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86章 【贝尔摩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86

    电话那头的陆雨菲显然也意识到了这样的糟糕情况,“苏黎世拍卖的该隐左手,和表妹的绑架,如果是同时进行,很可能是因为表妹知道了什么。%顶%.点 23

    这必然是一个设计好的陷阱,目标就是你和你手上的宝物,看来我们的计划必须作出改变了,不然的话,对方抓着表妹不放,你只会束手束脚,正中下怀”。

    林飞沉默了片刻,却是果断地否决,“不,计划照旧,必须去索斯比拍卖会”。

    “什么!?”陆雨菲在那头惊讶地睁大了眼,“你……你疯了!?他们抓了表妹,你难道不顾表妹的安危吗!?”

    林飞轻声地笑了笑,叹道:“恰恰相反,他们抓走了映雪,很可能是因为觉得她有利用价值,可以要挟我,才这么做。

    如果我临时改变了态度,不去参加拍卖会,也就等于在说,映雪没什么利用价值,这只会增加映雪的危险性。

    即便我们还不能证明映雪是否在他们手上,我也不会冒这个风险,万一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永远不会原谅自己。”

    “你……”

    陆雨菲没想到林飞会做这种决定,仔细想想,确实有道理,林飞若是不去,才会让苏映雪更危险。

    她不禁有些看不懂这个男人,他不是要跟方雅柔结婚么,他不是跟苏映雪分手了么,可这会儿又要为了苏映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陆雨菲有些嫉妒,可又有些遗憾,或许这两人从来就没有离开彼此,只是,他们不适合在一起。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会把你的意见告诉爷爷”。

    “不管你们怎么做决定,我肯定会去苏黎世,你们随意……”

    林飞说完,果断地挂了电话。

    其实林飞不认为炼狱军团会对苏映雪下毒手,如果暗影之王真是那个慕子墨,苏映雪的亲生父亲,好歹虎毒不食子。

    可林飞最担心的,是连这段往事都是有差错的,若暗影之王不是苏映雪的生父,那可就难说了。

    所以,他哪怕知道这次去可能对方摆好了天罗地网,自己会九死一生,也得竭尽全力。

    ……

    瑞士,苏黎世机场希尔顿酒店,某间贵宾套房门外,守着两名皮肤苍白,却身体坚挺无比的西装保镖。

    一名身穿银白色晚礼服,千娇百媚的黑色卷发女郎,从走廊里过来,到门口后,左右打量了下两名不动声色的保镖。

    “你们两个,是贝尔摩多找的新保镖?”女人用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轮番问了一遍,可两个保镖毫无反应。

    稍过片刻,房间里传来一个偏阴柔的嗓音,“亲爱的谢小姐,不必多问,请进吧”。

    谢盈盈古怪地多看了两名保镖一眼,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在房间的落地窗前,一名身披宽松银色睡袍,金色短发,鼻梁高挺,眼睫毛修长的美男子,正托着一杯格兰菲迪,笑吟吟地看着谢盈盈。

    “贝尔摩多少爷”,谢盈盈妩媚地一笑,顺带把门关上,一步一晃地走上前去,姿态诱人。

    “谢小姐,看来你今晚又成为了晚宴的绝对主角,你的美丽,总是难以叫人抗拒”,贝尔摩多邪笑着举杯。

    谢盈盈自己走到圆桌边,给自己斟了一杯酒,慢条斯理道:“我很好奇,贝尔摩多少爷是从哪找来如此厉害的保镖?这里是瑞士,离教廷的老巢梵蒂冈可不远,你就不怕那群圣殿骑士来跟你拼命么?”

