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60章 【洗不干净】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60

    方雅柔本能地脸一红,低着头就想加快脚步跑出去,可林飞一把将她的纤腰揽住,抱进怀里,咧嘴坏笑道:“逃什么,又不是没见过,这么久没见我,就不想陪我洗个鸳鸯浴?”

    “我……我还要做饭呢”,方雅柔心头怦怦直跳,虽然两人早做过不少火辣的事情,可毕竟她还是个黄花闺女,这方面经验生涩得很。

    “有芸姨在呢”。

    “可是……”

    “别可是了”,林飞一低头,在女人粉嫩温润的红唇上亲了口,随后轻轻抚了抚女人的发丝,深情地看着她,“你知道么,刚刚回到家,没看到你,我才发现,我已经不习惯没有你的家了”。

    方雅柔痴痴地看着男人,听到这番话,她的心都快融化了,呼吸中都能闻到甜蜜的味道。

    于是乎,女人半推半就的,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林飞抱进了浴缸里。

    等温热芬芳的水漫过她的身体,湿透了她的衣物,她才猛然惊醒!

    “哎呀!你……你等我脱完衣服啊!”方雅柔气地不停拍打林飞的胸脯,连毛衣都湿了!

    林飞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却是忍俊不禁,“好好好,我这就给你脱,别急别急……你怎么比我一个大男人都还色急啊?”

    “谁……谁色急了!是我衣服湿了!”方雅柔欲哭无泪,又被这坏家伙坑了,说些甜言蜜语把她搞的迷迷糊糊的,又变得这么蠢。

    折腾了老半天,林飞一阵吃豆腐,方雅柔则是被整得翻来覆去,狼狈不堪,披头散发,总算把衣服和裤子脱了,湿漉漉的一堆,丢在了浴缸外面。

    整个浴室里已经水气弥漫,方雅柔那丰盈而白皙的胴体,散发着红润润的光泽,一张细腻的脸蛋娇艳欲滴,长长的睫毛扑闪着,被林飞搂在那儿,整个人都不敢怎么动弹。

    虽然男人并没有很随意地在这种时候夺走她贞洁的意思,奈何生理反应还是非常明显,方雅柔的两条玉腿稍微动动,就会夹到林飞的关键部位。

    林飞的一只手好似很不经意地覆盖在女人的一座峰峦上,时不时地捏一下,惬意地长长舒气,果然还是在家里好。

    两人享受了一会儿安静相伴的温馨后,林飞开口笑着道:“听乌鲁鲁说……你最近心情特别好,天天做好多吃的,都把他养胖了二十斤了?”

    方雅柔扭头,眨眨眼,有些好奇地道:“真的?我看不见乌鲁鲁,他胖了许多么?”

    “嗯,都快成皮球了”,林飞肯定地说。

    “扑哧”,方雅柔嫣然道:“谁让他非得把食物都消灭光的,他吃得多,我还以为他不够吃呢”。

    “我想知道的是,咱家柔柔心情好的理由是什么?难道我不在家里,你反而心情更好?”林飞确实比较纳闷。

    方雅柔低头,欲语还休,直到林飞把她的下巴捏着,叫她强行抬起头来,她才小声说:“我……我很喜欢你给我买的车。”

    “车?”林飞想了想,记起了那辆ONE77,哭笑不得,“我不是早给你买了么?怎么到现在突然就特别开心了?”

    “我不知道那个车有这么珍贵啊,我还以为你是糊弄我的,哪知道真的是贵了二十多倍的车,还……还是七十七号的”,方雅柔解释道。

    林飞忍不住伸手捏着女人的脸肉,拉了拉,“方董,我不说,难道你就不会上网查查么?我还以为你是出身在有钱人家,对这种车见怪不怪呢”。

    方雅柔一愣,听他喊自己“方董”,有点怯怯地问:“你……你都知道啦?”

