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80章 【第一第二第三】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人在山区,天天累得倒头睡,过年后能正常,抱歉抱歉,见缝插针更一章。烧饼的新浪微博还有红包可抢,大家速去啊!」

    0580

    想起那时候的点点滴滴,方雅柔感到四周的严寒都已经消失了,仿佛置身于春暖花开之中,一时间目光迷离地看着男人,浅笑不语。

    没有什么比活在爱人的心上更值得愉悦的了,相比于这两件特别的情人节礼物,方雅柔更在意的是,男人记得这一切。

    “回来就好了,没必要拿这些”,方雅柔口是心非地说了一句,让男人进屋。

    林飞哪会当真,一路回来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送什么,不过见到女人眼中的明亮光彩,他也就心安了一截。

    进屋的时候,林飞不经意地捏了捏一旁许薇的手,对她抛去一个抱歉的眼神。

    而许薇微笑着摇摇头,她虽然心里也有点羡慕,但却并不嫉妒,对她来说,男人心里有她就已经满足了。

    林飞安然到家,家里头一下子热闹起来,不免问他是去什么地方,林飞只简单说了下去非洲办点事,自然不会细说这中间的曲折。

    至于苏映雪的纠葛,林飞也不想多提,在这样一个特别的日子,他只希望看到方雅柔快快乐乐的,别想太多。

    午餐后,许薇拽着不太情愿的千面出门练实战去了,林大元又去午睡。

    林瑶很献宝地跑到林飞身边,压低声音对林飞说:“哥,嫂子等你等得头发都快白了,她为你做情人节礼物都做了一整个下午呢”。

    林飞其实到家就闻到了一股子巧克力味,大概猜到是谁做了巧克力,只是一直没说出来。

    这会儿听妹妹这么一提,假装不知道地说:“柔柔,瑶瑶说你给我做了什么礼物?不打算给我看看?”

    方雅柔一直正忐忑着呢,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情人节做巧克力送男人,所以一直没敢拿出来。

    这会儿林飞主动提了,她自然也只好鼓起勇气地去把包装地极其精美的一盒手工巧克力拿出来,低着头,怯怯地递给林飞。

    说来都难为情,她好歹也是见过大场面的,可碰上这种事,就跟个青涩小姑娘无异。

    幸亏小姑子林瑶很知趣地早早走开了,不然还要尴尬。

    林飞拿过后,打开盒子,看到摆放地无比整齐的一排排玫瑰和爱心的巧克力,露出一副遗憾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

    方雅柔顿时心都提起来了,弱弱地有些失望地问:“你……你是不是不喜欢”?

    林飞啧了啧嘴,“情人节大家都送巧克力,我还以为你会给我准备一点特别的呢……不过算了,你送什么我都喜欢。”

    方雅柔无比失落,不由自怨自艾,“你说得对,我太不用脑子了,这确实太普通了……对不起”。

    林飞看到女人眼眶莹莹的,像是有点委屈有点哀伤,忍俊不禁,逗弄方雅柔总是很有意思,因为她老会当真。

    他上去一把抱住女人,凑到女儿的耳边,笑着说:“没事的,你这么笨,我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不过有个办法可以补救,要不要我教你?”

    “什……什么办法”?方雅柔可怜兮兮地抬头,有点期盼地看着林飞。

    林飞坏笑说:“很简单啊,你把这巧克力含了,用嘴喂我吃……那样肯定比我单吃巧克力香甜啊……”

    方雅柔水润的大眼睛眨巴眨巴了会儿,越看男人的贱贱表情,就越明白了什么,她恼羞成怒,竟然用额头用力顶了林飞的下巴一下!

    “你又欺负我!看我伤心地快哭了很开心是吗!?”

    林飞假装疼得要命,捂着自己下巴,“我怎么欺负你了,本来就是啊,一起吃多好”。

    又当了回傻妞,方雅柔觉得简直破坏这节日氛围,气鼓鼓地一把将巧克力夺了回来,“你不喜欢就算了!不给你吃了!”

