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90章 【请您责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90

    “哎!先生!先生请等等……”

    “您擅闯我要报警了!!”

    外头的女侍者似乎遇到了什么紧急情况,而保镖压根就没能起什么效果。

    EVA表情顿时惊醒,下意识地拉开抽屉,里面有一把造型奇怪的螺旋构造枪械,这是EVA根据影子留下的一种绝对冷冻射线进行改造后,得到的冷冻激光枪。

    听起来很科幻,但对EVA而言并没多特别,伊甸园的科技中,有很多都是超越人类目前文明几十年甚至百年的,单单影子能制造出LOOK,就已经很难想象其难度。

    只可惜这些武器,遇到真正的强者,是不会有多少效果的,但若落入普通人手中,就可能生灵涂炭。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声音却叫EVA愣在原地。

    “才不到半个月时间不见,就想拿枪对着你主人了?小爱娃,你好大的胆子啊”,林飞仿佛开着玩笑,大步迈入办公室,但脸上却没半分笑意。

    “主人?”EVA面色一阵慌张,赶紧把激光枪放回抽屉,又命令跟进来的女佣关门出去。

    林飞一扫了一眼办公室里的情况,和女人苍白的脸色,沉声道:“连我到了苏黎世都事先不知道,看来最近你确实够忙的……不过,是不是我不来,你就打算把我当瞎子聋子一样一直瞒着?”

    EVA诚惶诚恐地看着林飞,赶紧双膝扑腾跪倒在地板上,身子瑟瑟发抖,“请主人责罚!”

    她知道解释是没任何作用的,因为她确实故意瞒了林飞,这就是她的罪责。

    林飞神色复杂地看了女人一会儿,坐在一张沙发上,叹了口气,“我刚刚上来前,已经听到你在这里所说的一切……

    早知道那个贝尔摩多会是这么麻烦的一个家伙,当年在杀掉那对男女之后,应该顺便把那对母子也杀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当年害死你母亲的,还有家族里其他人。”

    EVA咬了咬红唇,道:“主人您为我杀了那对狗男女,已经是莫大的恩泽……我希望……能亲手替我母亲完成其他的复仇,这些年来,原本家族内部已经形成了我和贝尔摩多分庭抗礼的局面。可没想到,他找来了神秘帮手,才落到现在的局面”。

    “哼,天真,你以为这么多年时间,贝尔摩多会坐着等死吗”,林飞轻笑,“上次在南非就跟你说了,你的依靠是我,难道我帮你,你觉得是对你的侮辱?维特根斯坦家族的血统,还真是高贵啊……”

    “不!不是的!”EVA赶紧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急得眼泪都出来了,“我的事只是小事……主人您有炼狱军团需要对付,爱娃不想让您分心……”

    看着女人静若寒蝉,瑟瑟缩缩的可怜摸样,林飞心里一阵惆怅,不管过了多久,EVA心中的奴性还是根深蒂固,她一直把自己当作女奴看待,而不是跟其他女人一样的平等身份,哪怕连情人都不算。

    正因为这样,她总是付出一切,却不敢奢求任何回报。

    林飞一直以为,EVA需要的是一个平等对待的身份,一份该有的尊重,但事到如今,林飞发现,或许EVA已经更为喜欢和习惯了一个女奴的定位,若对她太宽容,反而会让她迷茫而不知所措。

    放到以前,若自己有问她有没有麻烦,EVA可不敢对自己有半分隐瞒。

    林飞沉默了会儿,打定了一个主意后,朝跪在地上的女人勾了勾手指头。

    EVA赶紧双膝移动到林飞腿跟前,主人不让她站起来,她不敢起身。

    林飞一手捏住女人的下巴,让她抬起头。

    “我一直在等你给我一个解释,可是直到我来到这里,你都没打算告诉我现在的情况。小爱娃,你说……你的一切都是我的,你的人,你的心,你的财富和权力,都是归我所有。

    可为什么偏偏你遇到的敌人,麻烦,痛苦和烦恼,却都要给你自己留着?难道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显得我是个很没用的男人么?”

