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09章 【你脑子怎么长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四更」

    0509

    没别的意思才怪,眼眶都发红了,林飞心里一叹,却也不好这时候点破。

    午餐后,龙鸣跟陆雨菲都先行离开,林飞陪着方雅柔见了几个方家旁系的亲戚后,两人总算得空。

    方雅柔仿佛已经什么事也没有,带着林飞来到之前来的时候就住的院子里,还让人送了一套崭新的西装来。

    卧室中,方雅柔拿起西装,温柔地走到林飞身后,“来,试试合不合身,我让一个京城的老裁缝师傅做的。

    他虽然不是任何大品牌的裁缝,但却是在米兰开了四十多年的裁缝店,现在叶落归根在京城,很多达官显贵都找他做西装呢。”

    林飞有阵子没穿这么正式的衣服了,也不拒绝好意,将衣服套上,对着镜子里照照。

    果然是线条精致,所有的角度都恰到好处地将人体的美学给展现了出来。

    衣服做到一定程度,就能感受到其特别之处,你无法言语表达,但好的裁缝,就是能给衣服注入灵魂。

    “怎么突然给我做衣服,我也不上班啊”,林飞笑着问。

    “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四大家族的人谈什么,但大家好像都很隆重,我觉得,你应该穿身合适的衣服去,可不能输了士气”。

    方雅柔颇为满意地转圈看着林飞,“嗯……我跟那老爷爷说要看起来潇洒一点,不用太庄重的,看来是在休闲和正式之间找到了平衡”。

    林飞看着语笑嫣然的女人,忽然伸手一把将她抱住,紧贴着胸口。

    “哎,干嘛呀,衣服皱了”,方雅柔吓了一跳。

    林飞皱眉,认真地盯着女人的脸蛋看了会儿,直到把方雅柔看得避开男人的目光。

    “觉得委屈了,不要硬装作没事一样,别忘了我是谁,我是研究什么的,你掩饰不了你真正情绪的”。

    林飞刚一说完,方雅柔就落寞地低下了头。

    “你这个人真的很讨厌……装作不知道,不可以吗,医生不是应该保护患者隐私么”,方雅柔幽怨地说。

    林飞有些无奈地笑着问:“柔柔,我真的跟谢盈盈没发生过什么……顶多就是她给我下套子,我打了她屁股,我这都跟你坦白了,你就别生我的气了”。

    方雅柔抬头,目光迷离而水润地看了他一会儿,“我知道……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你绝对不可能跟谢盈盈怎么样的”。

    “那你怎么还……”林飞不解。

    “我不是生你的气,是生我自己的气……或者说,我觉得自己不好”,方雅柔自怨地说。

    “为什么?你有什么错?”林飞更加想不明白了,这女人的心到底什么结构的,这也太难懂了,莫名其妙啊。

    方雅柔古怪而小得意地瞟了他一眼,“怎么样,就算我们的脑科学专家,举世无双的精神系医师,也猜不透女人的心思吧?”

    林飞都要跪下来了,“你既然知道,还不告诉我为什么?你这样不高兴,我会很自责”。

    方雅柔幽幽一叹,喃喃道:“我生气的是,当我看到你跟谢盈盈很亲密的时候,哪怕知道你们没什么,可我竟然吃醋了……

    不仅是这样,在临安的时候,你去见苏小姐,我心里不舒服……你晚上去白局长那里睡觉,我也觉得浑身不自在……”

    林飞越听越不明白了,“柔柔,你这话什么意思,你吃醋不是很正常么,有什么好生气的?要气也该气我啊,我知道自己很混蛋,可……这就是我,我也一直想从其他方面来补偿你们”。

    “不是的”,方雅柔眼眶中带着一丝晶莹,不甘心地说道:“你身边别的女人,可以吃醋……但我不应该啊,我凭什么吃醋,凭什么不高兴……

    本来你选择跟我在一起,很大的原因,不就是因为我比较听话,我不会跟你计较那些吗……可现在当我们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却开始对这些不舒服了……

    我这样不就和其他女孩子一样了吗,变得让你不自在,而且也失去了让你喜欢的地方……我害怕,你会不会有一天就不喜欢这样的我了……”

    说到这里,女人哽咽了起来,啜泣着低头抹眼泪。

    林飞呆呆地听完这番话,整个人就像石雕一样,难以动弹,脑袋里像是一团浆糊,什么都反应不过来了。

    他万万没想到,方雅柔竟然是这样看待他对她的感情,是这样看待她自己的身份定位。

    林飞感到自己的心跟被数把刀子切割一般疼痛,这女人是有多傻,竟然把这样的女性天性和本能,当作一种罪恶?

