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47章 【一根松枝】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47

    在震撼过后,林飞紧跟着一想,是了,龙五都可能到达星神境了,能遨游寰宇,探索星空的人物,劈开一座山,应该也没太奇怪的。

    只不过,这样的景象,在灵素看来,已经非人类可及了吧。

    “大师,我想可能是你太苛求自己了,那老疯子的修为远胜于我等,他能劈开这座山的招式,大师你想拿来学会,自然是极难的”,林飞劝慰地笑了笑,这和尚这么折磨自己,不累么?

    可灵素却是古怪地笑着摇头:“林施主,你太小觑令师尊了”。

    “唔?什么意思”,林飞觉得有点不对劲。

    而当灵素说完理由后,林飞则是直接傻眼,瞠目结舌……

    只见灵素伸手一招,从远边一株松树上,折下一根普普通通的松树枝,朝着那峡谷,轻轻做了个劈下去的动作……

    “三十年前,龙五前辈,未用任何修为,不说元气,连真气都未用半分,只是徒手摘了一根松枝,这么划了一下,这一劈所带出的罡风,就把那峡谷给劈了出来……”

    没有任何真气,元气,更没有什么特别的能量波动,纯粹靠着人本身的力量,用松树枝划出去的一道风,就劈开了一座山!?

    要不是眼前的人,是个出家人,还叫灵素禅师,林飞肯定以为自己遇见了个神经病。

    灵素禅师见林飞一脸的难以置信,似乎是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颇为感慨地摇头叹道:“时至今日,贫僧都不敢相信,当日所见的一幕……只有目睹这峡谷,才能真真切切,确信那非梦境”。

    林飞深呼吸了一口气,把自己波澜起伏的心境平息一下,良久后,才道:“这一手,我都没见过”。

    林飞自嘲地笑了笑,其实仔细想想,老疯子在他面前还真是够“低调”,压根没表现出什么绝代高人的风范,更像个老没正经的大叔。

    “未见过,也无不可。林施主的身法,想来也是由龙五前辈所授,施主境界高深,才能习得这等身法。贫僧愚昧,观前辈这一招,三十年来一无所获,不如由林施主来参悟一番,看能否给贫僧略指点一二?”

    灵素也是不在乎什么前辈晚辈,这一会儿认可了林飞的境界高于自己,就不耻下问,希望林飞帮他看看。

    “自然可以,只是还不知道,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老疯子要在大师面前施展这一手?”

    林飞需要那段灵素的记忆,来帮他更好地感受这一招。

    灵素知无不言,将那天的事情细细描绘出来……

    原来,三十年前,灵素在这山中,参悟他从《楞严咒》中所悟出来的“破魔罡气”。

    楞严咒乃是佛门咒中之王,文中所言:出生十方一切诸佛。十方如来。因此咒心。得成无上正遍知觉。十方如来。执此咒心。降伏诸魔。制诸外道。

    本持着破厄破灾,消除罪恶,邪魔不侵的奥义,灵素的这门“破魔罡气”,自然是威猛霸道,如万力金刚在世,所向披靡。

    事实上,当年灵素刚刚跻身进入十二神将的时候,也是靠了破魔罡气的神通,这门内功,将少林的各种绝技以更加摧枯拉朽的力量释放出来,威力倍增!

    少林千百年来高人层出不穷,已经很难有人再为本寺的古武更进一步,而灵素禅师,却是做到了!

    那一日,灵素在山头上,施展出他改进过的“破魔狮吼功”,这是少林七十二绝技狮子吼的威力更胜三倍以上的一门内功绝学。

    一吼过后,飞沙走石,土崩瓦解,整个山头都被这一吼给夷为平地,威力果然不负灵素的期望。

    可是,不等灵素有丝毫的喜悦之情,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却是在一旁嘲讽:“还当少林出了个人才,看来,也不过是走一遍前人老路,可惜可惜,终归只是个庸才,毫无建树”。

    自己苦心修炼参悟多年的神功,被人喷得一无是处,灵素自然是心里不悦。

    可对方这个黑色大褂的陌生中年男子,不声不响就来到了他练功的地方,他一直没发现,他也知道对方不简单。

    于是,灵素就询问他,“这位施主,敢问何等武道,方能入眼?”

