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76章 【冰寒灵柩】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76

    闲聊了一会儿,等弗兰克和穆夫人吃完两条鱼,喝了点水,四人继续在宝库参观起来。

    整个宝库实在太大了,而且收藏的又是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总有数不清的新奇。

    三四天的时间,一晃眼就要过去,可饶是如此,也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些东西,从近代到古代,中古代,越往后,看到的东西大多越古老。

    很多东西在如今看来,其实出现在世上也没什么大不了,但在遥远的年代,却是无比划时代的。

    当把车开到最末端,已经是最远古时代的收藏区时,摆放的东西基本都是已经看不懂的物品,有的是画满象形文字的石碑,有的是不知名的神灵雕塑,有的是一块块金属疙瘩,标记的名字是来源于外太空的不知名陨石之类的。

    这一区的物品相对较少,毕竟这些东西,很多是早于参议会出现就存在不知道多少岁月了的。

    唯独有一个大家伙,却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那是一个类似于古埃及法老王灵柩的大棺木,不过,这棺木并非用金属或者木头做的,而是一种特别的矿物,通体呈现深蓝色,上面有无数星星似的斑斓小点。

    上面没有任何图纹,有的只是一个小小的拳头大小的凹槽,在正上方,仿佛原本该有什么摆放在那里,但在历史长河中遗失了。

    就算是隔了十几米的距离,也能看到,一阵阵的白色雾气正从那棺木弥漫开去,就仿佛那是冰做的一般。

    “那是什么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林飞觉得这东西上有股特殊的力量,但无法言明。

    而苏映雪在靠近了这一冰蓝色灵枢后,下意识地摸了摸额头,好像有点不舒服。

    弗兰克随口道:“我们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是很久远以前的参议员搜集到的,就跟很多被传说是外星人留在地球上的东西一样,这看起来是个棺木,但我们不知道怎么打开它,也无法认出这是什么材质做的。

    因为它永远都会保持冰冷,我们一般叫他‘远古冰箱’,但事实上,谁也不知道这大家伙是干嘛用的”。

    “打不开吗?”林飞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棺木好像是没什么缝隙,只是长得像棺木。

    “最厉害的一次,试了下金刚钻,但发现……这东西比钻石都要硬,我们也就放弃了”,弗兰克摊摊手,“这东西已经快一百多年没人去理会了,解释不了的物品有很多,总不能一直去研究它是干嘛的”。

    正当这时,苏映雪忽然哀吟了一声!

    “啊……”

    女人一只手捂着头,一只手抚着心脏部位,仿佛无比痛苦地佝偻起身子,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咬着银牙,疼得泪水都溢了出来。

    “映雪!!”

    林飞猛得一惊,赶紧蹲下来抱起女人,试着用神识查探女人的身体情况。

    只发觉到,苏映雪的心跳正以每分钟一百五左右的疯狂速度跳动,而她的血液也正加速流动,体内的真气到处乱撞,像是要冲破经脉,飞出体外。

    一道道莹白色的光晕,躁动不安,在女人的身体四周跳跃着。

    “怎么会这样……是什么突发性疾病吗?”弗兰克惊呼道。

    穆夫人一脸关切,可只能等待林飞怎么说。

    林飞根本不理解是怎么个情况,完全超过了他的医学认知。

    “我……我好难受……”苏映雪咬牙说了几个字,手抓着林飞的胳膊,恨不得指甲都要嵌进去。

    林飞猛一扭头,看向那个神秘的冰寒棺木,寻思了片刻,立马将苏映雪给横抱起。

    “斯凯尔普,你是要干嘛?”

    “快从这里出去,出口在哪里?”林飞大声问道。

    穆夫人赶紧把三角挂件掏出来,让弗兰克也把挂件拿出来。

    “这里两边各有一个出口,我们进来的那边是一个,再最里面有一个,你把三个挂件分别嵌到墙上三个凹槽,中间的门就会打开!你带苏小姐先出去想办法医治,把挂件留在墙上,出口就不会关闭,我们随后出来!”

