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498章 【今晚去我房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还有一更,凌晨1点前更新」

    0498

    “我有个提议,我们去说可能没什么成功几率,但瑶瑶你去或许能成功”,方清茉很期待地说道:“不如,邀请你哥哥来,为你伴奏一曲,你们兄妹合力来创作的音乐,加入你第一张个人专辑,不是很有意义吗?”

    这个建议一出来,就让林瑶怦然心动。

    她对林飞朦胧的感情,随着先前的苏映雪的出现,和如今的方雅柔稳稳地进入家庭,已经变得不再那么患得患失了。

    可如果能和林飞一起共同留下一首音乐作为纪念,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而毕云瑶跟方清茉,其实也是有自己的想法,一来是林飞真的很有实力,可以为林瑶的歌曲增色,二来,是他们作为音乐人,发自内心很希望跟林飞合作,就像是摄影师看到了美丽风景,却无法用相机拍摄,怎能不心生遗憾。

    “我……我回去跟我哥商量一下,如果他愿意就最好,他如果不想,我也不能强迫他”,林瑶考虑了下,说道。

    “当然得林先生自己愿意,呵呵,好了,那我们进录音棚吧”,方清茉跟毕云瑶对视了眼,笑着说。

    ……

    晚上的时候,因为林瑶在公司忙着没回家,而林大元中午喝多了,还要多睡觉,千面压根不吃饭,家里也就没了做饭的必要。

    林飞正好乘着这个机会,带着方雅柔出去享受下两人世界,谈谈这两天发生的事,跟方雅柔交待下接下去的行程,包括一周后要去京城的事情。

    方雅柔听到林飞要回京城去,便提出也要跟着去,她也正好要去看看母亲恢复的情况。

    在一家素食餐馆吃了些清淡的食物后,两人手牵手散着步,不知不觉来到临安大学外的一处公园的时候,不远处的街道对面,就是两人初次见面的那家酒吧。

    想起那个夜晚,两人不禁都忍俊不禁,望着彼此,说不出的感慨万千。

    林飞拉着女人在公园的长椅上坐下,强行把方雅柔往自己腿上一抱,女人丰盈的臀部紧紧贴着他的大腿,软乎乎热乎乎的,充满弹性。

    一手搂着女人的腰肢,一只手不太安分地摸着她裹着浅色牛仔裤的腿部,稍微一低头,就能从那外套的领口处,看到里面的一条深深沟壑。

    方雅柔拗不过男人,保持着这个暧昧的姿势,没一会儿,就感觉到下面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顶着自己的臀.缝,说不出的尴尬和紧张。

    特别是时不时走过的市民,见到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瞟上两眼,一来是他们的姿势太露骨,二来是路灯下的方雅柔看起来格外养眼,美女总是受更多关注。

    “哎呀……你……你别摸了,别人都看着呢”,方雅柔嗫嚅着,伸手想阻止林飞的手继续这么磨蹭。

    可她的身子都软绵绵的,抵抗压根没什么效果。

    林飞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眼光,只是这么脉脉地看着娇羞如海棠的女人,情不自禁地啄了口她嫩嫩的脸蛋,“反正没人敢管我,再说了,我摸我的老婆有什么关系。”

    “谁……谁是你老婆,我都没答应呢”,方雅柔想起这事就嘟起了红唇。

    林飞眯眼想了想,知道了女人什么意思,坏笑道:“你不答应也没关系,你爸爸,你爷爷,都巴不得我快点娶你呢……再说了,就算你们全家都不答应,也不想想我是谁……我要的女人,抢来当老婆都可以,嘿嘿……”

    方雅柔嗔怨地白了他一眼,“你就使劲欺负我吧,就知道捏软柿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说要娶我,无非是我任你欺负,不会管你,生在那样的家族里,就算再怎么反抗,也不可能真的随自己的意愿谈婚论嫁。”

