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08章 【难忘的一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08

    龙鸣有些无奈,堂堂龙家长孙竟然这般不受待见,不过他是真的爱酒之人,有得喝就好,苦笑了下,将杯中干红饮入后,舌头转动着,开始品尝。

    过了片刻后,龙鸣的眉头开始皱起,直到将酒吞下,还是一筹莫展,几次想开口,可又似乎觉得不对劲。

    方家几人都看着他的表情有些忍俊不禁,方书海更是得意无比,捋着他的两撇灰白胡子。

    “龙鸣伯伯,你都站了五分钟了,还没想出是什么红酒吗,这世上应该没有红酒是你没尝过的吧”,陆雨菲因为也是军中人,跟龙鸣很熟,开起了玩笑。

    “你这丫头还来嘲笑我,你不信自己也尝尝,这酒真的有古怪”,龙鸣暗暗摇头,真是丢人了这回。

    “我又不是品酒的行家,而且这酒貌似特别珍贵,我也不敢喝”,陆雨菲忍着笑说。

    龙鸣犹疑了会儿,道:“这酒确实是好酒,口感平和圆润,回味深长……我觉得,这好像是巴罗洛,意大利皮埃蒙特产区的三十年陈酿……可我尝过巴罗洛,这酒又有些不同,真说不准到底是什么。”

    林飞这时拿过酒杯,浅尝了一口,点头道:“你猜得没错,这就是BAROLO,皮埃蒙特产区的红酒之王”。

    “可这味道不一样啊,感觉不是一般的巴罗洛”,龙鸣纳闷道。

    “呵呵,你们说得没错,这就是巴罗洛,这并不是很难猜,但关键是,你们知道为何它与众不同么”,方书海笑着问。

    林飞真觉得这老头够意思的,他还真只知道这酒是什么,却没喝到过。

    他又抿了口,淡淡说道:“七四年的时候,皮埃蒙特产区的一家酒庄收购陈年的橡木桶,用来存放内比奥罗黑葡萄酿制的干红,但因为当时法国的橡木桶商缺少一只桶,所以当时就要想办法补上一只桶。

    虽然美国方面的一个供应商可以提供陈年橡木桶,而且价钱只需要法国橡木桶的三分之一,但意大利人压根看不上美国佬的橡木桶品质。

    最后,他们从西班牙找到了一只特别的桶,那只桶不是橡木,而是栗木,也就是板栗树的木材做的酒桶。

    巴罗洛一直以来都是可以用栗木桶存放的珍酿,但世界上,唯一的一桶栗木存放的巴罗洛,是在七四年才有。”

    林飞笑道:“这酒对于爱酒之人来说,可算无价之宝,用来给我接风,这份礼有点重啊”。

    方书海哈哈开怀大笑,“没想到这么冷门的往事,你也知晓,好,果然是见多识广。不过,这用来给你接风,一点也不重。

    再好的酒,也要有人懂它才有价值,更要有配得上的人去喝它,才能物有所值,这瓶佳酿送给你,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番话一出,众人才心下暗自了然,原来这方书海还藏了这么一手。

    这看似是普通的送给林飞一瓶子价值连城的红酒,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想表达对林飞的重视,为了他,方家花多少大代价,也是理所当然的。

    龙鸣跟陆雨菲心里都暗忖,果然是老狐狸,连“拍马屁”都是这么棋高一招。

    毕竟林飞是晚辈,孙子辈的,方书海总不能太不要脸地明面上就追捧他。

    用了这瓶子酒,这骨子里就是拍马屁的戏码,仿佛高雅了起来。

    林飞自然也知道这里面的门门道道,不过他也懒得计较,在他看来,这些人就是方雅柔的家人,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时,林飞忽然察觉到一个特别的气息正靠近,不由往厅外望去。

    没多久,一个银铃似的笑声就传了进来,“咯咯……不好意思,有点堵车来晚了,还好,似乎不算太迟”。

    一头大波浪卷发,姿态撩人,走起路来袅娜娉婷,扭着纤腰的谢盈盈,一身黑色衣裙,就像是电影里的女特工将身上的紧身皮衣改成了晚礼服版一样,哪怕天气较冷,可一双白花花的美腿若隐若现,随性洒脱地走了进来。