    “你再说我就要打你了”,林飞脸色严肃地瞪着女人。

    方雅柔看到男人凶凶的眼神,立刻缩了缩身子,不敢再吱声,啜泣声都强忍住。

    林飞看着怀里噤若寒蝉的女人,忍无可忍地道:“你脑子到底怎么长的,这什么歪门邪说?天底下的鷄女哪个在乎我有多少女人?难道她们就是我该娶的女人?

    我说喜欢你,要娶你,是因为你给了我别的女人给不了的感觉,人和人是有命运的羁绊的,我觉得这辈子就是你了,那就是你!

    就算你讨厌我恨我,我也会死缠烂打追你,更别说你吃吃醋,发点脾气了,我怎么会因为这种事情不喜欢你?

    你这么说,就是真的把我当个禽兽,当我废物,当我白痴!而且把我对你的感情看得分文不值!你懂吗!?”

    方雅柔痴痴然地看着男人,听着振聋发聩的话语,好像是在凶狠地骂她,可她却听得热泪盈眶,心中的欢喜像是泉涌般不可停歇。

    “真……真的?”方雅柔感觉像是做梦。

    “当然是真的!你到底要呆头鹅到什么地步!?刚认识你的时候智商挺正常啊!难道恋爱真的会让女人变傻?”林飞手指戳了戳女人的额头。

    方雅柔也不生气,甜滋滋地笑着,柔情蜜意地看着林飞,“你别生气啦,我……我是脑门发热,可能是因为谢盈盈太刺激我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林飞一脸纳闷,“柔柔啊,你到底跟谢盈盈发生过什么?怎么你们天生命格相克似的?不是说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吗?”

    方雅柔目光闪烁,脸色古怪地含糊其辞,“反正我不喜欢她,你也别跟她多打交道就是了……”

    林飞也不多追问,多半是女孩子的一些小秘密,他稍微一用力,将方雅柔给横抱起来,朝着大床走去。

    “呀!林飞你要干嘛!”方雅柔惊呼一声,脸蛋通红,这大白天的男人难道突然就想做那事?

    “你害我一惊一乍的,搞半天就是那么点破事,现在问你谢盈盈的事你又跟我打马虎眼,我刚不是说了要打你屁股惩罚你么,我现在就执行!!”

    林飞嘿嘿笑着,一把将方雅柔按在床上,大手毫不客气地就扯下了她的黑色包臀紧身裤,只剩下一条紫红色的小内。

    露出两片白花花嫩豆腐似的臀肉,巍巍颤抖,紫红色的布料少得可怜,嵌入那一条深深的沟壑里。

    “唔……”方雅柔腰腹被按住,根本动不了身,一声嘤咛,眼巴巴哀求看着男人:“你……你别这样……万一有下人经过这里,就丢死人了!”

    “羞什么,光着身子都一起睡过了,上次还用嘴来过负距离接触,让我打打屁股有什么大不了的”。

    林飞已经有些饥渴难耐,这女人傻乎乎越发勾起了他的火气,而且偏偏身子这么长肉,摸哪儿都这么舒服。今天谢盈盈一来,林飞想起那日捏谢盈盈屁股的手感,这会儿内心痒痒,自然不想放过方雅柔。

    方雅柔想起办公室里做口.活那件事,腿都酥了,彻底没了抵抗力,自己真是什么丢脸的都让男人见过了。

    说来也奇怪,以前没什么正式的关系,男人各种轻薄自己,甚至霸王硬上弓,让自己的嘴去伺候他那儿,她都能承受,也不会太过觉得害羞。

    可自从跟林飞有了正经的男女朋友关系,开始交往了,反而就对这种亲密的事害羞起来。

    或许正因为更加重视了彼此,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慎重,方雅柔猜想。

    感受到凉凉的屁股蛋上,已经有一只火烫的手覆盖上去,方雅柔认命地闭上了眼,算了,就让他欺负吧,反正自己这会儿开心着呢,至少男人的那番话,解开了自己的一个心结。

    “啪!”

    “啊!死林飞!你轻点啊!!”

    不多时,客屋中,就传出女人娇嗔的哀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