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17章 【继续忽悠】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17

    四大家族的几个家主,短暂地停止了问话,坐在那位子上,默默地点头。

    林飞知道,是后面那几个他们的老祖宗,正用元气秘密传讯,指导他们接下来的问询。

    “林飞,你能说说,你小时候跟龙五前辈,一起生活过的那地方是什么样的么?”

    过了会儿,谢天顺终于开始小心翼翼地问,甚至都开始喊“龙五前辈”了!

    这问题林飞压根不用编,很是轻松和坦然地说:“那是一个山区,到处都是山,就下面有点小集镇,但我压根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因为到处都被山包围着,老疯子也不让我出去。

    山中间还有湖泊,他就是在湖边教了我之前跟龙天罡对战时的身法,后来我去国外,也是被他大晚上丢出去的,压根就不知道之前住的地方在哪里。

    有些线索倒是可以给你们,我记得山下的小集镇上,有个书报亭的老头有点斗鸡眼,我帮老疯子去偷色清杂志的时候,好几次就是因为他眼神不好,才能得手。”

    “什……什么!?龙五前辈他还看色清杂志?!”所有人都瞠目结舌,这也太奇葩了吧!

    可林飞一脸坦然和确定,因为这是实话。

    他的一整个骗局里,有真有假,所以,格外容易取得相信。

    龙五让小小年纪的林飞下山偷色清杂志,这样的讯息,听了古怪,可正因如此,在场的人反而格外相信了林飞的话。

    要是骗他们,怎么也不会扯这样的话头出来,因为就算做梦也想不出这种龙五的怪癖。

    越离奇,他们越相信!

    林飞回答了他们的问题,可也白回答,全夏国这么多山区,湖泊也多得是,他们哪找得过来。

    是以,想去翻查他们曾经的居住之处来找寻星神石,似乎不太可能。

    在全场落针可闻了好一阵子后,陆长明清咳了声,问道:“那……你可知道,龙五前辈他……他去了哪?”

    林飞摊了摊手,“我哪知道他这回去哪了,你们都说了,宇宙这么大,他那样的估计去哪都随心所欲吧”。

    “那……你觉得他回来,还要多久?”众人忐忑无比。

    林飞想了想,认真地思索着道:“以我现在的修炼速度,还有七重需要突破,估计……也得我三十岁以后吧”。

    林飞自然是指的剩下的七枚钉子,他其实不知道还要多久能拔出所有钉子,但他只能说个大概的时间,不能太快,也不能太慢,要恰到好处,既可以让自己有自保之力,也不能让四大家族等不急,失去耐心。

    “突破七重功法,你说只需要三十多岁,看来,你对自己的天赋很自信啊”,龙天罡扬起嘴角。

    林飞施施然道:“我也不能妄自菲薄吧,至少你在我这个年纪,肯定没我强吧”。

    龙天罡沉默,无法辩驳,其他人也默默点头,确实,林飞的年纪而言,这身修为简直非人类,恐怕这也是为何龙五选中他的原因吧,同样是个怪物般的修士。

    殊不知,林飞的功法,龙五自己都没练,也就林飞的特殊体质才能练那“自杀式”的功法。

    所有人越想,都觉得林飞说得非常实在,真是什么都被联系到一块儿去,各种信息都支持林飞所说的都是真的。

    一想到龙五还会回来,他们就开始忧心忡忡,这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杀林飞?那万一龙五回来,知道了这件事,岂不是四大家族可能有灭顶之灾?

    不杀林飞,可龙五一回来,林飞岂不是有了超级靠山,又可能把他们灭了?

    似乎,在这样无可匹敌的力量面前,他们怎么做都是不对的。

    哪知道林飞这会儿故作深沉的样子,心里已经笑得岔气,那老疯子到哪去了他压根不知道,是死是活都难说,他瞎编乱造了一些话,这群家伙竟然跟要死了一样难受,怕得跟龟孙子似的。

    “爷爷,几位家主,难道诸位长辈不觉得蹊跷吗?”

