,只因这股气势太可怕,他们眼前仿佛走过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尊恶魔。

    林飞此刻眼中已经杀机毕露,因为他隔了很远,都能听见那包间里几个男人婬邪的谈话……

    “金导,要不你先来吧”。

    “这怎么好意思,这丫头还是个雏儿吧,沈台长不用客气,你不是好这口么……”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等我把她抱到沙发上再扒吧”……

    林飞已经不想再听见任何字符,他一个闪电般的冲刺,身体蛮横地撞在朱红色大门上!

    “砰!!!”

    一声炸响,门板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包厢里的众人吓得两眼发直,全都张大了嘴看向门口突然闯入的男人。

    “林飞!?”李一鸣脸色一白,大脑一片茫然,想不通这男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他又是怎么上到这一楼层的!?

    他们选择这酒店也是有讲究的,都是老门路了,酒店的老板跟他们坑瀣一气,保安措施也好,不会有任何媒体跟局外人发现这里的秘密。

    所以当他们看到林飞这么一个陌生人闯入,都吓得傻了眼。

    等意识到被人发现情况后,刚刚已经解开衣服排口,下面只脱了剩下一条内裤的几个中年男人,都紧张慌乱地开始穿裤子。

    林飞冰冷如夜狼般的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在李一鸣的脸上停留了一秒,便走向了靠在桌子上的林瑶。

    这会儿女孩已经没了意识,靠在桌子上,半眯着眼,脸蛋一片潮红,像是染了浓浓的胭脂。

    林飞拿起林瑶面前的红酒杯,放到自己鼻尖,轻轻摇晃,闻了闻……

    “罗氏公司出产的Benzodiazepines,中枢神经抑制剂……你们还真是轻车熟路啊”,林飞毫无感*彩地说道。

    那金导演一脸不敢相信,这男人竟然一闻都能闻出来他在酒里放了什么?

    “你……你是什么人?这里是哪知道吗?”沈台长狗急跳墙,开始一脸凶狠地恐吓,“信不信只要你敢把这里的事说出去,一个星期内就让你完蛋!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吗?还想来英雄救美!?”

    林飞不理会他的张牙舞爪,轻轻摸了摸林瑶有点发烫的脸蛋,眼中有几分疼惜和埋怨。

    幸好他中途改成飞奔过来,再晚一两分钟,可能就要出大事了。

    这丫头,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说出来,太不让人省心。

    李一鸣这时站出来,道:“林飞,你不要太过分了,这里是谁都能来的么?给我滚出去,不然我们报警了!”

    “他叫林飞?难道就是你说的林瑶的哥?”沈台长眉头紧皱,“把你妹妹领走!参加个饭局还喝醉酒,不成样!你今天所作所为,我们会追究法律责任!”

    这么一说,倒好像是林飞在乱闯作恶,把责任撇得干干净净。

    这时候,酒店的保安已经坐着电梯从楼下急匆匆赶过来,见到包厢里的情况,四五名体格魁梧的保安都是脸色黑了下来,这也太打他们的脸了,竟然有人能这么横冲直闯到贵宾包厢?

    “吗的,混蛋,要是害了我们哥几个丢饭碗,就揍死你!”保安队长大怒,掏出电棍一声招呼,“兄弟们,把他拖出去狠狠揍!”

    四名保安凶神恶煞地冲上来,抡起电棍就朝着林飞的后背腿弯等狠狠砸了下去。

    在场几个中年人都神色大定,松了口气,对啊,这是他们的地盘,处理妥当后,这么个小人物哪能伤害到他们?

    可他们却忽略了一件事,能破开防盗门,撞碎大门进来的人,怎么可能几根电棍就能奈何?

    几个保安都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他们的电棍打下去,还没打到林飞的身体,眼前黑影一闪,林飞回身用手臂一扫而过。

    只听得“砰砰砰”连续几声脆响,他们手上的电棍,那坚硬塑料做的棍身,已经碎裂断掉!

    他们瞠目结舌,死命按那电棍发电按钮,却是没了半点反应。

    沈台长跟李一鸣等人,看得腿都开始发抖了。

    李一鸣的确听过林飞有不俗功夫的事情,因为林飞曾经在学校里揍过苏骏豪,但他从来没真正见过林飞出手。

    最直观接触的,也就是曾经那次商协酒会,不过他也只看到林飞跳舞,别的什么都不了解。

    哪能想到,这男人出手竟然这么惊人?!

