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23章 【流血的村庄】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23

    “小飞!这……这是什么情况?!”林大元吓了一大跳,虽然有些眼花,可也不至于路上是什么也看不清。

    林飞二话不说地散开神识,搜索附近的动静,结果令他震惊!

    “大伯你在车里坐着,先别下来”,林飞说了一句,自己开门下去,跑到那横在路上的尸体边,蹲下查看。

    这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子,看起来应该是村民,从血迹上看,林飞判断他死的时间在半小时以内。

    他的胸前有一个硕大的血窟窿,心脏和肺脏都被一股巨力所洞穿打烂,就跟肉末一样,惨不忍睹。

    这绝对不是火器打出来的,是某种徒手进攻,可林飞分辨不出,这是什么功夫,通背拳和罗汉拳等比较基础的拳法,若是修炼到高深境界,也是可以打出这种开山碎玉般洞穿的效果,可却不会留下这般平整的伤口。

    林飞一下子也想不出是哪个门派或流派的绝学,心里担忧林瑶的安危,回身跑到车边,“大伯,我现在要赶紧跑进村里去搜查,你在车里我不放心,可你腿脚不便,要不我背着你,你看行么?”

    “赶紧赶紧!你别管我都没事!!”林大元在惊愕恐惧过后,也是着急寻找女儿的下落。

    林飞自然不可能不管他,让林大元趴在他的背上,他足下生风,狂奔向村庄内。

    一路上,到处是被打穿打烂身上某些部位的村民尸体,林大元脸色越来越苍白,眼中甚至露出几分绝望。

    他虽然好些年没来过这里看望岳父岳母,但他也认识这里的不少人,这会儿再见,竟然就阴阳两隔了。

    其中还有一些,只不过是七八岁的儿童,十几岁的青少年,无一幸免,全数死了个干净利落。

    可以确定的是,他们死前虽然有恐惧,可死的时候很快,压根来不及感到痛苦。

    虽然村里的路灯比较暗,但林飞的目力极好,根本不受影响,通过神识扩散开去,寻觅着活人的迹象。

    结果是让他越来越心情沉重,因为家家户户,房里房外,死的人已经超过上百。

    这个村子的地形因为受到一些局限,进进出出的主干道路就这么一条,使得这些人似乎都没来得及用上家中的电瓶车摩托车这些交通工具逃跑,就死在了家门口。

    当来到村中央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林飞猛然一怔,听到村子更北面传来一些尖叫声,虽然离得还有几百米,但他确确实实听到了!

    “小飞!快!快再往前!瑶瑶她外公外婆家还在更里面!!”林大元催促着,即便在林飞背上颠簸让他大喘气,可也顾不得这些地大嚎。

    林飞已经不想再浪费一分一秒,他索性开始不管地形,直线就冲刺!

    即便是碰到房屋,他也是双腿一蹬,拔地而起,跃起十几米高,飞檐走壁,风驰电掣。

    若在平时,林大元被这么带得忽高忽低,跟飞一样,肯定吓得不轻,但这会儿林瑶生死为卜,他都没功夫注意侄儿是在怎么疯狂地移动。

    只用了半分钟时间不到,林飞就已经冲到了村子的边缘,一排民舍望过去,前面是一条机耕路,再往前,则是一片广阔的水稻田。

    这会儿晚稻已经收割,稻田里显得较为空旷,干枯后变得不再那么泥泞,有一小撮村民,年轻力壮,正慌不择路地跑进稻田,四散逃命,顾不得腿脚偶尔没进淤泥里。

    可他们的逃跑显得相当多余,一个仿佛黑夜猛兽的身影,正从田野间狂奔肆虐,朝着那四散的村民,追上了就是一下洞穿身躯的重拳,或是直接一掌闷在他们脑门上,头颅直接震碎。

    林飞双瞳一阵收缩,他竟然发现这男人的速度,快得足以和龙天罡有得一拼!?

    这怎么可能,这种乡下地方怎么突然来了这样一个怪物!?

