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48章 【巫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48

    方雅柔都傻眼了,男人该不是太悲伤而发疯了吧?对着大海,吼吐哈努库的名字,难道那位土著巫师还能从海洋里蹿起来不成?

    林飞却是毫不省力气,大喊了十几声,仿佛整个天地都开始回荡他的叫喊。

    可除了一波又一波的白色浪花外,没有任何事物来回应他的呼喊。

    方雅柔不禁黯然神伤地看着林飞,或许男人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宣泄内心对失去朋友的悲伤。

    可就在她想劝劝林飞别再空喊的时候,大海上突然出现了一个不寻常的画面!

    原本毫无动静的海平面上,竟耸起了一座一座的“小山包”!?

    这些青黑色的“山包”,仔细一看,竟然还有像泉水一样喷出白色的水汽,十几道水汽喷涌向天空,场面蔚为壮观!

    林飞看到这一切,吁了口气的同时,对一旁呆呆的方雅柔道:“我就知道,他还活着……”

    “那……那是……”方雅柔指着那快速靠近他们的青黑色小山包们,愣了好一会儿,才道:“是鲸!?”

    林飞点头,“确切地说,是抹香鲸,对了……现在是十月份,也到了抹香鲸在这一带繁衍的高峰期了,难怪这么多,要召唤这么多头抹香鲸,可不是短时间可以完成的”。

    “召唤?”方雅柔感觉像是听到了什么传说神话故事,不可思议地道:“你是说……这些抹香鲸,是你的朋友吐哈努库巫师召唤来的?”

    林飞知道一般人很难理解,摊摊手道:“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这就是他们美拉尼西亚巫术的一种特别巫术,‘驾驭海兽’,越是强大的巫师,能够召唤和驾驭的海兽数量越多,海兽越强……

    吐哈努库,是这五百年来最强大的巫师,二战时期击退法国军队的巫师,是他的老师,但吐哈努库的实力早就超越了他老师。如果单论海上战斗力,和拉锯战能力,他恐怕排名远不止战神榜十一”。

    就在林飞跟方雅柔解释的时候,这些抹香鲸发出了一阵阵如同歌声般的叫鸣声,已经差不多到了它们能够靠近海边的距离极限,再靠近,就有搁浅的危险。

    “吐哈努库在哪?”方雅柔找了所有的抹香鲸,都没看到人的身影。

    林飞指了指最前面的一头,体格最为庞大的抹香鲸,“你看”……

    这时,那头抹香鲸正浮出水面,高高扬起巨大的头颅,抹香鲸的头往往能占到整体的四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一,以它们十几米的身长来说,头颅巨大得吓人。

    当那头抹香鲸把嘴打开,一个人影竟然从里面跳了出来!?

    那名赤膊着精壮黝黑上身,穿着碎条布缕土著裙摆,戴着一条碎骨片项圈,穿着鼻棍,全身画满了彩色图纹,看不出年纪多少的男子,显然就是巫师吐哈努库!

    吐哈努库的手上还带着一根不知何种材料做成的细小竖笛,竖笛呈黑灰色,下面挂了一个极小的骷髅头作为配件,像是刚出生没多久就夭折的孩童头颅所炼制成,颇为骇人。

    他一跃而起,跳到那头抹香鲸的头颅上方,抹香鲸很是温顺地在水面上当他的踩踏点,根本不怎么晃动,四平八稳。

    随即,吐哈努库吹奏起了那根小竖笛,奇怪的是,笛子并没发出任何声音,可那枚悬挂的小骷髅头,却是闪烁着淡淡的红色妖光,阴森鬼厉。

    不一会儿,只见两条体格硕大的魔鬼鱼,来到了吐哈努库的前方水域。

    吐哈努库跳下海去,两脚踩在两条魔鬼鱼的背部,两条扁平的魔鬼鱼就如同海上滑板,带着吐哈努库一直游到浅滩处。

    这一幕幕,林飞已经看过不少次,但第一次见到的方雅柔简直像做梦一样,这世上真有人能够控制海洋里的生物,而且将他们驯地如此听话!?

