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39章 【买菜不方便】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39

    经历一晚的又哭又笑,林瑶最后还是选择要从风姿传媒离开,她依然无法接受,公司的老板就是自己母亲的情敌。

    虽然林大元已经澄清了当年的那个误会,但毕竟作为母亲的女儿,想到当年母亲的辛劳,最后换来一个死不瞑目,林瑶还是极为讨厌毕云瑶,更不希望跟那女人有任何接触。

    当然,林大元也有不少责任,可林瑶毕竟受了父亲那么多养育之恩,也不能多怪责他,只好把所有不满宣泄到毕云瑶头上。

    事业上,林瑶这一短短的八分钟演出,就吸引了全夏国各家大公司的目光,明显是受过专业良好训练,又天赋和美貌并重的苗子,哪家公司不抢着要?

    而且顺着这一次“黑客”风波,炒作一下,利用网络信息爆炸的年代特色,很容易就可以把林瑶推进一线当红年轻女歌手的门槛。

    至于林瑶在风姿传媒的合同,与那些录好的歌曲之类的,不用林飞动用关系,毕云瑶就很识趣地全都送给了林瑶。

    两天不到,林瑶就签入了一家方雅柔推荐的,他们方家的附庸家族所开的娱乐公司,既然是自己人,当谈让林瑶去发展也格外放心。

    重拾了自信后,林瑶就忙着开始发片,跑通告宣传,接受采访和记者会,努力工作了起来。

    林飞看到妹妹步入正轨,自然也是极为欣慰的。

    唯一的缺点是,因为公司在京城,而且大量节目录制,也都在京城,林瑶得搬到京城去住了。

    不过,那家公司说白了也是方家门下的,方雅柔难得很不客气地行使其方家大小姐的权力,在寸土寸金的地段,给林瑶安排了私人公寓,而且还给林瑶配了保姆,照料她饮食起居。

    看到方雅柔这么尽心尽力,还不放心特地跑回京城去,亲自打点这一切,林大元这个大伯格外满意起这个侄媳妇起来。

    因为听林飞已经喊女人“老婆”,林瑶也很亲切地喊起了“嫂子”,反正早晚林飞会跟方雅柔结婚,在家里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她索性提早喊了起来。

    方雅柔这才意识到,以后成一家人后,林瑶就是她小姑子了,她不禁又羞又喜,感觉很是特别。

    同时,林飞觉得不能亏待了自己未婚妻,把之前说好要送方雅柔的跑车也让米歇尔派船从国外运到了临安。

    米歇尔作为黎巴嫩的太子爷,搞辆像样的车子孝敬嫂夫人,还是没问题的,不怕钱不够,就怕林飞不给他机会拍马屁。

    安排好林瑶的事,回到临安,方雅柔见到车库中林飞选给她的一辆白色外观,红色内饰的跑车,自然是格外开心。

    她其实并不懂豪车这些,因为她上学时代有专车送,工作了大多时候打出租车或者坐地铁,开她自己车的机会也不多。

    若不是林飞刚好送了白欣研一辆车,她也不会提起这话茬,但男人送她东西,总是叫她愉悦的。

    绕着车子转了两圈,又进去坐了坐,对她来说车子都有点太大了,方雅柔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车呀?看起来好豪华。”

    “阿斯顿马丁啊,这血统可比玛莎拉蒂高了一线,老婆大人可满意?”林飞倚着车门笑道。

    “嗯,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大了点,感觉太宽太大了,不太实用,城里停个车都不方便,买菜什么的,估计都找不到停车位,我觉得小点的更好些”,方雅柔点评说。

