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34章 【有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34

    “不!不不不……NO!NO!NOOO……别这么看着我!没得商量!!”

    林飞看着女人的眼神,很是心有灵犀地意识到女人打算做什么,严词拒绝,“柳景岚老师,你明天不是要早起上课?快去备课批改作业,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千面的表情也是精彩,虽然眼神中充满了渴望,可五官却是纹丝不改。

    “既然让我帮你黑客,就已经有关系……你身上的血腥味,你的杀气,瞒不过我的……剩下的人让我杀,这次算你免费……”千面很强烈地要求。

    林飞哭笑不得,“不过是一群普通人里的杂碎,堂堂血钻第一去杀他们,太掉身价了”。

    “归元境界的斯凯尔普去不也一样?”千面很认真严肃,义正言辞举起她的手臂,说:“让我去,再不杀我,我的手要得肌肉萎缩症了……”

    “放屁!哪有这么严重!?你是杀人有瘾吧!?”

    千面想了想,很确认地点头,“是这样,有瘾”。

    林飞脸一黑,要不是这女人着实漂亮,林飞恨不得把这女人直接踹下车去!

    这也太他吗有病了!仗着自己是神经病就了不起吗!?

    “下车去!这件事没你的份!”林飞瞪着眼珠子,凶狠地道。

    千面盯着林飞看了好一会儿,也不害怕,似乎在考虑劝服林飞的可能性,最后觉得没空子可钻,很是遗憾地扭身下了车。

    林飞赶紧发动车子离开,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千面一个人萧瑟地站在那儿,目送他,眼神中透出一些些小生气,似乎为没能杀到人感到惋惜。

    林飞莞尔一笑,也只有杀人这件事,能让千面的情感波动大一点,真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的“敬业”。

    不过这次的事情,他确实不想让别人来完成,因为他们要搞的是自己宝贝的妹妹,犹如他的逆鳞,他怎么可能给他们好过?

    ……

    临安警局,局长办公室内。

    一名身穿阿玛尼西装,衣冠楚楚,富态十足的男子,正瞪大了眼珠子,狠狠对着白欣研拍桌子!

    “白局长!你这是什么态度!?为什么迟迟不派人去把那个行凶的混蛋抓起来!?难道你要纵容这样的杀人犯吗!?”

    白欣研面色冷厉地道:“李豪剑董事长,我们正在有序地进行调查,勘察现场的情况,要传谁,拘留谁,逮捕谁,都有程序要走,不必你来指挥。”

    “还用得着搜查吗?现场那么多人看见那个叫林飞的男人杀了我儿子!”

    “可根据我们的搜查报告,令公子在现场,有非常明显的和其他几名嫌疑人,共同试图迷歼一名女孩的证据,至于你说的杀人,现场并没任何录像记录,也没有证人能提供有效的证词”,白欣研淡淡道。

    李豪剑一怔,失声道:“怎么可能!?那酒店怎么可能没录像!?”

    白欣研心里冷笑,林飞既然能查到你儿子在那里作恶,怎么可能不事先让人把录像监控给黑掉?

    至于那些现场的服务人员,他们巴不得跟这件事撇清关系,谁会没事去惹上林飞,何况被杀的一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普通百姓还巴不得他们死。

    “确实没有录像,这一点,我们的搜查小组已经再三确认,至于现场的指纹,DNA检测工作,估计要到明天才有结果”,白欣研说着,话锋一转,道:“李董事长,我之所以让你进来说,是因为,我们警方已经严肃怀疑,你们天穹娱乐公司,有持续跟几名传媒界人士,共同用不正当手段危害本公司实习生,特别是年轻女性的违法行为!

    如果你无法解释现场发现的酒水中的中枢神经抑制剂成分,以及李一鸣的数码相机中,部分猥亵照片的来源,那我们将立刻发起对你们李氏天穹娱乐集团的搜查,甚至告上法庭”。

    “胡……胡扯!!”李豪剑脸色惨白,刚刚才死了儿子的悲恸心情,到这一刻已经转变为要保全自家家业的紧张感,儿子死了大不了再养,反正他私生子也好几个,但李家基业完蛋了,他们就全完蛋了!

    “我是警察,做事自然有理有据”,白欣研说着,将一份现场的照片复印件拍在李豪剑面前,上面赫然是李一鸣相机里的部分香艳照片,其中甚至包括了李一鸣本人。

    李豪剑脸肉一抖一抖,最后恼羞成怒,大喊道:“管这些干嘛!?我儿子和沈台长他们都死了!你们还管这些破烂照片!?”

    白欣研霍然起身,冰冷地质问道:“李豪剑!你的意思是,别人杀了你儿子是犯法,你儿子强歼那些无辜的女孩子就理所应当!?单凭你现在所说的话,我就能把你也立刻罗列进嫌疑人拘留!!”

    “你……你竟然敢……不……一定哪里出问题了!”李豪剑咬牙切齿,面露狰狞,“你们警方一定在包庇那个姓林的!我告诉你!白欣研,你别以为你当个小破局长多了不起,我们李家可不是这么好惹的!

    我这就打电话去省局里,让你们上司周副厅长亲自过问这件事,你这个该死的局长,也走到头了!”

    白欣研冷哼了声,“悉听尊便”。

    她已经把这件事如实地告诉了上级部门,因为这件事涉及林飞,所以肯定是直接通告到安全部,恐怕这会儿,在京城的陆长明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很快,李豪剑就打通了电话,对面传来一个和气的声音。

    “李董啊,怎么这么晚打电话给我啊?”

    李豪剑颇为得意而示威地不屑扫了白欣研一眼,“周厅长,我今晚真是痛苦得撕心裂肺啊!我的儿子一鸣,被一名歹徒残忍杀害了!那人还把省电视台的沈副台长等几个大人物也杀了!但临安的这个局长白欣研,她竟然还说我儿子犯法,不去抓捕那个该死的杀人犯!”

    “什么?竟然发生这样的大事?!沈副台长都死了!?”周副厅长立马道:“我正在家呢,这就给你打电话问问值班的人,这么大的事,怎么我这儿一点消息都没有?!”

    李豪剑更加添油加醋地道:“我看是白欣研故意瞒着你,滥用职权呢!”

    周副厅长也不多评价什么,因为白欣研有国际刑警履历和安全部的背景,他也一般不敢多端领导架子,但肯定心里也不舒服。

    毕竟,江省公安厅副厅长,也已经是相当高的位子了,不然也不会结交李豪剑这样上市集团的董事长。

    很快的,周副厅长就去打电话,说很快给李豪剑答复。

    李豪剑志得意满,不屑地对白欣研道:“你看着吧,不仅仅我要把那姓林的血债血偿,你这个局长也等着下马!!”

    白欣研也不呛声,就这么安静地坐在位子上,翻看着一些现场的资料。

    等了不一会儿,李豪剑接到周副厅长回过来的电话,他赶紧接起,喜上眉梢地道:“怎么样,周厅长,是不是可以下令去抓人了?”

    那边的周副厅长沉默了一会儿,幽幽叹了口气……

    李豪剑刚刚还大喜的脸色,正迅速地垮下来,有点紧张地咽了咽喉咙。

    “李董啊,算了,你回去吧,这件事……我的权限根本不够,我去问了下,结果吃了个闭门羹,上头发话了,谁也不准多嘴啊……这次,是仙人打架,凡人管不了啊……抱歉抱歉……”

    说着,周副厅长飞快挂了电话,连李豪剑追问的机会都不给。

    李豪剑都傻眼了,仙人打架?凡人管不了?你他吗江省公安厅的副厅长连问都不能问,那得多大的人物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