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73章 【宝库大门】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73

    哒哒尔祭司似乎知道要发生什么,几分无奈地摇摇头,道:“各位,我先走了,前面,造林人会带你们过去,希望有缘再见……”

    说完,哒哒尔祭司就原路返回了,甚至走回去的速度比来时候还快了几分,真是了不起,一百五十多岁,健步如飞,那手杖根本是摆设。

    穆夫人跟弗兰克则是硬着头皮,走上去,“造林人,你又要我们做那种不雅的事?”

    “磨蹭什么!快啊!你们叫什么来着?上次好像见过你们……你叫希斯克利夫?你叫凯瑟琳?还是罗密欧和朱丽叶?”一口强调怪异的英文,造林人满口胡扯。

    林飞一脸僵硬,这老头难道是整天憋在沙漠里无聊,没事就读西方文学么?

    可更叫人崩溃的是,造林人自己还“哈哈”大笑着说:“骗你们的!我怎么会忘记你们叫什么呢!小穆穆,小兰克!”

    穆夫人和弗兰克脸都绿了,赶紧冲上前去,朝着那树苗下面的沙土就是猛吐了几口唾沫。

    “可以了吧,再吐我们就得缺水了”,弗兰克无奈地说。

    造林人挤眉弄眼,“马马虎虎,后面两个年轻人,你们也来啊!用口水给小树苗浇水!吐几口不会脱水身亡的!”

    林飞和苏映雪总算知道为何哒哒尔祭司溜走了,这货竟然为了种树已经丧心病狂到口水都不放过!

    “斯凯尔普阁下,还是吐几口吧,不然他回揪着我们不放的,开启宝库还需要他的一块钥匙”,弗兰克摊手笑道。

    林飞自然无所谓,上去吐了几口,可苏映雪就为难了,让她一个从小接受淑女教育的大公司总裁去吐口水?简直想想都脸红!

    “喂,小姑娘,你在犹豫什么?这可是一条活生生的性命啊!这棵树如果死了,就是缺了你那一口口水!”造林人很严肃地睁大眼。

    “有这么严重吗……这种地方种树的人,本身就脑袋不好使吧,也不用点现代科技,跟古代社会似的”,苏映雪嘀咕着说,不太情愿。

    “你这是在嘲笑我吗!?别以为我耳朵不好就听不见!!你懂什么!?你种过树吗!?要不要跟我比谁种树厉害啊!!”造林人一听这话,气得要爆炸了,张牙舞爪地要扑向苏映雪。

    弗兰克赶紧一把拦住他,苦笑道:“好了好了,造林人,苏小姐是新来的参议员,她不太了解你的职责……苏小姐,你也别跟他争了,吐两口吧”。

    苏映雪简直吓坏了,这老人怎么为了树要拼命似的,心里暗想这真是个疯子,可碍于正事要紧,于是上去小口吐了点唾沫。

    “真小气……”造林人很不满地打量了苏映雪两眼后,忽然又瞄到林飞身上,满意地说:“你这个年轻人心地不错,吐口水很认真……我看你身材挺结实,不如放几百克血在这里怎么样?你少点血也死不了,可这树能有不少水分啊”。

    “放……放血?”林飞僵硬地笑道:“我倒不介意……只不过,我的身体太结实,想放血都很难”。

    “真的假的?”造林人不相信,拿出一把修剪树枝的剪子,上去朝着林飞的手臂外侧就是一剪!

    众人一阵惊呼,可林飞无所谓,就让他剪了。

    结果,剪子的刃口压根无法对林飞的皮肤造成任何伤害,造林人摸摸脑袋,也算相信了。

    “还真硬啊,难怪能当大厅荣誉厅长”,造林人点点头,目光一飘,又飞到了苏映雪身上。

    苏映雪一哆嗦,这疯老头难道又看上她的血了!?她可不是林飞,刀枪不入的,放血多疼啊!

    再说了,为了种树,用人血去浇灌树苗?神经病啊!

