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07章 【接风宴】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07

    方雅柔可不像男人一样想得多,即便知道林飞这次来,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可她也不会多过问半句。

    她是回来看看家人的,一下飞机就很激动地与母亲抱了抱,问母亲身体恢复得怎么样了。

    虽然可以打电话甚至视频,但她还是想亲身近距离地确认安好。

    刘莹莹早就好了差不多,林飞做的手术根本没什么后遗症,比起之前甚至还气色好了许多,很有深意地看看林飞,又悄悄地给了女儿一个“干得不错”的眼神。

    方雅柔自然知道母亲是什么意思,害羞地立刻脸红如秋熟的苹果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欢迎你再度来到京城,斯凯尔普阁下,我父亲和几位叔伯,都已经恭候您多日了”,一袭军装的龙鸣很热情地上来要跟林飞握手。

    “也就一星期,不用说得这么久,官场的客套话就免了”。

    林飞本来懒得跟他来这一套,但突然想起个事,嘴角浮现一抹笑意,就跟他简单握了下……

    龙鸣一蹙眉,感觉到体内的先天真气竟然不受控制地要钻出去,像是要被一股强大的力量给吞噬入幽暗漩涡一般!

    他大惊失色,眼中露出几分惶恐,这可比什么飞机大炮来轰炸他都要让他畏惧,因为这就相当于在刺激他的恐惧本能。

    “阁下……您这是要……”

    林飞洒然一笑,松开了手,这才让龙鸣大大松了口气,但还是惊疑不定。

    “别紧张,我只是好奇,你的独霸炎龙金身修炼到什么地步,龙天罡的炎龙真气……哦不,应该是炎龙元气,太过强大,我不好仔细分析,你的比较容易接触,我就试了试滋味”。

    龙鸣脸色略有发白,早听闻这林飞可以吞噬他人的功力,果然如此,这本事也太邪门了,要不是太难杀死,又牵涉太多,估摸着国家早想干掉他。

    林飞并没管他的那些念头,颇为感触地道:“你们龙家的这绝学倒确实厉害,自身就兼容五行之中的金与火两种属性,偏偏,五行之中,火理应克金。

    可你们这独霸炎龙金身,愣生生使得金中生火,反其道而行之,恐怕能修炼成的人,都是有大毅力的人。

    而且,这修炼过程中,多半会先自损八百,不然极难有所突破吧”。

    听到这番话,龙鸣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隔了十几秒,才两手作揖,行了武者之礼。

    “不愧是斯凯尔普,能成大厅厅长之人,果真不同凡响,竟然短短几秒就戡破了我门龙家炎龙真气的修炼难处。

    不错,正是因为独霸炎龙金身过于强横霸道,有得必有失,有成就者,无不是大智慧大毅力之人,忍辱负重,方能成就金身之威”。

    龙鸣颇为惋惜,他也希望自己能够跟四叔龙天罡一样,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天罡护体。

    可龙天罡当年为了练就此境界,挥刀自宫,强行把阳气削弱,阴阳并济,才挺过了炎龙真气焚身之苦,突破到了金身境界。

    龙鸣是龙家的长子长孙,有妻室儿女,哪能当一个“太监”?就算家人同意,他也是不敢吃那苦的。

    这也是为什么,他非常敬重龙天罡,这样一个为了武道将一切都撇在一边的男人。

    “好了好了,这怎么在机场就谈到武功上去了,咱还是先回家中,好好接风先,天大的事啊,都放明天再说”,刘莹莹这时上来说道。

    前往方家的路上,林飞坐在一辆加长林肯车内,而对面,方雅柔跟陆雨菲说着一些亲密的话题。

    方雅柔不敢过问林飞与天字号家族的事情,可关于少林灵素禅师要找林飞的事,她可不敢不上心,她一直担忧,万一林飞被带上少林出不来,那可怎么办。

    “雨菲,古武门派最近有没有松动的迹象啊,林飞不是跟你们四大家族合力要对付炼狱军团吗,他们就不能考虑化干戈为玉帛吗”,方雅柔小声问道。

    “雅柔姐,这事情一码归一码,江湖上的人最在意面子,林飞杀了他们那么多人,上次来送灵素禅师法轮的那几个长老也被他杀了,早让各大派知道了。

    要不是因为灵素禅师要在十二月的时候亲自过问,他们估计早按捺不住又大批集结地来找林飞算账了”,陆雨菲说话的同时,目光瞟着那对面翘着二郎腿的家伙。

    方雅柔露出惊色,她可不知道,林飞还又杀了那些送信的长老,真不知道说男人什么好。

    “哼,他们哪是看在灵素的面子上,根本就是贪生怕死,就想等着灵素禅师来对付我罢了,一群乌合之众,装神弄鬼,简直丢他们各派祖先的脸”,林飞压根懒得多理会。

    方雅柔蹙了蹙黛眉,幽声说:“本来就有敌人虎视眈眈的,你还跟他们搞成难解的死结,就算你自己胸有成竹,可周围的人会替你担心啊”。

    林飞微微愕然,这倒是他没考虑周全,自己身边人的感受,几分歉疚地笑道:“放心吧,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我明年肯定安安稳稳地娶你”。

    “谁……谁跟你说这个了”,方雅柔一听,有点手足无措地扭过头去。

    陆雨菲眼神一阵惊讶,随即几分黯然地低了低头,原来林飞已经跟方雅柔走到这一步了。

    这个令她又心动又憎恨的男人,要跟自己从小认识的姐妹结婚,陆雨菲越发不知道自己以后该如何面对。

    不过为了避免尴尬,陆雨菲还是勉强微笑着说:“雅柔姐,你这几天回家,得小心谢盈盈,她也刚好在京城,貌似还在准备什么社交活动。

    你也知道,林飞这家伙最没什么定力了,谢盈盈又是出了名的狐狸媚子,又从小喜欢跟你争夺所有的东西,难保她会做点什么”。

    “盈盈在京城?”方雅柔果然立刻神情有点紧张,“是了,这次是四大家族的名义跟林飞见面,谢爷爷肯定也回来了,她回京城也不奇怪……”

    方雅柔有些担忧地看着林飞,欲言又止的样子。

    林飞不禁莞尔,这谢盈盈其实在他看来还嫩得很,压根就是一个虚张声势的女人,看似妩媚妖娆,其实青涩稚嫩。

    她的一切都是为了放松其他人的警惕,好达到她的真实目的,多半也是跟谢家的内部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也不会说出来,因为说了后,方雅柔肯定会问为什么他知道这些,他总不能告诉女人,自己曾经跟谢盈盈做过点特别的举动,比如捏了她屁股不知道多少下。

    来到方家后,方书海早早已经等着,摆好了满满一桌宴席,众人就此落座,除了与林飞“关系特殊”的王家外,和作风神秘的谢家,其他家族几乎都派了代表陪同。

    方书海显得颇为春风得意,因为林飞一到京城哪也没去,就来了方家,无异于告诉其他家族,这个女婿,他们方家已经定下了。

    一想到从今往后,自己在几个老哥们面前,也将有平起平坐的资格,方书海自然喜不自胜。

    “林飞啊,听说你见多识广,我老头子今天为了招待你,特意早早地开了一瓶珍藏多年的红酒,给你醒好了,你来尝尝,看能不能说出这酒的来历如何?”方书海乐道。

    “方叔,这品酒我也算个行家,不妨让我也来猜猜?”一同落座的龙鸣颇为自信地道。

    “这……未尝不可,不过不能给你多了,这可是我特意留给未来孙女婿的”,方书海也不好拒绝,让下人给他斟了一口,生怕给多了,似乎珍惜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