    穆夫人知道林飞的速度肯定比他们都快,于是让林飞先走。

    林飞二话不说,拿起挂件就朝最深处猛跑,怀里的苏映雪不停地流出冷汗,身体像是极度虚弱,随时会窒息一般。

    眨眼功夫,林飞已经到了宝库最里面的一堵墙,果然在正中央的墙壁上有三个小小的凹槽,中间是一只眼的图纹。

    林飞把包括苏映雪手上的三个挂件一嵌入后,一扇白光的大门突然敞开,就与进来前的光影大门异曲同工。

    这次林飞可没任何犹豫,迈步就走了出去。

    眼前的景物一阵变换,扑面而来是一阵热浪,到处是金色的黄沙。

    林飞回过身来,才发现,自己已经带着苏映雪来到了那片绿洲的边缘地带,从宝库里出来了!

    之前在宝库里所经历和看到的一切,犹如一场梦!

    可林飞并没多少闲心管这一神奇的变化,他发现,苏映雪依然非常难受,体内的真气不受控制,只是不像之前那么狂躁。

    果然,那个冰寒石棺有问题……可那种远古时代的神秘遗物,怎么会对苏映雪有影响?

    苏映雪的双眸有些茫然,瞳仁毫无光泽,半张着红唇,急促地喘息着。

    林飞一只手捧着女人的脸蛋,大声地喊道:“映雪!保持清醒!运功调理你自己的真气!坚持住!”

    可苏映雪虚弱地看着林飞,似乎有心无力,事实上,女人连抓着林飞的力气都没有了。

    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张了会儿嘴,就晕阙了过去!

    正在这时,穆夫人和弗兰克也从大厅宝库出来,穆夫人手上还拿着三个出来时取下的挂件,见苏映雪依然不得好转,两人都很担心。

    “斯凯尔普,你速度快,不如直接先跑回布希曼人营地,用通讯装置喊人来接吧,苏小姐需要好的医疗措施,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弗兰克建议道。

    林飞无法使用元气,也不能帮苏映雪进行调理,犹豫了片刻也只能这样,好在苏映雪只是虚弱,生命没什么威胁。

    几个小时过后,通过转乘两架私人飞机,林飞带着苏映雪来到了距离纳米比亚最近的国家之一,南非。

    在EVA的强大资金和渠道协助下,苏映雪入住了开普敦大学附属医院特护病房。

    医学院的教授为苏映雪进行了检查后,表示暂时不能理解,是什么引发了这一切,但可以确定的是,苏映雪的身体在短时间内经历了飞快的新陈代谢,同时她的心脏似乎有受到一定的损伤。

    输了一些营养液,注射了点镇定剂后,苏映雪的身体情况总算好转,只不过还需要静养恢复。

    林飞作为比这些大学教授要成就高得多的医生,自然很清楚苏映雪的状态,只是他很奇怪,到底什么样的影响,能让先天境界的苏映雪,莫名其妙心脉都受损。

    若不是出来得早,可能苏映雪的其他内脏都要跟着受牵连,她当时还说脑袋也特别疼,大脑若伤了可就完蛋了。

    跟穆夫人打了个电话,确认没事后,林飞从走廊里回到病房。

    “你醒了?”林飞发现,苏映雪惺忪地睁着眼,松了口气,“你睡了一下午了,都晚上了”。

    林飞微笑着走到床边坐下,伸手帮女人把刘海给捋了捋,因为流汗,发丝都乱了。

    “这回算是让你跑得够远了,去完纳米比亚,又奔到南非来了……苏棉花小姐,恭喜你有惊无险啊,你不知道我看你晕了多担心,还有穆夫人他们在沙漠里赶路都给我打电话问你情况”……

    不等林飞继续说下去,苏映雪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扑着抱住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