    “我……我才不会放血!你走开!”苏映雪躲到了林飞的身后,气鼓鼓地道。

    造林人不屑地白了女人一眼,“就你这点身板,放的血也不够这株树苗喝的,去去去,谁要剪你……我说小兰克,小穆穆,你们这些参议员,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尽是一些奇葩”。

    众人心想你这评判标准才叫奇葩,不肯用血帮你浇树就是差劲,什么思维啊……可也不敢跟他争了,显然这老人很叫人头疼。

    造林人绕着那棵小杨树苗走了好几圈,确认暂时没什么别的需求后,朝众人一招手,“来吧,我带你们去宝库大门”。

    跟着老人一路继续往内部走去,周围的树木也逐渐茂密起来,可见造林人虽然奇怪了点,但本职工作还是做得不错,这一区域的环境明显已经有些沙漠小天堂的味道。

    等来到那干涸的湖泊中间,才发现,这片浅浅的湖泊正中央,还有一块小小的岩石高地,高出于湖面。哪怕是雨季,湖泊中有了水源,也无法淹没这一区块。

    而在这块高地的正当中,有一块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的黑色石板。

    石板方方正正,大约一米宽的样子,被嵌在这一块高地上,若是自己看,会发现其实整个高台都是一个整体,黑色石板与岩石高台是连接在一起的。

    黑色石板上并无任何文字,有的只是镌刻了一个三角形,中间有一只眼眸的图案,正是参议会的标志。

    这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朴素而简单,完全想不通,哪里有什么宝库。

    见苏映雪正左右张望,穆夫人笑着道:“苏小姐,不用看了,这样是看不到的,把你的信物拿出来”。

    苏映雪恍然,把那个银色的三角挂件拿了出来,而穆夫人和弗兰克,也都拿出了自己的挂件,最后造林人也是掏了老半天,从自己的布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挂件。

    “打开大厅宝库并不是非常难的事,只需要集齐三枚参议员的挂件,再加上造林人的辅佐挂件,就可以组合成开启大门的钥匙”。

    穆夫人说着,把自己的一个三角挂件放在了黑色石板的一个角,那里刚好有一条凹槽,是可以把挂件给嵌进去。

    弗兰克和造林人也分别把自己的挂件嵌进另外两个角落。

    苏映雪顿时明白了怎么做,把自己的挂件放进了最后的一个角。

    林飞颇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虽然这开启的方式很是简单,但因为这几个挂件的金属材质,都很特别,连他都不知道是什么金属打造的,所以,其实想打造冒牌的金属挂件,是不可能的。

    这块黑色石板,显然也是有特殊的作用,能分辨这些挂件的真实与否。

    就在苏映雪把挂件放进去,完成最后一个角落的拼图后,整块黑色的石板,忽然闪烁出了白金色的光芒,掩盖了原本的黑色!

    金色的光芒分成四道光束,三道是金色的,一道是银色的,银色的正是那黑色挂件一角射出来。

    当四道光束,从整个石板的四个角落直直地立起,形成了一个长方体的空间后,空间被封闭,除了有一面是银色的墙以外,另外所有面都是金色的墙。

    值得注意的是,这银色的墙壁上,有一个类似于门把手的光影部件。

    这宛如三维立体影像的画面,让林飞和苏映雪都有些出神,很难想象,大厅参议会的先人们,是如何制造这样一个感觉超越时代的宝库门的,像是高科技,又像是什么奇怪的法术。

    “难怪说不能缺了造林人,造林人的黑色挂件钥匙,是这面银色的墙,这应该就是进去的门了?”林飞猜测道。

    “没错,所以说,造林人虽然不能进入大厅宝库,但我们参议员也不能缺了造林人,没了他,我们就开启不了这扇门”,弗兰克道。

    苏映雪觉得有点不可靠,瞄了那正挠屁股痒痒的造林人一眼,“那他钥匙把这挂件丢了,或者被什么人抢走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