    谢盈盈朝着林飞抛了个媚眼,仿佛当日被吓得都要哭了的女人压根不是她,一如既往的自信妖娆。

    林飞颇感头疼,这女人是吃准了自己当着众人的面,特别是方雅柔的面,不会对她怎么样,所以格外敢做。

    “你怎么来了”,方雅柔立刻表现地不太欢迎。

    这反应在林飞看来有些可爱,仿佛方雅柔的天性和谢盈盈正好相克。

    谢盈盈露出一抹撒娇的表情,上前去不管方雅柔的躲闪,从后面弯腰一把搂住方雅柔,还紧贴住方雅柔的脸蛋,丰满的胸脯挤在方雅柔的后背上。

    “柔柔,你不高兴见到我么?可是我一直都很想你呢,你这样我可会伤心的”,谢盈盈楚楚可怜地说。

    方雅柔扭动着身子,直翻白眼,根本不回应她。

    “呵呵,盈盈怎么突然过来,是来找雅柔,还是你家爷爷让你来办什么事?”方书海问道。

    谢盈盈起身,又一下子显得很恭敬,掏出一张印着烫金大字的帖子,“方爷爷,我是来正式给林飞送请帖的,明天的谈话,是去我们谢家,为了表示尊重,我爷爷让我来送一份请帖”。

    对于大家族而言,一些古法礼节是必不可少的,拜帖,请帖,这都是基本的套路,除非对方不够重要,不然就不可省了流程。

    说着,谢盈盈一步三摇地走到林飞身边,弯下身来,看似无意地凑伸手过去,同时自己那鼓鼓的垂着的胸部,也抵在了林飞的手臂上。

    林飞虽然很想把自己的手这么直接顶过去,压压这女人的丰满上围,看看这弹性如何,但在方雅柔面前,还是尽量地避了避。

    可谢盈盈低头,眼中露出一抹狡黠和报复性的冷笑,用一些鼻音很是暧昧地说:“林先生,临安一别后,我可是夜夜想念那个晚上……”

    说完这没头没尾的话后,谢盈盈就起身幽怨地嗔了林飞一眼,随即就道别离开了。

    现场的人都不是聋子,谢盈盈的话哪能听不真切。

    林飞立马见到,方书海脸色古怪,方海潮跟刘莹莹夫妇脸色特别难看,刘莹莹都仿佛像是母老虎要扑上来吃了他了。

    陆雨菲则是不屑地冷眼旁观,倒是龙鸣有些愕然后,就一副理解的表情。

    最让林飞心疼的是方雅柔,失魂落魄地在那儿低头玩着手指头,像是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女孩,却不敢吭声。

    林飞简直欲哭无泪,这姓谢的以后别落单让自己给碰上,不然甭管她是什么谢家大小姐,还是水雷灵体,自己绝对让她付出代价!

    可以想象,走出方家后的谢盈盈,想到这会儿大厅里的尴尬,已经得意至极地笑着离开了。

    “你们别胡思乱想,她是故意这么说的,我要是真跟她有什么,她的先天水雷灵体可就保不住,谢家能按捺得住?”林飞只好尽量解释了一句。

    “哈哈,林先生,你不用太担心,我相信雅柔这孩子通情达理,肯定能懂你”,龙鸣打了句圆场。

    可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方雅柔眼中的委屈就格外浓重了,一旁的刘莹莹忍不住道:“龙鸣,你的意思是,我女儿性格大方,所以就得什么都忍着?”

    龙鸣顿时没了声响,低头喝闷酒,早知道不趟浑水。

    “不过,林飞说得对,盈盈这孩子就爱胡闹,她乃是谢家重点栽培的古武苗子,不会真的做出格的事的,雅柔啊,你就别一副多不高兴的样子了,让人看笑话”,方书海劝道。

    方雅柔抬起头,勉强地笑了笑,“嗯,我知道,爷爷,我只是不太喜欢谢盈盈,没别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