    “很多东西,不是亲眼所见,总认为是不可能的,人类的文明进程,就是在‘不可能’变成‘可能’中一步步发展,所以呢,亲爱的,不要张着你的小嘴发呆了”,林飞拍拍女人的后背。

    方雅柔不好意思地低头,这会儿吐哈努库也已经踩过海水,来到他们面前。

    “斯凯尔普”,吐哈努库见到林飞,面无表情地叫了声,然后就上前来,跟林飞贴了贴脸,算是打招呼。

    林飞很庆幸老朋友还活着,但想到海滩上死去的那些美拉尼西亚族人,就高兴不起来,苦涩地问道:“吐哈努库,发生了什么?是谁干的?”

    吐哈努库并不急着回答,而是看了眼一旁的方雅柔,用带着浓重口音的英文,面色平静地问候:“你好,女士,很不幸,现在无法热情地欢迎你这位新客人”。

    方雅柔好歹也是医学院的高材生,英语还是听得懂的,不禁害羞又紧张地跟他打招呼。

    “没事的,看到这一切我也很心痛,吐哈努库先生,我叫方雅柔……”

    吐哈努库眯了眯深邃的眼眸,他的瞳仁带着一丝银灰,很是诡异。

    “我能感受到,你们彼此之间纯粹而浓郁的爱意,斯凯尔普,她是你的妻子吗?你成婚了?”

    听到如此直白的话语,方雅柔都屏住了呼吸,小心翼翼地看看一旁的林飞。

    林飞大大方方地搂住方雅柔的香肩,“还没,我连求婚都没求呢,不过如果真结婚了,你有兴趣可以来喝喜酒……虽然我知道你们没这样的风俗”。

    吐哈努库点点头,“看来是神灵的安排,我在前天观星占卜的时候,星灵告诉我,即将发生凶险,但凶险之中,会有一丝光明,看来……你就是神灵派来的光明……”

    “吐哈努库,到底发生了什么?”林飞心里焦急。

    巫师叹了口气,“你们先去我的住地休息,待会儿,我再跟你们细说”。

    林飞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做事非常讲究规律的人,也不耽搁,转身带着方雅柔就往中央走去,美拉尼西亚村落的具体位置,他还记得很清楚。

    走入热带原始森林,没多久,前方就出现了草棚和树屋,还有各式各样的原始生产工具,和一些饲养的家禽与种植的草药。

    林飞带着方雅柔走进村落最中央一座猪皮搭建的帐篷,里面简陋的摆设根本可以忽略,大多是古怪的兽皮手札,跟野兽海兽骨骼头颅,和一些稀奇的草药瓶罐。

    坐在一张牛皮上,等着吐哈努库回来的时候,方雅柔不禁纳闷地问道:“林飞,为什么巫师先生看起来并不很伤心,他难道不在乎这些死去的族人吗?”

    林飞正寻思着一些事,听这问题,无奈地笑道:“你忘了我之前说的?美拉尼西亚人相信一切都是神祗的安排,包括他们的生老病死,在吐哈努库眼中,族人被人屠杀,也是神祗的意思,所以,他就算伤心,也不会太想不开,在他们看来,神意是无法揣测的……

    当然,他肯定不好受,如果他能为族人报仇,必然早去了,估计是对方太强了,他才一直等着我这个占卜告诉他的‘光明’。”

    方雅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奇怪的人,朋友也是特别奇怪,对她来说,吐哈努库的思维模式太玄乎了。

    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不少脚步声,还有一些孩童的哭声。

    两人望出去,才发现,吐哈努库正走回来,他背后,还跟着二三十个年纪看着就十岁左右,甚至有的才五六岁样子的孩子。

    这些孩子年纪大点的都只是面色哀伤,但年纪小点的,都哭地大喊大叫,嘴里喊的虽然很含糊,但显然是在呼唤爸爸妈妈,模样惹人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