    这时候,谢盈盈忍不住又插了一句。

    林飞眯眼,这小妞倒是机警,似乎发现到一个他编造的一切的短板了。

    “哦?哪里蹊跷”,谢天顺随口问道。

    谢盈盈古怪地看了林飞一眼,“林飞说的一切,都好像没什么破绽,有理有据,但其实都是他的一面之词,根本没什么证据证明,他和龙五前辈的约定,也没证据表明,龙五前辈真的离开地球了”。

    众人一怔,随即也意识到,确实有不对劲的地方啊!

    证据!林飞说的一切,功法也好,约定也好,都是虚的,他们又没亲眼看到听到,难道就因为他说得很真实的样子,就全信了?

    谢盈盈又得意地一笑,“诸位长辈,可记得之前刚刚被剿灭的炼狱军团的一个基地,炼狱军团的人如此狡猾阴暗,可却被林飞和千面联手糊弄得暴露了基地的位置,让林飞端了一处老窝。

    我想,对于人类大脑极为有研究的林大医生,又是发明S物质的了不起的林大科学家,想要骗人的话,应该很难露出破绽的。我们还是要提高警惕呀”。

    被谢盈盈这么一说,众人又觉得,林飞说的话确实不太保险了,从头到尾,压根没实质性的证据啊。

    林飞不动声色,心里则开始骂娘,这谢盈盈难道是老天爷派下来专门收拾自己的?怎么老给自己出难题,要有机会落到他手上,有她好受的!

    “林飞,你也听到了,要我们相信,你真的跟龙五前辈还有联系,你不能空口无凭吧”,谢天顺笑吟吟地紧紧盯着林飞的表情。

    林飞悠悠一叹,“这难道还让我拿本户口簿出来么?这关系怎么给你们证明?”

    “莫非,你真把我们当好糊弄的蠢材?该不会,你只是为了保命,硬要跟龙五前辈扯上关系吧”,王正也狐疑更深起来,目露冷光。

    林飞假装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霍然起身,大骂道:“老子跟你们说实话!你们又不相信!现在突然叫我拿证据,我从哪找去!?”

    众人见林飞好像有失去冷静,都有些慌神,可林飞的演技极好,这样的一种表现,仿佛真的是歇斯底里,无可奈何的样子,对于他们的不信任,表现得很无语。

    后方的四股威压再度袭来,林飞露出艰难忍耐的表情,无力地再度坐下,好似困兽。

    谢盈盈见到这一幕,嘴角挂着一抹邪魅的微笑,她从一开始,就不认为林飞说的是真的,不为别的,就是女人的直觉,她觉得这个男人在撒谎。

    只可惜,女人的直觉是不能拿来当参考的,她就机敏地提出要求林飞给出证据。

    相信,一旦证明林飞是在骗他们,立了大功的她,肯定能得到谢家长辈们的格外褒奖和关照。

    而这个早就该死的男人,今天就算不死,也甭想再继续蹦跶。

    此时,厅里气氛已经相当严峻,如山峦似的气势都压迫在林飞身上。

    “林飞,这毕竟关乎我们四大家族的延续,还有该如何对待你,你最好仔细想想,如何证明,你所说的都是真的”,龙崎沉声道。

    “吗的……真是够能刁难的……”

    林飞一脸忿忿不平,却敢怒不敢言的憋闷表情,咬牙切齿了半晌。

    末了,林飞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一击掌,抬头道:“对了,我想起一件事来,有一次,我们在山上无聊的时候,他送了我一块巴掌大小的兽皮”。

    “兽皮?”谢天顺等人纳闷,“那是何物?”

    林飞皱眉回忆着那天见到行乾宇使用的那东西,描述道:“那是一块黑褐色的兽皮,上面有淡紫金色的纹路,好像……好像叫什么‘元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