    林飞哪能放过女人,不等她转身要走,就一把再度将女人搂住,低头吻了上去。

    “呜!……”

    方雅柔手上的巧克力盒子掉落在地毯上,娇躯紧贴着男人,无助地挣扎了几下,就投降地被攻陷了。

    一个湿缠的长吻,直到把方雅柔吻得透不过气,脸蛋红润润的,娇喘吁吁,目光朦胧。

    林飞面含微笑地轻轻捧着女人的脸蛋,捋了捋她额前的青丝。

    “巧克力不吃可以,你的小嘴我还是要吃的,情人节快乐,老婆……”

    ……

    开普敦大学附属医院外,苏映雪拒绝了EVA给她安排的回国班级,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门口等着什么。

    一袭碎花长裙的她已经彻底恢复,事实上,她早就可以用真气加速自己器官的自我修复,正如林飞所说,她只是自己不想而已。

    风中,女人裙角轻舞,望着街角缓缓开来的一辆黑色凯迪拉克轿车,面无表情。

    轻灵,恬淡。

    车子开到她面前后,苏映雪开门坐了进去。

    车子开向机场方向。

    一头银发的安达丽尔坐在后座的另一边,倚着车门,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苏小姐,真是让人失望”。很显然,安达丽尔已经知道计划失败。

    苏映雪淡淡说道:“我尽力了,他爱的人是方雅柔,这我也没办法”。

    “不不,斯凯尔普确实爱着那个方小姐,但他也绝对还是对你念念不忘,不然也不会迟迟不揭穿你。

    我主人早就看破了你的真实面目,你根本没有诚意和我们合作,以你的智慧,真若是要夺回斯凯尔普,是不可能用这种拙劣演技和仓促表白的。

    从头到尾,你都是故意在让斯凯尔普瞧不起你,淡忘你,对你失望,好让他更全心全意地投入到其他恋情,而不是想挽回他……

    不得不说,苏小姐,你对斯凯尔普无私牺牲自己,成全他人的爱情,真让我感动。只可惜,这一切都无法改变,他将来会死的事实……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苏映雪冷淡地回应,“随便你怎么想”。

    安达丽尔阴笑道:“苏小姐,你就不要再抱着什么期待了。你的生父,是斯凯尔普最大的敌人。你们两个人是不可能的。

    你以为,你不协助我们,我们就没办法对斯凯尔普下手?我们就找不到该隐之手吗?

    你错了,斯凯尔普最大的弱点就在于,他是一个有感情有羁绊的人类,他只要有感情,就会有弱点!

    就算苏小姐你不会成为他的弱点,其他女人可就未必能做到,不管有意无意的,她们都会将斯凯尔普陷入绝……啊!”

    不等安达丽尔说完,苏映雪已经突然如闪电般伸出右手,扣住了女人的咽喉,狠狠撞在了车窗玻璃上,甚至把车窗给撞出了裂痕!

    安达丽尔脸色涨红,痛苦地难以呼吸。

    苏映雪一脸阴沉,如天雷滚动的乌云,骤然电闪,威压如山倒。

    “我告诉你,第一,不要对我评头论足,你不配……第二,林飞说,不论我怎么对他,他都不会恨我怨我,我也可以告诉你,不管林飞怎么对我,我也不会恨他害他……第三,你们要做什么,那个人要做什么,我根本不在乎!

    我只想知道他为什么要抛弃我和我母亲,不告诉我这一切的缘由之前,别再跟我聒噪!我不杀你,不是因为在乎你这条低贱的性命,而是我嫌手脏!”

    说完,苏映雪把安达丽尔往自己方向一扯,女孩狼狈地披头散发,猛烈咳嗽。

    过了好一会儿,安达丽尔仿佛疯狂地低声阴笑起来,抬头看着苏映雪,“呵呵……是……我从小就只是一条没人要的丧家之犬,如果不是有维克多叔叔,我早冻死在柏林的某个街头。

    维克多叔叔死了,我什么也没了。苏小姐当然不会把我这样的小人物当回事……可是,您知道吗,不管您多了不起,也无法阻挡,斯凯尔普将在一个月内死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