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66章 【算什么男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466

    林飞笑了笑,“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什么?”

    “安达丽尔再怎么样,也不算一个真正的高手。可炼狱军团将这样重要的行动,交给她来做,难道真的凭她能带走寒月?”

    “你的意思是……”陆雨菲一惊。

    林飞几分疲倦地道:“若无意外,早就有真正的棘手的家伙,在这里等着她们了……天知道,又是哪个‘死’了的家伙”。

    ……

    当夜,叶家主居室,也便是叶无涯的居所。

    叶无涯步入房中,宽敞的花厅内,卢雨琴正一脸泪痕地坐在那儿,手上捧着一张相片,轻轻地摩挲。

    见到叶无涯进来,她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把照片放下。

    这张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叶无涯跟卢雨琴,带着还十几岁的叶辉与叶煌俩兄弟,拍的一张合影。

    叶无涯淡淡地看了妻子一眼后,很自然地开始解纽扣脱外套,“辉儿怎么样了,医生怎么说?”

    卢雨琴眼中露出一抹痛苦,“五脏六腑受到不同程度的内伤,性命无忧,但医生说……不会有后代了”。

    叶无涯解着纽扣的手一顿,随后继续脱下了外套,“是么……那要催促煌儿快点跟赵家的那女孩子成婚了,祖宗香火,还是要续的,你催一下,要送什么上门礼,都按照古制,一样也别少了,赵家那些人在乎那个”。

    卢雨琴听到这些话,眼眶一红,终于忍不住霍然起身,尖声喊道:“叶无涯!你还是不是男人!?你大儿子被一个外人废了!你竟然就只想着让你二儿子早点结婚生孩子!?

    辉儿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他才二十多岁!就注定一辈子不能结婚生子,你这个当父亲的却连去看都不看一眼!!你的心难道是石头做的吗!?!”

    看着如母狮子咆哮的卢雨琴,叶无涯面无表情,望了她好一会儿,却是只平静地说了一句——“你今天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说完,叶无涯走到一处墙边的花架下,将一个瓷器微微一转,墙壁瞬间挪动,露出里面一间练功房。

    对于叶无涯而言,睡觉是浪费时间的事情,多数晚上,他都是在练功房一直练功到天明。

    卢雨琴怔怔看着丈夫,这就要走进去练功,委屈和痛苦如山洪暴发,怨毒地看着他的背影,撕心裂肺地尖叫一声,冲上去一把推在叶无涯后背上!

    她拿起一个花瓶,根本不管这是两百多年的古董,就是往叶无涯头上一砸!

    “乓!!”

    花瓶碎了一地,几片碎屑划过卢雨琴的脸颊,甚至都割开了皮肤,沁出一抹鲜红。

    但叶无涯一点事也没有,只是回头,用一如既往淡漠的眼神看着她。

    卢雨琴泣不成声,绝望地道:“叶无涯……你这个王八蛋……我就知道,你从来就没真正把我当你的妻子……二十六年前我嫁给你的那天起,你从来就没看得起我……

    我知道我只是一个没天赋练武的普通女人,我除了会帮你打理这些你眼中的家族俗务以外,一无是处,还是一个心肠歹毒,就会仗势欺人的恶妇!

    所以我不奢望你能对我怎么样,我甚至不奢望,我每次叫你的时候,你能答应我一声……只要在外人看来,我是叶家唯一的女主人就好了……

    可我本来以为,至少我给你生下的两个儿子,你能真心实意地把他们当你的骨肉,当宝贝……可没想到,在你眼中,两个儿子只是用来传宗接代的工具!?

    叶无涯,我就想问你……你到底有没有人性?!你的心到底是不是肉做的……你说啊!!!”

