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33章 【单独给我留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今天一更,明天三更」

    0433

    林飞来到楼下的时候,警方并还没来得及赶到现场,他抱着林瑶来到酒店外停车场,老包已经把路虎车停好等着他。

    “林先生,林瑶小姐没事吧”?老包也有点心有余悸,这差事虽然说起来简单,就监控林瑶在公司的情况,但说严重点,万一林瑶出了意外,没来得及阻止,天知道林飞会不会把责任怪到他们头上。

    林飞看着满面潮红,眉头在昏迷中紧蹙的女孩,目露疼惜,“开车去医院,我需要找点药物。”

    “哎,好的,小良,开车!”老包指挥道。

    负责开车的是当初最早就跟老包的李良,如今也成长为老包的左膀右臂。

    林飞抱着林瑶上车后,车子迅速开去医院,而就在他们走后没多久,警车鸣笛来到了酒店,警方开始封查现场。

    路上,林飞果不其然地接到了白欣研的电话,女人在电话里似乎也很不知道怎么开口,踌躇了半晌,才问道:“是林瑶遇到危险了么?”

    显然,白欣研也从酒店的服务人员那问出了一些大概线索,猜到了怎么回事。

    林飞给女人简单解释了下,沉声道:“你不用帮我挑担子,这件事上面问你,你就把责任全推给我,我直接跟他们交涉”。

    白欣研有些不高兴地说:“为什么要把我撇在一边?你觉得我是在乎这么个警局局长的位子,就会跟你撇清关系么?何况那些人本就该死,我会尽力帮你的,尽量把事态压下去,不会让媒体有什么作为”。

    林飞心头一暖,玩笑道:“这么下去,我岂不是把廉政奉公的白局长拉下水了?”

    “哼,我乐意”,白欣研扑哧笑了声,“好了,不多说,现场乱死了,我去忙了……”

    “等等!”林飞眯了眯眼,闪过一丝寒光,“既然这么说了,你帮我再处理个事”。

    “嗯,你说”。

    “那个叫李一鸣的小子,他的尸体,单独给我留着”。林飞阴恻恻地道。

    电话那头的白欣研很明显地怔了一下,微弱地应了声,挂断了电话。

    来到医院,林飞抱着林瑶进到急诊部,一名值班的男医生走上来,推着眼镜问道:“什么情况?”

    “中枢神经抑制剂过量,立刻去准备一剂六毫克的纳洛酮,静脉注射”,林飞不废话,直接命令道。

    那医生皱眉,狐疑道:“你是她什么人?是医生么?没检查过就乱注射,这是要负责任的你知道么……”

    林飞把林瑶放到一张单床上,回头一把揪过这医生的衣领子,杀气腾腾地瞪着他,道:“我让你干嘛就去干嘛!我妹妹要是因为耽误功夫留下任何后遗症,我他吗拧了你脑袋!”

    “可……可是……”男医生从没看见过如此凌厉恐怖的眼神,仿佛是一头野兽要吃了他一般。

    急诊部的一群医护人员吓得都不敢上前,“别废屁!快去!!”林飞咆哮道。

    这医生吓得屁滚尿流,赶紧带着俩护士急急忙忙跑去准备,一刻也不敢多面对林飞。

    很快,心惊胆战的医生带着一护士跑回来,让那护士给林瑶去注射。

    林飞见那护士吓得手都在发抖,一皱眉头,上去把注射器夺过后,确认了下药剂,非常利落地把针刺入林瑶静脉,把药剂打了进去。

    完事后,林飞便把林瑶抱起,大步走出了医院,接下去只需要静养半个多钟头,应该就能清醒过来。

    等林飞一行人走了,几个医生和护士才如梦初醒,吗的,这人还没付钱呢!!

