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45章 【这和尚挺逗】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45

    林飞目露深意地笑了笑,回头扫了眼大殿中狼藉的状况,和一帮子面带恐惧看着他,几乎被废了的各派人马,摇了摇头。

    杀不杀他们,已经没意义了,因为他们已经被动摇了武者的灵魂,从今往后,见了他林飞都会如老鼠见猫,根本没威胁可言。

    而且,恐怕他们要恢复功力,都得修养上一年半载,甚至再也不能恢复原本的功力了。

    不再多犹豫,林飞足下轻点,身影就如同轻飘柳絮,在半空中几个起落,就已经出了大雄宝殿,前往少林以西的山林之中。

    事实上,灵素禅师不刻意隐藏的情况下,林飞要找到他的位置也不难。

    苍奇俊秀的一座山峰之上,一座枯棚草亭,简陋而安逸地座落,四周都是陡峭悬崖,根本不似常人能在这里修建的,应该是少林那些轻功绝佳的弟子,为灵素修葺的养心之所。

    高达数百米的绝壁,林飞的身影如猿猴飞掠,眨眼功夫,就纵身轻踩了几下,来到山巅。

    草亭下,一壶山野清茶散着淡淡幽香,似是刚沏的,用的也是上等的山涧碧泉。

    而一名身穿黄色素雅僧袍,面如冠玉,年轻俊朗的僧人,正坐在那一只石凳上,安静地等着林飞的到来。

    林飞微微愣了下,他从未见过灵素本人,也不没看过关于灵素禅师的相貌记载,但眼前这景象,着实叫他有些意外。

    “林施主,来品尝这西山的毛尖,可和你口味”,灵素慈眉善目地道。

    “枯木蓬春,返老还童,没想到,大师的修为精深,已到这种地步?”林飞笑吟吟地坐下来,与灵素面对面。

    灵素将一杯沏好的瓷杯绿茶,以一股绵柔的元气托住,缓缓挪到林飞面前,不洒出半滴,其元气控制技巧,比之龙天罡又是高出了一截。

    林飞伸手接过,尝了一口,不禁赞叹道:“确实是好茶,苦涩中带着独有的清香,回味悠长,是特等的毛尖”。

    “这几株茶树,由贫僧栽种过百年,得天地雨露精华,食山间云雾仙气,尝过此茶者,天下间不超过一手之数”,灵素伸了伸手,笑着道。

    “哦?荣幸之至,敢问其他尝过者,有哪几人?”林飞颇为好奇。

    “首当其冲的,自然是贫僧的两位师尊,而后则是贫僧挚友,天山玄空道人,再有乃是一位前辈高人,这几十年来,林施主则是仅有一个”,灵素淡淡说道。

    林飞眯了眯眼,没想到玄空道人跟灵素本就是私交挚友,不知道那个前辈高人又是谁,能让灵素叫“高人”,那肯定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禅师这般善待于我,却又叫我背负业力因果,可不似出家人所为啊”,林飞本着喝够本再说的念头,又自己沏了一杯一饮而尽。

    灵素抬头,宛然道:“何出此言?”

    林飞笑着摇摇头,“明人不说暗话。禅师从一开始,让我上山来,就另有所图,虽然不知是何种原因,但这三月之约,无非是一个幌子,只是为了让那各派人氏消弭锐气,从长计议罢了。

    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再而竭……禅师你清楚,若是在风口浪尖,我与各派打斗,必然死伤惨重,等他们冷静下来,就可控制伤亡,还真是慈悲为怀。

    后亲自光顾我在临安的家中,却是化缘送信,以拙劣的借口叫我来此,无非是告知我你无恶意,正是应证了我之前的猜测。

    而今日,让我上得山来,禅师迟迟不出手,眼看我将那各派的愣头青收拾了一番。刚刚那一记大力金刚掌,看似凶猛霸道,但也就旁人看个动静,我还不知禅师你的修为?

    那一掌若是认真出手,整个大雄宝殿都保不住,怎会这般轻松被我吞噬?不是禅师有意如此糊弄那些人,还能是怎样?”