    可更加让李一鸣崩溃的还在后面……

    林飞左右张望了下包间的格局后,突然走到窗口附近,抡起了一只沉重的实木和大理石做成的矮桌,几百斤的桌子在林飞手上根本轻若无物。

    林飞把桌子当作棍棒,往那窗口轰然砸去!

    “乓哴!!!”

    巨响过后,整个窗户出现了一个大窟窿。

    林飞还没完,他用脚往那窗台下面一踹,“轰隆”一声,水泥跟钢筋结构的墙壁,愣生生四分五裂,被林飞踹得又出现了一个一米多宽的空隙。

    那些碎石和玻璃,掉落下去,下方刚好是一片酒店后方的绿地,并没人发现有什么东西掉落。

    这是在二十多层的高楼上,夜晚的寒风吹进来,刺骨得很,让在包厢里的一群人更加感到刺骨的,是内心的惶恐!

    保安都已经吓得根本不敢再贸然靠近,丢下了电棍后,自己管自己先跑了。

    要不是一群人丢不起脸,而且事情已经闹出来,必须想办法平息善后,在场的几人也都巴不得赶紧跑路。

    林飞如饿狼般的眼神,瞄向众人,阴森森开口道:“这里……位子最高的是哪个?”

    众人吞着口水,噤若寒蝉地看向沈台长。

    卷毛的沈台长硬扯着嗓子,颤抖声音道:“我……我是江省电视台的副台长,我跟省里面的好几个局长都是朋友,你要是不想家里出事,最好不要再做任何……啊!!!——”

    沈台长还没说完,林飞已经一个箭步冲过去!

    抓起了他的脖子后,就跟扔一个布袋玩偶一般,轻而易举地将他甩向了那墙壁空出来的大窟窿外!

    沈台长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身体呈现一道抛物线般,飞了出去!

    他那绝望的惨叫声没持续几秒,就彻底没了动静。

    一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已经四仰八叉地摔在底层的鹅卵石小径上,全身的骨头几乎没一块是完好的,胸口更是直接粉碎性地扁了下去,鲜血横流。

    包厢里一片死寂,除了耳边的风声呼呼作响,谁都说不出话来,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

    “啊!!!杀人啦!!!”

    也不知道是谁先尖叫了声,大家才恍然惊醒,跟做了噩梦一样。

    金导演和李一鸣等,疯狂地要跑出去,不敢再多待半刻,他们发现林飞根本不是跟他们来谈什么的,而是想来收割性命!

    林飞哪会让他们如意,面无表情地一个闪身,堵住了门口后,连续几个踢腿,将这些人的腿骨全都踢断。

    剩下的五人全都摔倒在地上,开始不断地哀求痛哭。

    “求求你!别杀我!我……我都是听我爸安排的!我只是帮我爸来应酬啊!我不想伤害林瑶的啊!!林……林大哥!看在我是林瑶同学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李一鸣哭得鼻涕都流了出来。

    林飞一把揪起他领子,紧盯着他眼睛,“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看不起我,你觉得自己有钱,有家世,人高,还长得帅,会拉小提琴,所以很了不起……

    其实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自以为是的家伙,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对你笑呵呵的,从来没对你怎么样么……

    因为我在乎林瑶的感受,我不想把我妹妹的同学,打得连他爹妈都不认识……但很可惜,你到最后都没弄清楚,你是靠谁才能一直安然无事。

    不过我要谢谢你,告诉我,原来你家里人也有参与这件事……”

    话音刚落,不等李一鸣说什么,他的身体就一刹那间飞出了包厢,进入了一片寒风和虚空之中……

    “啊!!!——”

    一声哀嚎,眨眼功夫,李一鸣的尸体已经在沈台长的不远处趴着,一身白西装快速地染红……

    林飞懒得多浪费时间,也不管这几个中年人说什么,他无一例外,一个一个丢沙包一样,扔出了窟窿。

    不一会儿,在酒店下方已经传来各种骚乱声,六具惨不忍睹的尸体,摔得已经面目全非,血腥味四起。

    林飞并没理会,打了个电话让老包派人把自己的车开过来后,抱起林瑶,泰然自若地走下楼去。

    他的身后,只留下一群已经面无人色,惊惧地缩在角落的酒店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