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62章 【叶家秘辛】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三更」

    0462

    叶泉很理解地点点头,“好好,确实人命关天……那三位跟我来,老爷已经在议事厅等着,不少长老跟家臣也在呢”。

    林飞三人一路进到主屋大厅,叶无涯等人果然已经早早等候。

    见到林飞进来,不少人都露出紧张之色,实在是林飞之前的两次大战,给他们留下了一些恐怖形象。

    而卢雨琴则是一脸阴沉,上次去临安想解决许芸母女,没能成功,也是被林飞耽误,她后来还因为这件事被叶无涯训了几句,怎能不恨林飞。

    “怎么是你们来了,我家辉儿呢?”卢雨琴不悦地质问,这次是在她家的地盘,她底气十足。

    林飞懒得搭理她,对叶无涯直接说道:“我有点事要私下问你,跟我出去一趟”。

    叶无涯缓缓起身,却是走到叶梓萱的身前,剑眉微拧,“当年不是跟你说了,从此不要回这个家么”。

    “谁说我是回家?这可不是我的家,我不过是担心许薇的安危,跟着过来帮忙罢了,不像某些人,亲生的女儿出了事,都高坐无忧”,叶梓萱冷哼道。

    后头的叶泉听到这些话,一阵摇头,而在旁的一些叶家老人,则是窃窃私语,不少人都认出了叶梓萱。

    时隔多年,其实很多人都对当年逐出叶梓萱的事情看淡了,倒没起太大反应。

    叶无涯似乎也不想跟叶梓萱太多深究,跟林飞道:“去*院”。

    话音刚落,就见叶辉带着陆雨菲,从外面不善地走进来。

    “辉儿,你怎么才回来,这位就是陆小姐吧,欢迎来到叶家”,卢雨琴赶紧迎出来,对叶无涯道:“老公,陆小姐刚来,好生招待才是,怎么可以丢下这么多人不管,去什么*院呢?有事慢慢聊,不能失了分寸。”

    叶辉冷哼,“爸,这几人根本不把我们叶家放眼里,在机场外直接抢了我们的车,跟强盗一样,我看根本来者不善,还是小心为妙。”

    “什吗?他们抢了车过来?”卢雨琴一听,更加气恼,脸色含霜,对着一旁的叶泉就是一通大骂:“叶泉!你是老糊涂了是不是!?怎么可以不弄清楚就放他们进来!?这不是丢我们叶家的脸吗!?”

    叶泉勾着腰,唯唯诺诺地低头,不敢顶罪,连声赔不是。

    “你凶什么凶!?泉叔在这个家里的时候你在哪都不知道呢!泼妇!!”叶梓萱不肯了,对着卢雨琴就啐了一口,脾气暴躁地可以。

    “你……你骂我泼妇!?”卢雨琴哪还肯罢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羞辱,自当还击。

    一时间,俩女人就如菜市场骂街,闹得场面不可开交。

    林飞郁闷地一抹脸,真是事多,烦得很。

    “够了!”叶无涯厉喝一声,打断了俩女人的唇枪舌战,脸色阴沉地道:“丢人现眼……今天的会议,就此解散!剩下来的事,我来处理!”

    “爸,难道这件事就这么完了?我们叶家可丢不起这个人”,叶辉一脸义正言辞地挺胸道。

    叶无涯目光冷厉如寒星地盯着自己这个大儿子,“哦?那你说该怎么办?”

    “我觉得,被绑架的那个女人,根本不算我们叶家子孙,找不找,都不用急,既然他们如此对我们叶家不敬,那我们也不必提供任何援助,本来么,我们也只是欢迎陆小姐到访罢了”,叶辉说着,还彬彬有礼地朝着陆雨菲点了点头。

    “哼”,林飞听到这里,不禁森然笑道:“不是你们叶家的子孙……找不到不用急?你的意思是,你们家的人是人命是人命,别人家的就不是人命了?”

    叶辉高傲地道:“不过是当年勾引我父亲的女仆,生下的野种。那对母女害我母亲心酸半辈子,死不足惜!”

    听到这话的卢雨琴,感动地捂着嘴直流眼泪。

    而叶无涯则是默不吭声,仿佛这件事跟他无关。

    “你再敢说一声许薇是野种,我现在就让你‘没种’!”林飞的声音并寒彻骨。

    叶辉哈哈大笑,傲然地道:“你敢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被少林的灵素禅师上了通缉令,敢再闹事,恐怕就不是关你禁闭,而是直接要取你性命了!再说了,我未必能赢你,但你就一定能对付得了……”

    叶辉的话没能说完,就说不下去了!