    林飞说完,自己都觉得这和尚真是狡猾,又是自己给自己沏茶,喝了三杯。

    他其实到了少林,没见灵素出现,基本就猜到了大概,这灵素是故意叫他把各派的人打退回去,给他们吃点苦头。不然的话,压根就没机会让他和各派的人先动手。

    灵素听完后,缓缓起身来,手拨串珠,笑而不语地望着远处。

    那几座冷清的山头,绵延迤逦,因为冬季天寒,已经不少地方覆了白白雪盖。

    许久后,灵素才说道:“林施主以为,贫僧是修得佛性,还是修得武道?”

    “禅师不是向来以佛武双修而著称于世么?”林飞挑眉。

    灵素摇头,“非也,贫僧早于而立之年,是曾以为,大可佛武双修,登堂入室,成就一番神通本领。可这几十年来,受高人点拨,贫僧意识到,心不可二用,精于一途,方能臻至巅峰。”

    “哦?看来灵素禅师,是放弃了佛修,专精于武道数十载了?”林飞觉得有些稀罕,这恐怕外人都不知情吧,也难怪他修为这般精深。

    关键是,他说有高人点拨了他?这天下,还有谁能点拨灵素?莫非是四大王者中的某位?

    “正是如此”,灵素禅师道:“贫僧若苦修禅法,自然不会再涉足尘世古武界之恩怨,当清心寡欲,常伴青灯古佛。可既然已入俗世,受红尘之扰,自然亦无办法,逃离这俗尘杂务……

    各大门派这几十年来,少有才俊,多是一些浑水摸鱼之辈,堕了各派祖宗名头不说,更是明争暗斗,忘记了习武之初心,甚至还与一些世俗势力坑瀣一气,着实叫人生恶。”

    林飞哭笑不得,这和尚,搞了半天,是他自己“看不惯”这群徒子徒孙,和各派那些晚辈,在外面乱搞,还不好好练功。

    可他自己又因为身份崇高缘故,不方便亲自出手,于是借着他林飞的手,去修理各派的当代弟子!

    说起来有些好笑,这拙劣的“借刀杀人”,可算坑死了各大派那些家伙,他们还眼巴巴期待灵素禅师给他们撑腰,谁知道,他们早惹烦了灵素,灵素还想收拾他们呢!

    但是,归根结底,灵素这也算一番好心,如今他们一大帮子人,被林飞这么一个晚辈打得满地找牙,回去以后自然是不好意思再到处逞威风,埋头赶紧练功才是。

    “难怪禅师既要我出手,又没让我伤他们性命,原来,是在惩戒他们”,林飞笑着摇摇头,突然觉得这和尚也挺逗。

    灵素这时转身,也不在乎林飞是怎么看待他,和蔼笑道:“这只是其一,贫僧请林施主上山,实则还有一件私事。”

    “私事?”林飞蹙眉,自己跟灵素有什么关系?

    “不错”,灵素双手合十,行佛礼道:“敢问林施主,令师龙五前辈,如今身在何处?”

    林飞愕然,差点没把一口茶水喷出来,这和尚,他也找老疯子!?难道他也想要星神石?不会啊,龙五百年前与四大家族大战的时候,灵素应该还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和尚,哪能跟龙五有交集?

    林飞不禁狐疑道:“禅师找他何事?”

    灵素略显遗憾和苦涩地道:“三十年前,曾有幸见过龙五前辈一面,只可惜当初并不知其名讳来历,却有幸得其指点一招……奈何,三十年过后至今,依然无法领悟那招之精髓,而寻遍天下,又再也难以找见前辈。

    所幸,林施主横空出世,从小徒八戒处,又听闻林施主有种种奇功异法,便猜测林施主与龙五前辈有关。如今果然得以验证,当初贫僧猜测不假。”

    林飞心里咯噔一下,恍然道:“你刚刚说的,喝过你的茶,又点拨你的高人,就是老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