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33章 【你还爱她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33

    可各家都不傻,真要是到时候林飞斗不过灵素,必然是要想尽办法帮林飞,不然,万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龙五,怪责他们四大家族怎么办?

    不要脸?在家族兴亡面前,脸算个屁!?

    从监狱离开的时候,林飞坐的是白欣研的玛莎拉蒂,这女人现在也彻底放开了,不再畏首畏尾,仿佛她跟林飞的关系见不得光一般。

    反正他们所接触的人,压根不会是一些普通人,谁也不会觉得他们的关系多见不得人,自己过得开心才重要。

    所以,白欣研也不在乎别人说警察局长开超跑之类的,我就开,你们能怎么着?

    这时候已经不早,开回临安的高速公路上车辆寥寥。

    车里放这悠扬舒缓的古典乐,似乎女人想让男人松缓下心情和负担。

    林飞把椅子往后一放,躺在那儿,这么默默看着女人在那里开车,从侧面看过去,白欣研那线衣下,玲珑的曲线格外迷人,紧贴着包裹住的两座山包,挺拔高耸。

    “最近瘦了”,林飞看着女人的侧脸,很确定地说。

    白欣研回头嫣然笑了笑,“练功久了,吃的东西越来越少,有时候一天不吃饭也没感觉,所以就瘦了吧”。

    “你的修为确实长进很大,你体内除了大衍天星咒的真气外,还有一股至阴的真气”,林飞很轻松就能看出女人此刻的修为,毕竟差距很大。

    “嗯”,白欣研也不隐瞒,“因为夏家的人都死了,我妈让我把夏家的‘鬼煞黑魔心法’传承下去,因为你说过大衍天星咒不排斥同时修炼任何其他功法,所以我就大胆练了,结果发现,这样双管齐下,增加真气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那夏家的功法本就是上乘功法,不过是被那夏震霆练得太过阴毒,为了战斗力提升,不择手段地往阴邪一面去练,而非去追求功法本身的精纯至阴一途。你母亲让你传承下去,也没什么不好的,但切莫为了提升战斗力,着眼于里面那些阴毒的招数,那样只会让自己变得不人不鬼,万劫不复”,林飞提醒道。

    白欣研也清楚这一点,认真地点点头。

    “下巴更尖了些,不过好在屁股和胸没变小”,林飞点评道。

    白欣研朝后视镜里嗔了他一眼,这说得也太直接了,不过“老夫老妻”的,她也习惯了。

    过了会儿,白欣研抿了抿嘴,说:“陆小姐好像喜欢你。”

    林飞轻笑了下,半眯着眼,“我知道。”

    “你知道?”白欣研有些惊讶,回头看了他一眼,“那……那你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林飞好笑地说:“总不能哪个姑娘喜欢我,我就必须怎么样吧。我杀了她亲爹,这就是个不可调和矛盾。”

    “这倒也是……”白欣研点头。

    “何况她身材这么平,哪比得上我家妍妍”,林飞坏笑着,伸出一只手,已经摸在了白欣研的后臀一侧。

    白欣研吓得油门猛一踩,脸红地道:“别这样,我开车呢”。

    “你开你的,我摸我的”。

    “你不要脸”。

    “没错”。

    “……”白欣研无语了,幽幽叹了口气,“我刚刚还觉得,你好像突破了以后,变得开始有些高人风范,出尘脱俗的味道,现在看来,是我幻觉了”。

    “哈哈”,林飞笑着说:“你们这些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我要是真的忘却红尘,无欲无求,一心追求武道,把你视作红粉骷髅,不想摸你,不想碰你,跟你滚床单都没一点兴奋的样子,那你还能乐意?”

    白欣研心里觉得有道理,可嘴上颇为不屑,哼哼说:“耍流氓都有道理,被你说得”。

    “嘶……我看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是不是要把你当小女仆使唤才会听话?”林飞掐了把女人的臀肉白欣研娇呼一声,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索性把车往路边一停,开起了双跳灯。

    “干嘛?”林飞纳闷。

    “你说呢?流氓?”白欣研的脸蛋此刻显得风情万种,扭身过来,一把脱掉了外面的线衫,露出一对颤巍巍被紫红色文胸兜着的柔腻。

    女人主动地扑到了林飞的身上,饱满的胸部顶着林飞的下巴,男人只要一张嘴,似乎就能吃道雪白粉团。

    “你这么坏,我把你喂饱了,才能安心开车呀”,白欣研吐气如兰地说。

    林飞丹田处一团火焰蹭的就被点燃了,这女人什么时候学得这么一手挑逗功夫,让他情不自禁地用手捏住她的脸蛋,用力亲了口。

    “是不是你母亲教你的?真是越来越像只小野猫了”。

    “不喜欢么?”

    “你说呢?”

    林飞嘿嘿邪笑着,一只手已经探入了女人的牛仔裤……

    黑夜下的高速公路上,一辆玛莎拉蒂跑车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停在路边,时不时整个车子都会剧烈摇晃几下,偶尔有一些司机经过,都会暗暗摇头,这年头,果然世风日下。

    两个钟头后,林飞把已经没力气踩油门,整个人仿佛烂泥一般的女人丢在了副驾驶座,自己点了根烟,开着车窗,开始往回开。

    白欣研躺在副驾驶座上,双目有些空洞,有些迷离,全身都是汗渍,一头发丝都湿哒哒的,真是被男人“玩坏了”。

    虽然她可以用运功的办法,提起真气将这种身体的失调给迅速回转,但她并不想那么做,这种被征服的感觉,才是她所喜欢的。

    等过了半个钟头左右,白欣研才发现,林飞并没回家的意思,不禁起身来,把衣服整了整,“这是去哪?”

    “北秀山庄”。

    “苏小姐那里?”白欣研一惊,有点失措地说:“这不太好吧,你开我的车过去,而且还一起去找她……”

    她可忘不了,当初苏映雪选择跟林飞分手,就因为林飞跟她一起用餐被撞破。

    可林飞并没改变想法的意思,“我有很重要的事,希望尽快跟她说。”

    “那……那也不应该带我一起啊,这多尴尬……”白欣研忐忑不安地说。

    “不需要尴尬,你没做错什么,如果说谁做得不够,那就是我自己,我不是一个专一的男人,或许在全世界的女人看来,这是个糟糕的问题。

    所以,你能喜欢我,我觉得你很了不起,至于你对映雪,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她也只是因为接受不了我,才选择离开,不是仇恨你,或者说,那天换谁在我身边,她都会选择跟我分手”,林飞坦然道。

    “那你……还爱她么?”

    “爱分很多种”,林飞笑道:“对我来说,映雪和影子一样,对我都有特殊的意义,我当然会爱她,即便她讨厌我,也不影响我爱她。当然,这和我爱你,爱雅柔的那种感觉是不同的。”

    白欣研有些无语地看着男人,她很想知道,林飞对她的爱,和对其他女人的爱有什么不同,但她还是忍住了,觉得还是不要听比较舒服。

    女人心里默念,看来他是真的有变化,若是以前,肯定不会如此洒脱。

    对于如今的林飞来说,当眼界变了,整个俯瞰的面就大了。

    这些人和人的情感纠葛,也就不再成了纠葛,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爱恨分明,也不需要多少世俗礼教的约束,什么一夫一妻,婚姻约定,都是一些人类做出的规定,甚至是统治阶级为了人类社会的稳定和繁衍生息所做出的尽可能合理的资源分配。

    放在整个宇宙里,这些繁文缛节和约定俗成的规矩,什么都不是!单说这结婚,古人拜天地就算结了,哪有什么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