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22章 【岳父岳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考虑剧情耗费太多时间,今天一更,明天三更」

    0522

    林飞看了眼沙发上面色阴沉复杂的林大元,示意方雅柔自己先去放整理行李,问道:“芸姨,什么情况?”

    许芸立马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现在都快天黑了,瑶瑶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哪了,我刚刚偷偷打了个电话,她也手机关机,公司里也打电话来过了,问她怎么样,明显她也没去公司啊”。

    林飞也担心起来,或许是因为自己亲情的缺失,对于这个堂妹简直比亲妹妹还要珍惜,他可不希望林瑶出半点意外。

    他走到林大元面前,见林大元眼中有些挣扎和迷茫,知道大伯也是在担心,可他又嘴硬,不肯松口。

    “大伯,要不这样,你想想哪儿可能找得到瑶瑶,我现在去找找看”,林飞小心地问。

    “随他去,你就是太宠她了,以前哪有这么娇气!话都没说两句,就会顶嘴!这都是被你惯出来的!!”林大元硬梆梆地说。

    林飞苦笑,自己能不宠着她一点么,以前都没怎么过上好日子,自己既然可以肆无忌惮地露出自己的真实背景,哪还有理由不多疼爱这个妹妹一点。

    说句毫不夸张的,就算西方国家那些皇室公主,也不如林瑶现在的地位,毕竟,她可是斯凯尔普的妹妹。

    “女孩子要富养,娇气点对以后也有好处的”,林飞玩笑着,希望缓和下气氛。

    “胡说八道”,林大元别过头去,不想多说的意思。

    林飞无奈,正好见到方雅柔在一边担心地看着,想到林大元似乎比较听方雅柔的话,于是眼神示意了下。

    方雅柔无声地用口型问他什么意思,直到林飞朝林大元努嘴,方雅柔才郁闷地点点头,这种不讨好的事情尽交给她处理。

    可她也不放心林瑶,于是过来坐到林大元身边,柔声地道:“大伯,你就别生气了,林瑶做得不对,可要教育她也得先确保她安全啊”。

    林大元果然不太好意思让方雅柔难堪,其实他也是找台阶下,哼哼着说:“估计……是去她妈坟上了,就在老家公墓那边”。

    林飞一听,朝方雅柔竖了个大拇指,然后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水口村公墓算是比较一般的墓地,村里有钱人都不会来这里存放家属骨灰盒,因为风水很一般,还较为陈旧破烂。

    但林飞家以前条件不好,有墓地就不错了,一直以来,林飞都没来过,因为这里不仅葬了大伯母,还有自己的父亲林大友。

    不过这次,林飞必须来一趟了。

    当他开车经过村子的时候,发现整个水口村已经焕然一新,到处是施工和施工完毕的建筑群,显然是苏映雪的宏伟蓝图,已经稳步进展。

    这地方乍一看都不像个村子,而是一个小城市,什么都有,一应俱全,估计再过些年,就会成为倾城国际的一个独立商业中心。

    来到墓园门口,林飞下车,跑到守墓人所在的简陋小屋,问那老大爷是否有见到林瑶回来。

    老大爷是村里人,自然认得林飞和林瑶,很快就回答说有见到,不过林瑶早就一个小时前就走了。

    林飞一拍脑门,自己忽略了时间差,林瑶就算来墓地,也不可能待非长久。

    “哎,那丫头是怎么了?跟大元吵架了?跑她妈妈坟上哭了稀里哗啦的,我问她她也不说,你赶紧再去别的地方找找,可能在老家里也说不定?”

    林飞感谢了下这大爷后,犹豫了下,是不是要进去看看自己父亲的墓地,但还是选择了不去,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情绪,毕竟,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林瑶。

    可惜,匆匆回到水口村老家,依然没见林瑶。

    一来一去,白跑一趟,时间又耗费不少,林飞知道不能像无头苍蝇乱找,打了个电话给千面,问她是否下班了。

    “在批考卷,干嘛”,千面在电话里很平淡地问。

    林飞一愣,真的很想看看,千面老师批改语文考卷是怎么样的,但他实在没空。

    “林瑶离家出走了,你那个搜索监控摄像头人像的工具,现在能用吗”?

    “可以,我办公室里的电脑改装过了,性能不错,而且可以开启别墅里的那台电脑,我可以远程控制”,千面说。

    林飞脸一黑,这虽然帮了他忙,可也说明,千面在学校办公室里都玩着黑客,这女人简直敬业到了极点,无时无刻不磨练杀手的各种技能。

    千面也没兴趣问为什么林瑶会离家出走,她纯粹是比较感兴趣第一次远程控制那个搜索工具,找点事做。

    过了大约七八分钟,千面终于找到了林瑶。

    “她上了高铁,去了苏省的宿市,嗯……应该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高铁挺快的”,千面说。

    林飞一蹙眉,这丫头跑那么远干嘛,那边有她的朋友?

    不管三七二十一,林飞先往高速路上开,准备随时前往苏省。

    同时,他不由好奇地打了个电话回家,跟林大元汇报了下情况,问他是否知道林瑶去宿市的目的。

    “这丫头是去找她外公外婆了,你大伯母是那儿的人,不过她去世后,我岳母岳丈不想见我,我也没再去那边看望他们,就瑶瑶偶尔暑假会去看她外公外婆”,林大元叹道。

    林飞恍然,原来是这么回事,不过看来当年大伯母的死,确实有不少曲折在里头,不然,也不会好端端的岳父岳母都不想见林大元。

    大伯也是为情所累的人啊,林飞心里念叨着。

    林飞其实很能理解林大元,毕竟真正付出过感情的恋情,是很难忘怀的。

    就像他不可能忘了影子一样,不管他之前和苏映雪如火如荼地恋爱也好,还是现在跟方雅柔脉脉相守地打算步入婚姻也好,不管他最后跟谁在一起,心里最爱的那个人,只有自己是最清楚的。

    当然,不是说他无法对其他女人付出真情,只是,纵然有千丝万缕的感情,心眼的大小是有限的,这些情感,同一时间,能够穿过的就这么多,总有几条情线是粗的,也总有几条是细的。

    “大伯,你放心吧,我现在就去把她带回来,不会有事的,如果她不想回来,我就先陪着她”,林飞说。

    林大元却是突然道:“你回来,我跟你一起去……”

    “啊?”

    “这丫头是我的女儿,跑去我的岳父岳母那儿,我这个当爹的还没死呢,不亲自带她回来,让你这个堂哥出面,这说不过去,若是这也逃避,还不成了我心中有鬼”,林大元语调平缓,却郑地有声。

    林飞心里不禁有些佩服,自己大伯的“固执”,还真是无时无刻,立马答应了声。

    半个钟头后,林飞带着林大元,一路前往苏省,有林大元带路,林飞也不用让千面继续找林瑶的去向。

    林瑶外公外婆住的地方,是一处宿市乡下的农村,虽然贴着海边,但经济并不发达,车子开进去还有不少石子路。

    当年大伯母也是上完高中后,在这里赚不了几个钱,跑到临安打工,认识的大伯,才结的婚。

    林飞暗暗庆幸,让林大元跟着一起来,不然这小路九曲十八弯的,也没摄像头,自己来得找到猴年马月去。

    开了近三个钟头,天色都已经全黑了,两人才进到村口的位置。

    唯一的一条水泥路蜿蜒着直通村庄内部,林飞刚想问问要不要把车给停在村口的位置,不然里面可能无法调头,却不想,前面的路中央,出现了一个人!

    村里有人没什么,可关键是,这是个横躺在路上的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