    林飞让老包等人可以回去,他自己开车带着林瑶,一路开回家中。

    不过,他并没直接把车开回天澜山庄,而是在山下的一片空旷幽静的地带,把车停下后,抽着烟,吹着风,慢慢等林瑶醒过来。

    果不其然,注射完纳洛酮四十分钟的样子,林瑶睁开了惺忪的眼眸,张着小嘴,还有些呆呆傻傻,头疼地摸了摸脑袋。

    “醒了?”林飞靠在车门边,扭头看着女孩。

    林瑶慢慢想起自己失去意识前的情况,不禁猛得一哆嗦,然后左右张望,确认是在自家下面,旁边又只有林飞,才松了口气。

    “哥……”林瑶想了想,很怯怯地问道:“是你救了我?”

    林飞无奈地笑道:“你觉得除了你哥我,还有谁能救你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这么明显有问题的饭局也去参加?你胆子什么时候变这么大了?”

    林瑶楚楚可怜地低着头,潸然欲泣,显然也觉得对不起林飞,可也觉得很委屈。

    “我……我只是想顺利地出道发片,如果我不能成功地出道,那以后爸爸肯定格外反对我再唱歌了……我不想让他瞧不起我,我要证明给他看……”林瑶捏着裙角,泪眼莹莹。

    林飞苦笑,“我早猜到,你可能是想着这么一些乱七八糟的念头。不过你既然知道了大伯当年的事情,应该明白,他不是真的反对你唱歌,只是他过不去自己心里的那一关……”

    “我爸当年的事?”林瑶一愣,眨眨眼,“哥,你说什么?”

    林飞愕然,林瑶竟然不知道?难道是林大元跟许芸都没跟她提过?

    他再一想,倒立刻恍然了,家里似乎真没再提过毕云瑶来过的事,看来是林大元跟许芸交待了,在林瑶面前不能多说。

    这阵子自己忙着做研究和跟方雅柔约会,也没怎么关注过,倒没意识到,林瑶一直蒙在鼓里。

    恐怕,林大元之所以不提,也是觉得毕云瑶的事不值得多讲,这是他一辈子的痛苦。

    当然,也可能是不希望女儿知道,她的名字,其实来源于父亲跟前女友的一个约定,这对于林瑶而言,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

    因为林瑶虽然很小就没了母亲,可不代表她对母亲没记忆,反而大伯母的血癌去世,才促使林瑶迅速地成长。

    她估计也不能接受,父亲一直以来的真爱,极可能不是她的生母,而是别的女人。

    林飞暗呼不妙,但这件事恐怕也瞒不了太久,因为毕云瑶迟早会再找来,所以道:“你自己问大伯吧,反正,你不要把他想得太古板,很多事,并不那么单纯。”

    林瑶一脸疑惑,可也只好点头,随即又想起什么,担心地问道:“哥……那……那李一鸣他们……”

    林飞脸色一沉,“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这就送你上去,你体内还有不少药剂残留,回去多喝一些开水,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尽快跟我说。”

    林瑶看到兄长的脸色这般难看,心里已经猜测到了几分,格外不敢多问,提心吊胆的乖乖不吭声。

    送林瑶到家的时候,林大元已经很不高兴,直接训斥林瑶怎么这么不懂事,回家太晚之类的,林瑶生怕父亲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什么都不敢说。

    林飞自然也不会主动提起林瑶今晚遇险,帮着打了下圆场。

    林瑶感激地看着林飞,自己总这么遇到麻烦,惹乱子,若不是林飞在,真不知道怎么办,要说对不起的,她觉得更对不起这个哥哥。

    等家里的小风波搞定后,林飞离开家,坐上车,准备返回市区,这一晚的事情还没结束。

    不过,没等他发动车子,副驾驶座里就飞快地坐进一个身穿双排扣卡其色风衣,露着一双修长玉腿的冷面女子。

    不是千面是谁?

    “你干嘛?又用潜行术进我车里!?”林飞都要崩溃了,这女人刚才一直不见踪影,怎么突然又出现了?

    千面看着他,竟然一双明亮的眸子里,少有的透着几分兴奋神采,像是饥肠辘辘的人,看到了什么散发浓香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