    林飞的嘴角一阵抽搐,我的娘哎,大小姐您要是开个阿斯顿马丁去买菜,人家菜市场的人不得疯了?不过他也不会说出来,免得让女人以为自己嘲笑她。

    “这车应该很贵吧?”相对于车是什么车,方雅柔更关心价钱,美眸流转着问。

    林飞点头,嘿嘿笑着:“不是答应你了么,要比那辆玛莎拉蒂贵二十倍的”。

    方雅柔白了他一眼,男人又把她当笨蛋,哪有这么贵的车,她虽然不是特别懂车,可也知道白欣研那辆玛莎拉蒂得两三百万,能贵上一倍的车都不多了,还二十倍呢……

    不过她也相信这辆车应该更贵,于是心满意足地不多说什么了。

    虽然很幼稚,可谁没点攀比心呢,既然都不反对男人四处留情,总要从其他方面找点平衡。

    ……

    京城王家,王邵华步履款款地走到父亲王正的书房门口,在两名仆人开门后,走入屋中。

    他显得意气风发,面泛红光,底气十足。

    “父亲,我回来了”,王邵华毕恭毕敬地朝坐在那的王正颔首,但显然比过去要更加自信了。

    书房里,同时早早坐着的还有老三王玉关,见到老二回来,颇为不屑地咧了咧嘴。

    王正原本在看一份资料,听到声音,抬起头来,见王邵华站在那,冲他招了招手,“走近一些”。

    王邵华一听,立刻快步走到书桌跟前,刚要笑着问王正有什么指示,却见王正脸色骤然黑沉了下来!

    “孽障!!”

    王正抄起一个桌上的紫檀木笔筒,就往王邵华的头上狠狠一甩!

    王邵华惨叫一声,捂着额头,那里竟然被刮蹭出了一片血红色!

    “父亲!”王邵华大惊失色地扑腾跪下,“您……您这是做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事,惹得您如此大怒!?!”

    王正愤然起身,走到王邵华跟前,一脚踢在他胸口西装上,丝毫不顾及他那什么江省一把手的身份!

    “你说为什么!?我让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给我拖到了这么久才回来!你是不是还打算让我亲自跑去江省接你回来!?”

    王邵华一听这事,早有准备,笑着解释道:“父亲,您听我说,我实在抽不开身,最近省里正在为一二八工程忙得焦头烂额,我是省委书记,总不能抽身离开啊。这件工程只要做好了,那江省未来几年的交通运输和资源利用将大大改善,这可是大政绩啊!”

    在王邵华看来,这就是他能力的体现,把这种国家大项目揽在自己头上,坐等收网捞政绩,也好给父亲证明下自己。

    所以,就算王正喊他回来,他也硬拖到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做法肯定能得到父亲的认同。

    毕竟,要争取家主之位,他还需要不少筹码。

    可没想到,他越是这么说,王正的冷笑越发刺骨冰冷。

    “政绩……哼哼……都这种时候了,你跟我提什么狗屁政绩!?”王正简直恨不得一巴掌掀死这蠢货儿子!

    “臭小子,你不就想我这个家主的位子么?”

    王邵华赶紧摇头,“儿子不敢,父亲,我真是一门心思只想为王家做点事啊!”

    “你这不是替王家做事,你这是在害我们王家!!你别说完成了什么工程项目的实施,现在,你就算带领咱夏国经济翻一番,你也甭想当王家的家主!!”

    王正愤怒地咆哮着,而王邵华听到这话,脸色铁青,毫无血色。

    一旁的王玉关站起身来,拉了拉西装衣领,高傲地道:“二哥,你这么做就不对了,爸让你回来,就赶紧回来,你莫非真以为,你有机会争夺家主之位?

    忘了告诉你,我们王家的家主,向来是不传给庶出的子孙的,也就是说……你从一开始,就没机会,这家主之位,三弟我就算想让给你……都不行啊”。

    王玉关乐坏了,他以前因为有老大王定坤在,知道自己没戏,可如今剩下个王邵华,他就觉得家主唾手可得,毕竟家规是定在那的,也就王邵华这傻帽,连王家本家在哪都不知道,根本不懂规矩。

    果然,王邵华听到这话,几乎都要崩溃了,仿佛一座山头压在了他脑门上,两手无力地撑在地毯上,冷汗如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