    “瑶瑶的事么?嗯,乌鲁鲁都跟我说了”,林飞笑着点头,“你做得很好”。

    方雅柔松了口气,自嘲地笑了笑,“我又没做什么,龙家的人还不是看你的面子才这么恳求原谅。我不过是借了你的威风罢了……”

    “正因为这样,我才格外欣慰”,林飞如是地道:“我不断地获得力量,地位,就是为了让我身边的人不会受到威胁,如果你不好好利用我的一切,那我才会生气,你越是利用我保护好家里人,我越开心”。

    “可……我答应你不让瑶瑶受委屈的……可她还是哭了”,方雅柔有些自责地道:“要不,反正你回来了,我把那个帝华集团的股份转给你?下次你再交给瑶瑶怎么样?她哪天不想当明星了,直接当女老板也挺好”。

    林飞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行了行了,你看我像缺这百来亿的人么?瑶瑶她也不是当老总的料。你就当着你的董事长吧,反正又不是要你去管公司,有事没事开个股东会,决策几个大的方向,以你从小在方家长大的见识,处理这点事情绰绰有余。跟你当医生也不会有什么冲突”。

    方雅柔听男人这么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对她来说这帝华集团的股份可不是小数目,全凭林飞的面子得来的,这比那阿斯顿马丁都贵了几百倍啊!

    “别多想了”,林飞摸摸女人的脸庞,笑道:“反正你人都是我的了,你手上有几个公司,还不是我有一样?要分得这么清楚干嘛?你还打算考虑以后离婚分家产呀?”

    方雅柔嗔了男人一眼,这都没正式领证结婚呢,就谈离婚分家产,真是晦气。但仔细想想,好像也是这个理,分得太清,反而不亲了。

    就在这时,林飞突然猛一直腰,对着浴室门外大喊:“喂!你干嘛!”

    方雅柔吓了一跳,男人这是发什么疯?

    可接下来的一幕叫方雅柔都傻眼了,只见浴室门被人打开,一身米色束腰风衣,扎着马尾,干练清爽的千面老师,就这么俏生生站在了那儿。

    千面目光从容淡然地看进来,刚好就是林飞和方雅柔一丝不挂搂在浴缸里的画面,当然,包括林飞的手放在哪,方雅柔的双腿夹着什么,都一清二楚。

    “啊!”方雅柔尖叫了声,赶紧扭身埋头扑在林飞胸口,可又发现这么一来,整个翘臀都对着门口了,又赶紧伸手往臀部遮挡,真是手忙脚乱。

    可千面从头到尾都没什么表情变化,眨眼看了会儿,才说道:“其实,浴缸这么小,你们两人一起洗,洗不干净”。

    林飞嘴角抽搐了两下,压着想冲出去把这女人踢出门的冲动,僵笑着说:“你到底来找我干嘛?”

    “见你回来了,刚好有事找你,现在方便说吗?”

    “不方便”,林飞咬牙切齿。

    “哦,那等你好了我再找你”。

    千面说完,很随意地把门一关,就走了,压根无所谓自己看到了什么。

    林飞与方雅柔被这么一打扰,哪还有心思继续脉脉相拥着洗澡,迅速地结束了一切,走出浴室。

    方雅柔换了身衣服,去继续帮许芸和许薇做饭,而林飞则是来到的顶楼阳台,找到了正一个人眺望远方山林的千面。

    “以后我跟女人亲热的时候,你要是没太要紧的事,就别来打扰我”,林飞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开口就点明道。

    千面回头,歪着脑袋想了想,“什么算‘要紧’的事?”

    林飞一阵语塞,差点忘了这女人没有常规人的思维模式,摆摆手,示意算了不谈了,“说吧,你找我什么事?”

    千面说:“明天就是期末语文考试了,也就是说,明天晚上,我就能知道谁是语文成绩最差的一个,你交给我的任务,可以完成了”。

    林飞眯了眯眼,随即略有深意地笑道:“是么,完成就完成,你也不用特地提前跟我交待一声吧?反正对你来说,这不过是最简单的一个任务,杀个小屁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