    “哥!爸!!”

    忽然,一声哭喊从一间民房的院子门口传来!

    林飞跟林大元都是惊喜地扭头看去,果然见到,林瑶正哭着喊着跑过来。

    女孩哭得跟泪人似的,吓得小脸蛋铁青,而她的身后,还有七八个老头老太太,几个老头手里拿着锄头铁锹,似乎正在准备反抗。

    很显然,这些老人并不能像年轻人那样狂奔逃命,只好缩在院子里防卫,也正因为他们没逃跑,那怪物一样的男子似乎没有先把目标放到他们身上。

    “瑶瑶!你怎么样!?这里怎么回事?!”林飞放下林大元,上前抓着妹妹的手问道。

    “我……我不知道!那个疯子刚刚突然从村东面的山头上下来,见人就杀!谁逃跑就杀谁,村里人都快死了!呜呜……”林瑶吓得不行,这会儿见到林飞,仿佛找到了主心骨,抱着哥哥就痛哭起来。

    林大元见女儿暂时没事,松了口气的同时,跛脚上前,跟后面一对老夫妇说:“爸,妈,您二老没事吧?”

    那对老夫妇中,老妇人扭头不去看他,那举着铁锹的老汉板着脸道:“这种时候能没事吗!?还愣着干嘛!?赶紧乘着那杀人的疯子没过来,带着小瑶瑶逃!!再不走就晚了!!那疯子跑了快得没影!!”

    “这怎么可以,我们有车在村口,您二老跟我们一起走吧!”林大元焦急地道。

    “你还磨蹭!?”老汉大怒:“照顾个女儿你都照顾不好,委屈地跑到咱这儿来了,你还想照顾我们俩老两口!?快滚!!要是今天咱外孙女出了事,我们老两口做鬼也不放过你这个白眼狼!!”

    林大元脸色尴尬,却是不敢反驳,不停地点头,可就是不肯立刻带着林瑶走。

    林飞听见大伯被这么训斥,心里有气,打断道:“这种时候还提那些干嘛?报警了没有?”

    “报啦,早报了,可没那么快啊,咱这里离镇上远,上次着火了都是等火把房子烧没了消防车才到,估计还在路上呢!”另一名老汉苦叹道。

    林飞却是有些庆幸那帮警察来得晚,不然估计死得更多,那家伙可不是平常警察对付得了的。

    “大伯,你跟瑶瑶他们都先去院子里待着,我来想办法”,林飞说道。

    “小伙子!你疯了?你要去干嘛!?”

    林飞可不管他们的叫喊,他再晚一点去阻拦,死的人只会更多,总不能眼睁睁看那家伙追过来伤害到自己亲人。

    林大元知道这时候他们再给建议也不管用,林飞肯定比他们更明白局势,于是拽着林瑶就往院子里躲。

    见到众人都躲好后,林飞冲向稻田内,离近后,更加清晰地看到,这是一个身材一米九几的健壮男子。

    他一身破破烂烂的黑色紧身衣物,下半身的灰白色裤子全是泥浆和血污,蓬头乱发,下面络腮胡上还有一些白色结晶。

    林飞分辨出来,那应该是海盐干燥后留下的,难怪这家伙从东面山上下来,他应该是从这渔村东面的海里过来的,可他到底什么来路?

    不管这些,林飞起身就是凌空一记飞踢,找了他的视线死角,试图克敌制胜。

    这男子的一双眸子显得狰狞无比,血丝遍布,刚刚将一个逃跑的村民一拳头打穿肚子,肠子都挂了出来,就见到林飞从后面追身飞来一脚!

    这男子似乎反应迟钝了下,被林飞这一脚正中了左脸,痛吼一声,翻身倒在地上打了几个骨碌。

    但这足以将巨岩都给轰碎的腿力,并没让他有太多伤口,虽然口角和鼻腔都有流血,但他只是受了皮外伤,在地上抓起一把淤泥,朝着林飞一撒后,足下一蹬,就跟一枚炮弹般弹射向林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