    “呵呵……”贝尔摩多倨傲地道:“自从奥菲斯塔消失后,教廷再也没出过值得尊敬的强者,腐朽的卫道士团体,根本不是血族的对手,更何况,我的盟友,是血族中绝对的王者”。

    “哦?我倒没听说,血族在被斯凯尔普屠杀得元气大伤后,还有什么强者?”谢盈盈眯眼。

    贝尔摩多走上前去,轻轻用左手手指,捏住了谢盈盈尖尖的下巴,将她粉嫩的红唇抬起后,低头亲了一口。

    谢盈盈眉目中电光四射,似乎对这个美男子毫不抗拒。

    “谢小姐,今天找你来,可不是关心我的朋友是谁,我只是兑现帮你查找资料的承诺,顺便……自从三月前一别,我很想念你美妙的身体……”贝尔摩多鲜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妖艳无比。

    谢盈盈眼角余光一扫圆桌上的资料袋,满意地朝他一眨眼,“不愧是维特根斯坦家族最有竞争力的继承人,效率就是不一般,连我们谢家都无法轻易找到的资料,却让你这么快得手了”。

    “过奖了,斯凯尔普是我们共同的对手,我不介意帮您一把,撕破他的谎言”,贝尔摩多咧嘴笑道。

    谢盈盈咯咯笑了几声,扭着腰肢走到桌边,将资料袋拿起打开,迅速地翻阅起来。

    贝尔摩多则是在旁慢条斯理地道:“我并没有看过这些资料,事实上……我对你们夏国四大家族的目的,并不甚在乎。不过我想,这些资料必然能帮得上你……”

    事实上,不用他说什么,谢盈盈那双眼中闪闪发亮的神采,和越来越兴奋的阴魅笑容,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不愧是维特根斯坦家族,遍布世界的情报网络,这么短时间还真被你们找到了……我就知道,斯凯尔普的那些话都是谎言!原来是这样……哼哼,哈哈……斯凯尔普,林先生,这回……你可摊上大事了……”

    谢盈盈目光闪烁着诡秘的波光,喃喃道:“真是令人期待……最年轻的无冕之王斯凯尔普,被我抓到把柄,成为我的仆人,会是如何光景……”

    贝尔摩多伸手臂一把搂住了谢盈盈的腰肢,他的身高与穿了高跟鞋的谢盈盈比,并没高出多少,很自然地在谢盈盈的右耳垂边亲吻着,用口水浸润了女人的耳朵。

    谢盈盈发出轻声的嘤咛,她的体质极为敏感,这样的亲昵举动,已经让她面泛潮红。

    “谢小姐,不得不抱歉地说一声……可能你没机会抓住斯凯尔普的小辫子了……”

    “为什么……”

    贝尔摩多邪笑道:“他很不幸,会在一周内,就被杀死”。

    谢盈盈原本朦胧的眼神,恢复了一丝清明,诧异道:“贝尔摩多少爷,你就这么有自信?”

    “我当然没自信,不然,哪能让我那亲爱的妹妹跟我做对到今天……不过,我的盟友,会助我将爱娃那贱人抹去,当然,她的主子,斯凯尔普,也会成为地下世界的历史”,贝尔摩多阴恻恻地道。

    谢盈盈手一松,资料袋全掉在了地上。

    她回头看着贝尔摩多,“你……投靠了炼狱军团?”

    “嘘……”贝尔摩多将纤细白嫩的手指贴住了谢盈盈的嘴唇,“亲爱的,我说了,这是合作,我将顺理成章地继承维特根斯坦家族。而他们,将得到想要的东西和一条可怜虫的性命。

    至于你,谢小姐,我很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美丽动人……还有你的野心,你要得到谢家,没问题,当我的女人,我来帮你”。

    谢盈盈仔细盯着眼前的美男子许久,随即明艳地一笑,“贝尔摩多少爷,我很期待……你将地下世界的传奇踩在脚下的那一天”。

    “你会看到的……不过在那之前,我想我们该去床上了”,贝尔摩多说着,把酒杯随手一放,一把将谢盈盈横抱而起,走向大床。

    谢盈盈含情脉脉地看着他,心中则是暗暗冷笑,这个愚蠢的西方人,还真以为地下世界的三大家族,能凌驾于夏国四大家族之上。

    不过,对她而言,林飞是死是活,都是可以接受的,她只需要按照自己的计划,不管走哪条路,成功都会离她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