    “怎么会呢,你不就自己选择跟谁结婚么”,林飞眨眨眼。

    方雅柔幽幽叹了口气,“那是因为……现在在我身边的是你,刚好也是家里人想要我选择的。我早想过了,如果我身边的不是你,是什么普通的人,他们肯定还是会偷偷来破坏的……说到底,我只能选择喜欢和不喜欢,不能选择跟谁在一起”。

    林飞沉默了会儿,笑道:“有些事,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比如谁是你父母,谁会爱你,谁会讨厌你……你会和谁相遇,你又会爱上谁……

    至少我们都很幸运,那一晚我碰到的是你,而你在酒吧里遇到的男人是我……我想,这也是老天给我们的一些补偿吧”。

    方雅柔动情地看了男人一眼,忍着笑意扭过头去,轻哼了声,“是老天派人来给我气受才对,就只有我被欺负,又反抗不了……”

    林飞佯装投降地道:“好了好了,我到时候筹备一个浪漫的秘密的计划,当众跟我们亲爱的方医生求婚,你觉得怎么样?这样总可以让我‘抱得美人归’了吧。”

    方雅柔一听,愣了下后,却赶紧摇摇头,“别,我就是开开玩笑的”。

    “什么意思,为什么不要?”林飞纳闷。

    方雅柔轻笑道:“我仔细想过了,虽然觉得有点遗憾,但还是不要了……如果你真的大张旗鼓向我求婚的话,应该会有不少人很伤心的,我觉得那样不太好……顺其自然吧”。

    林飞愣了下,“你是说……”

    方雅柔嗔了他一眼,“当然是白警官和EVA了,也不知道还有别的什么女人没……我可不想以后见了她们,都被她们敌视。”

    林飞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女人竟然在自己的婚姻上,还去考虑其他女人的感受。

    他不禁非常内疚和惭愧,但又很感动,方雅柔显然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为了她,断绝跟白欣研和EVA的关系,甚至,自己的心里,永远都会有影子跟苏映雪的重要位置,可是她都默默接受,还为以后的相处考虑。

    林飞抱着她,用力地亲了好几口,直到把女人亲的都有些呼吸不顺了,才笑着说:“回家吧,今晚去我房间”。

    “啊?”方雅柔瑟瑟地缩了缩身子,虽然早有准备,可这还是有点太直接了,不禁忐忑羞涩地问:“你……你要干嘛……”

    林飞捏了捏她的脸蛋,“想什么呢,不是跟你说了要开始教你内功么,去我房间,我传你一门叫‘大衍天星咒’的功法,以你这个傻女人的脑袋瓜,一晚上能不能记住还是问题”。

    方雅柔才知道又被语言陷阱忽悠了,气不打一处来,用力地在林飞胸口砸着粉拳泄愤。

    一晚上过去后,林飞总算把方雅柔教会,直到女人开始入定练功,林飞才离开。

    他还有一个黎巴嫩贝鲁特的许薇不放心,一大清早,就穿上了反重力战靴,飞向实验室。

    有反重力战靴,飞机就不是特别必要,因为林飞的身体足以承受极快速度的飞行,比飞机只快不慢。

    当来到实验室的时候,却发现,有两个清洁人员正在实验室里,打扫着一地的狼藉,只见到好几面墙壁和高强度玻璃,被什么力量肆虐地绞碎,割破,就像是刚刚发生了打斗一样。

    米歇尔和身披白袍的EVA正在一旁的手术室内,身穿病人服的许薇一脸失落地坐在手术台上,头发乱糟糟的,眼眶红红,像是刚哭过。

    她正进行着几种同时进行的输液,头上也戴着神经元检测用的头盔。

    唯一都显得正常的,是刀光熠熠的寒月,在许薇身边,悠然自得地悬浮着。

    “怎么回事”,林飞走进手术室,上前关切地问道。

    “主人!”“老大!”

    EVA跟米歇尔见到林飞,都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怎么开口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