    卢雨琴摇晃着叶无涯的身体,可叶无涯无动于衷。

    末了,似乎卢雨琴没力气了,叶无涯才将她的手从自己身上拉下来。

    “这两天,家里不安生,你就带煌儿去京城赵家那边提亲吧,不早了,今天就这样吧……”

    叶无涯说完,自顾自地走进了练功房,把石墙关上。

    卢雨琴全身像是虚脱了一样,面如死灰地跪在地上,肩膀耸动,嘤嘤啜泣……

    ……

    宁市,一富豪住宅区内,一间豪宅中。

    空气里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几个死不瞑目的尸体,有男有女,甚至还有一个七八岁的女童,在客厅里,手脚头颅都被某种锋锐的武器切下,死得很干脆。

    一头银发还有些潮湿,裹着一身浴袍的安达丽尔,从楼上下来,似乎刚洗完热水澡,从客厅餐桌上拿起一杯有人冲好的咖啡,抿了一口。

    她望向客厅沙发上,面色难看的苏映雪跟许薇二人。

    二女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因为她们进这个屋子时,就看见这家住户全家被杀害,尸体直接丢在了她们面前。

    为的不是别的,仅仅是暂时待在这里,又不想“付房租”罢了。

    整个屋子的四周,安排了四名黑甲战士,由一名暗红色战甲的炼狱队长所带领,早早等候在这里,辅佐安达丽尔。

    “让两位美女久等了,我忙了好些天,都没好好洗个澡,所以稍微放松一下,也好准备明天的行动”。

    苏映雪目光如冷月地望着安达丽尔,“你说,来这里就能见到我父亲,他人在哪?”

    “哦,对,你提醒我了”,安达丽尔说着,朝那名暗红色战甲的队长招了招手,“东西给苏小姐”。

    那队长颔首,随即,将一张照片,递到了苏映雪跟前。

    苏映雪接过一看,发现是一张彩色照片,不过已经微微泛黄,显然是拍摄时间很早。

    这照片上,一名面露清丽笑容的女子,赫然是自己母亲陆婉蓉,而陆婉蓉的背后,则是一名剑眉细长,目如星辰,面容英俊,身材高挺的男子。

    这男子一头黑发,肤色白皙,与风华绝代的陆婉蓉站一起,显得丝毫不逊色,可谓极为般配。

    哪怕隔着照片,也能体会到,这个男子透露出来的一股邪魅的气质,好似一切成竹在胸的自信。

    “这张照片,全世界仅此一张,是你父亲和母亲当年在京城观赏秋景的时候拍摄的,两人偷偷约会,陆家的人都不知道……这下你该相信,你父亲在我们手上了吧……

    只要苏小姐你乖乖按照我们的计划走,你早晚能见到他”,安达丽尔笑道。

    苏映雪深吸一口气,眼眶微微泛红,哪怕只是这么看一眼,她也有种强烈的感觉,这就是自己的生父……

    “你说我能见到我父亲……就是这张照片?他人呢!?”苏映雪质问道。

    安达丽尔咯咯笑道:“我说你能见到,没说是真人啊”。

    苏映雪紧咬着下唇,捏了捏粉拳,但还是没动手。

    安达丽尔得意地道:“这就对了嘛,苏小姐你也应该知道,来了这里,你就算能杀死我,也无济于事的,这里有五名炼狱军团的精锐,他们身上的武器随便释放一下,就算你能活下来,许小姐也会立刻丧身……

    而我安达丽尔不过是一个小喽啰,根本不值得你的好姐妹陪我下葬,不是吗?何况,你好歹知道自己父亲生什么样了……”

    许薇愤怒地道:“这么说,你们也是在骗我?说什么当年叶家驱逐我和母亲有特别原因,也是骗人的!?”

    “不不,当然不是”,安达丽尔坐在沙发上,“等一切准备妥当,明天我们去了叶家,许小姐你自然知道,我们绝对没骗你……”

    苏映雪目光流转,思忖片刻,道:“你们从一开始,就打算要抓我们两个人,是不是!?”

    安达丽尔咯咯一笑,“苏小姐何出此言呢,可是你自己跟着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