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40章 【王氏父子的计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40

    “不……不可能的……”王邵华抬头,慌乱彷徨地看着父亲,“爸,这……这怎么会,我们王家哪有这样的规矩,老祖宗也不会答应的吧!

    我这些年来勤勤恳恳,一步步累积政绩,从来没对家族有过什么要求,不曾劳烦过您半分!

    而老三他从来就没为家族做过什么,靠着您给他搞了一个虚衔空缺度日,哪点比我强了?您可不能因为一些死规矩而做错选择啊!”

    都到了这一刻,王邵华哪还在乎表露他的心声,已经慌不择路,开始露骨地说自己有多好,而老三根本不如他。

    王玉关听到这些,气得脸色涨红,大骂道:“好啊!王邵华!你当你什么东西!别以为你排老二真就能当我哥!你不过是小老婆生的庶子,还想造反不成!?”

    “够了!!”

    王正怒吼一声,面如凝墨,眼里已经弥漫出肃杀之气,自己有这样不成器的儿子,也难怪老祖宗不好意思再由他们一脉占着家主之位。

    王邵华跟王玉关虽然还气在头上,可也不敢再吱声,低头噤若寒蝉。

    “你们还没搞明白么”,王正恨铁不成钢地颤声道:“你们谁也接任不了家主!我们这一脉,要被抛弃了!!”

    “啊!?”王玉关大惊失色,一旁的王邵华也是彻底木然。

    王正仿佛苍老了十几岁,叹息着摇头,走到一旁的太师椅边坐下,喘了几口气。

    “爸,您……您这是什么意思?”王邵华不敢相信。

    王正眼也不抬,把老祖宗们决定要拉拢林飞的事,简单说了一遍,并且,认为他们这几个子孙都没什么资格继续把持家族,于是要让另一脉的王家子弟来接管。

    王玉关傻眼了,本以为他稳如泰山地要接任家主,谁知竟然已经被抛弃了!?

    王邵华更是晴天霹雳,他到如今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受王家的重视,他甚至连,王家有着如此之深的主家背景,都一直不清楚,还以为,家族只有一个老祖宗,谁知道,竟然有好几脉?!

    这无疑是告诉他,从头到尾,他都只是个“外人”。

    一念及此,想到自己多年来忍辱负重,苦心经营,不择手段地往上爬,捞政绩,都只不过是白费功夫,王邵华已经两行眼泪不自禁地落下,可一边哭,一边却自嘲地笑着。

    这回,连王玉关也没心情去嘲笑王邵华的这副丑样,因为他自己也失魂落魄。

    “不过……你们也不用彻底失望,我们还有一线转机”,王正突然抬头,眯着眼,闪烁几分诡谲的寒芒。

    两个儿子一愣,不解地看着他,老祖宗们都做出决定了,莫非王正还能忤逆老祖宗们的决定不成?

    王正突然紧盯着哭得眼泪鼻涕都出来的王邵华,蹙眉道:“归根结底,如今四大家族的主要注意力,就放在了林飞身上。虽然因为当年之事,我们与林飞有血海深仇,可林飞至今都没找上门来,说明……他的内心,还是过不去一个坎……”

    王邵华擦了擦脸,眨眨眼,“是……是彩英?”

    “不错”,王正阴笑道:“血浓于水,他毕竟是顾彩英生的小杂种,就算他恨我们入骨,也恐怕内心里还牵挂着他生母。只不过他林飞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可能随随便便地原谅。

    所以,我们要想方设法,努力地让林飞和顾彩英重续母子之情,到那时候,我们王家非但不会成林飞的敌人,还可以改头换面,成他的‘家人’”。

    “而这样一来,就解决了老祖宗们最想解决的难题,成功拉拢林飞!我们也就会再度被老祖宗器重,不需要将家主拱手让人”,王邵华眼里满是兴奋的光彩。

    以他自认在顾彩英心里建立的形象,再加上顾彩英一直都希望跟林飞拉近关系,他觉得,这件事他大有可为。

    “你若真能办成这件事,我可以向老祖宗提议,破例,让你这个庶子接任家主”,王正也是下血本,郑声地说道。

    一旁的王玉关急忙想劝解,可被王正一瞪眼给吓得缩了回去。

    王邵华如获新生,扑腾跪倒在父亲面前,磕了三个头,“爸,我立刻回江省,细细谋划,保证不辜负您的厚望!”