    他感到自己的小腹处,被一个拳头碰触到后,微微一拧,一转,身体就被一股传输过来的连续十几波寸劲给击中,如一枚聚集了大量势能的炮弹,狂飞出去!

    众人只见到他莫名其妙就倒飞出大门,身体在半空中时,不受控制地吐出一口血雾,跟着就如一条死狗一样,在地上连着翻了十几跟跟头,直到撞到一株大槐树,才给停下了身子。

    也几在这时,林飞身影已经站在原本叶辉所处位置,众人都没看清林飞是什么时候出的手!

    可这一切还没完,眼看着叶辉运起真气,要从地上爬起来,林飞的身影再度狂飙,冲了过去!

    一只左手扣住了叶辉的脖子,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林飞一对燃烧着金焰的瞳仁盯着叶辉,杀气凛然。

    叶辉原本要运功反抗,可发现一碰触到林飞那杀气腾腾的眼神,整个心都快被吓得迸裂了,这种深渊修罗般的杀气,根本不是他这种养尊处优,从小以天才为名头的大家公子能承受的!

    “你爸在我手上都不堪一击,你算个什么东西?”

    言罢,林飞的右腿膝盖就撞在了叶辉的双腿之间重要部位……

    “嗷!!”叶辉发出杀猪般的惨叫,眦目欲裂。

    “不把你打穿,是为了让你知道,下半辈子是不是‘没种’,让你们叶家丢人现眼的不是我们,是你自己”,林飞大感没劲,把叶辉往地上一扔,扭头对叶无涯道:“可以走了么?”

    所有人傻了眼,毫无章法,毫无招数可言,纯粹就是熊罴般的蛮力,灵蛇般的迅捷,愣是把先天境界的叶辉给干得屁滚尿流。

    陆雨菲看着林飞一连串的神勇,一阵失神,跟林飞比起来,这些大家族子弟真是太不起眼了,要是这个男人不是自己的杀父仇人,那该多好……

    “辉儿!!?”卢雨琴大声疾呼,冲过去赶紧扶起儿子,可发现叶辉正口吐白沫,两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全是血丝,足见林飞刚刚那拳震得他多惨。

    卢雨琴哪还肯,回头见叶无涯无动于衷,不禁大喊道:“叶无涯!你儿子被人打成这样!你难道不帮他报仇吗!?”

    叶无涯不为所动,回头一摆手,示意所有人别在那看戏,该走的就赶紧滚蛋。

    在场众人心里都暗乐,叶辉这小子太不识时务,也太骄傲,根本不了解实际情况,不是你爹叶无涯不帮你,而是叶无涯都不是林飞的对手,你在那儿跳什么劲?

    不过叶无涯也真够能忍的,儿子都可能下半辈子无法生育了,他还这么气定神闲,仿佛一点也没感觉,真是大心脏。

    但这些军人和官员,都深知装糊涂的道理,于是都默不作声地告辞离开。

    卢雨琴眼里满是怨毒,可又不敢冲上去拼命,只得叫人赶紧送叶辉去医治。

    同时,林飞则是跟叶无涯来到后院僻静之处,跟随过来的只有千面跟叶梓萱、陆雨菲。

    “那个孩子,不是我们叶家的人,你们来这里找我,是浪费时间”,叶无涯坐在石凳上,目光眺望着远处的亭台石榭,淡淡说。

    “我可不这么认为”,林飞分析道:“我想了所有的可能性,许薇如果不是因为叶家血脉在身这一点特殊性的话,炼狱军团完全没有抓她的必要,因为他们明显有更好的选择,可以用来对付我,但他们偏偏选择许薇,我想……你肯定瞒着我们什么,关于许薇身上,应该有什么秘密”。

    “你想多了,她们母女的一切,你都已经知道了”,叶无涯道。

    林飞也不继续追问,转而说道:“你们叶家当代,还有比你厉害的角色么,我是说,修炼森罗万象心法的”。

    “没有”,叶无涯断然道。

    “那你们的森罗万象心法,可有被偷窃,或者外泄?”林飞又问。

    叶无涯古怪地瞄了他一眼,“你此话怎讲?莫非你在外面,遇见了同样使用森罗万象心法的高手?”

    林飞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张照片,放在桌子上,推给叶无涯。

    “这是我砍掉的一个炼狱魔将的脑袋,因为头颅放不长,我拍了照,你看看,认不认得这个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