    这中年人却是反问他:“武道?你连‘武’都未入了门,何来的‘道’?”

    灵素当时就傻了,这是什么意思,他自幼被称作是活佛转世,佛武双修,天纵英才,怎么可能连什么是“武”都不知道?

    可这中年人却懒得多搭理他,似乎知道他根本答不上来。

    “看仔细了,这才是‘武’!”

    言罢,这中年人就从山崖边摘了根松树枝,这么轻描淡写地朝着西北面的另一座山峰,这么往下一划……

    “轰隆!!!!”

    一阵罡风平地而起,从这小树枝那儿卷出去后,如同一道无形的刀锋,直接就把那座山峰中间给劈出了一条峡谷!

    那些石块和泥土,全都被这一道罡风所卷走,化作无数沙尘,干净利落,仿佛那本来就是一条峡谷!

    中年男子不管灵素的吃惊张嘴,双目圆瞪,把手上的松树枝这么随手一扔,“若你能悟出几分,或许我们还有缘相见,就此别过吧,和尚……”

    说完,中年男子就迈着步子,走下山去,一边走,还一边嘀咕,“没劲……没劲……”

    灵素猛然醒悟是遇到了神秘的前辈高人,赶紧扑腾跪倒在地,恳请地大喊:“敢问前辈大名!”

    可一抬头,哪还有这男子的身影?除了那一道凭空出世的峡谷,再无半点痕迹!

    ……

    林飞听完整个经过,不禁暗暗咋舌,这老疯子果然牛上青天了!

    难怪能斩杀二十多个王者,杀得四大家族屁滚尿流!

    人家连修为都不需要用,拿根小破树枝能劈开一座山,要是认真起来,岂不是把华夏大地都给劈了?

    这才对啊,若是没这能耐,星神境的强者,谈何踏足星空呢?

    不过,林飞更加关注的是,老疯子说的那句话——“你连‘武’都未入门,何来的‘道’?”

    灵素见林飞似有所悟,感到欣喜,他就指望龙五的嫡传弟子,能帮他一把,虽然这有点有求于晚辈的味道,可他是出家人,并不会太介意这些繁文缛节,辈分地位。

    林飞望了一眼那一道已经爬满青苔,山泉潺潺的峡谷,感觉隐隐有种玄妙的东西,一时间却是无法触摸。

    “禅师,我暂时还不能回答你……能否,让我安静地在这里待一会儿”。

    灵素自然无所谓,别说一会儿,林飞要看上一年也无所谓,反正他都看了三十年了!

    “自然,那贫僧先回草庐,施主若要找贫僧,此处向南一里路便可”,灵素道。

    林飞笑着点头,想起还有一个事,“对了,禅师,我那好友小白,是否能放他下山了?”

    灵素宛然笑道:“贫僧本就不曾禁足我八戒徒儿,只是八戒自认修行欠妥,在山下吃尽了有心无力之苦,是以在山中闭关苦修,并非如外人所说,贫僧故意不放他下山”。

    “原来如此”,林飞得知姜小白没事,也就释然了。

    他不再多说什么,纵身一跃,来到那道峡谷面前一块青石上,盘腿一坐,双手插在胸前,微微皱眉,看着那道峡谷,出神静默。

    灵素见他开始仔细思考,深知参悟需要环境,不愿意破坏清静,小心翼翼地凌空飞掠,从此处离开。

    他还要去告诫门下僧人,千万别让人在这时候叨扰林飞,这可能关乎他能否再度见到龙五前辈,谁也别想断了他的武道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