    ……

    自从李龙枭被送到天澜山庄,炼狱军团一直没有动静,林飞和夏国高层都很疑惑,他们是否就真的不在乎李龙枭被他们抓住。

    但不管如何,林飞都没有忘记要努力地治疗李龙枭的顽疾。

    林飞研究了些日子后,发现李龙枭的大脑之所以处于崩溃状态,不仅仅是因为那种更加先进的S物质,还有一种更为神秘的物质,在共同作用。

    那种物质的神秘结构,是林飞从未了解的,很可能,那就是最初炼狱军团就用来维持这些高手生命力的秘密。

    林飞之前研究了差不多的S物质中和剂,终于提前派上了用场,虽然无法彻底驱除S物质,但也能起到一定的削弱效果。

    至于另一种神秘物质,林飞暂时还想不出折子,只好尝试着用他的吞噬能力,循序渐进地抽丝剥茧,看能不能将这些物质吸收出来。

    但这不是三天两头能完成的,林飞只好让乌鲁鲁注意持续催眠的同时,每天完成一部分的治疗。

    时间在忙碌中总是过得特别快,十一月份过去了,不少人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都在担心着的一件事,也要来临。

    灵素禅师对林飞下的三月之约,已经到时间了。

    不过,叫林飞和几大家族的人意外的是,少林方面,一直都没什么消息传出来,各大与林飞结怨的古武门派,则都有些着急了,这灵素禅师怎么老不出手,难道连他都怕了林飞不成?

    一直到十二月第一个星期的周末,大清早,一个穿着黄色僧袍的和尚,手捧着一只钵盂,就这么站在了林飞家大宅前。

    这个和尚很年轻,看上去约莫三十不到的样子,五官端正,眉清目秀,一双明亮的眸子里,仿佛能看透人世繁华,红尘沧桑。

    他并没有主动地去按门铃或者敲门,等了一个多钟头,直到许芸出门要丢垃圾袋,才见到这和尚站在门口。

    “小师傅,你这是……”许芸有些纳闷,怎么还有和尚来这样的富豪区。

    “阿弥陀佛”,和尚恭敬地道:“施主,小僧途经此处,想化些斋饭”。

    许芸虽然感到奇怪,可这也没什么,反正早饭刚好还有蒸了馒头,于是回屋给和尚搞了点馒头和稀饭,放到他的钵盂内。

    等化到斋饭,和尚从僧袍夹层内,取出了一封信笺,交给许芸,“女施主,这封信笺,请转交给林飞施主”。

    许芸愣了下,看了看上面,写着两个圆润庄重的字体。

    “灵……素?师傅,你认识……”

    许芸念了出来,还想问问是怎么回事,可一抬头,哪还有这和尚的踪影,若非自己手上拿着信笺,她都以为一大早见鬼做梦了。

    打了个寒颤后,许芸走回屋中,正好见到女儿许薇从楼上下来,于是把信交给她,“孩子,去楼上找林飞,这是一个和尚送给他的信”。

    “和尚?在哪?”

    “刚刚走了,走得可快了,都没见着人影”。

    许芸蹙眉,立刻想到什么,接过信,看清信上的字样后,更加满脸担忧,一阵风似地就跃上了三楼,连楼梯都没走。

    看着女儿如今那简直非人类的矫捷身手,许芸一阵摇头,本想让女儿平凡而安稳地渡过一生,如今只能祈祷老天保佑,别让这孩子出什么事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