    EVA目光水盈盈地看着男人,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主人……爱娃错了,请您责罚……”

    林飞咧嘴笑了笑,“我确实要好好惩罚你,看你现在这没精打采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我的小女奴了……在谈正事前,你知道该怎么做……”

    说着,林飞左手指了指自己的裤子档,稍微这么一暗示,伺候林飞多年的EVA就立刻懂了。

    她赶紧擦了擦眼泪,脸蛋上浮现一抹红晕,很是感恩地看着林飞,同时动手将自己的花领白色衬衣给解开。

    衣服褪下后,只剩下一件玫瑰红的蕾丝镂空纹胸衣,EVA将这一件束缚摘下后,一对白润润带着两点胭脂红的雪峰,晃悠悠地弹了出来。

    紧跟着,女人小心翼翼地去解开林飞的皮带,解开裤腰,将早已经蓄势待发的昂扬龙角释放了出来。

    当两团雪嫩柔滑的软肉,夹住自己的分身,女人又低头用红唇小口细细嘬着,用粉舌绕着圈的时候,林飞舒服地长长吁了口气。

    他一只手伸进EVA的发丝间,捋着她柔顺的发丝,但更像是在抚摸自己的宠物一般,可EVA非但没有丝毫不满,反而眼中散发着格外浓烈的爱意。

    童年父亲虐待母亲的阴影,后来的奴隶生涯,再加上囚笼中的经历,让女人的内心有着常人看来畸形的精神烙印,她不需要林飞对她多温柔体贴,她需要的是强有力的征服。

    这是病态的,林飞很清楚,EVA自己也清楚,可这就是她所喜欢的。

    过了二十多分钟,林飞感觉女人呼出来的气都开始有点发烫,那对丹凤眼中,露出来的神态如此炽烈,他知道女人已经迫切希望更澎湃的冲击。

    林飞毫不怜惜地一把抓着女人的黑褐色卷发,将她拖到沙发上,一巴掌拍在女人翘起的丰臀上,带起一阵弹性的肉浪。

    EVA下面穿的是红粉色丝袜,好似与她的文胸是有所搭配,还未褪下,就已经能闻到散发出来如兰似麝的味道,西方女人强烈的体香和香水混合在一起,总是挑战男人的神经。

    林飞根本懒得耐心去脱,而是一把撕开了中间的结合部位,扯下了一条玫瑰红的小小遮掩后,提枪上阵,直入那片粉色的娇嫩深处……

    “呃啊!”

    随着一声声毫不避讳的呼喊,EVA多日来的积压悲愤也得到了释放,在一波又一波海潮般狂猛拍打中,她感到整个灵魂直欲出窍。

    对于这个十几岁就跟了自己的女人,她身上每一个细节林飞都了若指掌,“前院”还是“后.庭”,林飞都是进进出出,根本无需问女人是否愿意。

    一个半小时后,EVA一对原本满是神采的明眸,变得有些茫然,翻着眼白,在不知道第几次全身痉挛后,从沙发上滚落到地板上。

    满身汗水与带着气味的液体,女人狼狈不堪的同时,嘴角却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林飞并没理会在冰冷地板上躺着的绝色佳人,而是掏出了自己裤子袋里的一包烟跟一只手机。

    给自己点燃了一根烟后,林飞又拨通了一个号码。

    “小白,情况怎么样了”……

    林飞并没和姜小白等人一起行动,他到了EVA这儿后,其他人就直接前往索斯比拍卖行所使用的瑞士银行总行存放点。

    在拍卖还没开始前,所有的待拍卖品,这个时间都已经在本地瑞士银行的地下存放处看管。

    林飞可没兴趣等拍卖开始再看那只手的真假,而跟瑞士银行交涉之类的走正常渠道,也需要花不少时间,太过麻烦。

    按理说,哪怕是克格勃和中情局的特工,若没精密准备和一定运气,也很难潜入地下的钢铁堡垒,去找到该隐之手。

    但林飞这次带来的是千面和娜塔莎,这血钻第一和第二的杀手搭档,要下去还是有不少办法。

    “瑞士银行的安全保卫系统还是挺麻烦,不过娜塔莎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搞出了一些动静后,千面好像混成了里面保安员的身份,已经下地底检查财物情况去了……

    只不过需要总行高层授权的一些密保门,需要有人突破瑞士银行系统才可以,刀哥,能不能从外面想办法黑进他们的系统啊?”姜小白小声汇报着,他被安排在银行外的车子里联络。

    林飞略一思索后,低头看了看地上躺着的EVA,伸脚踢了踢女人的屁股,“好了,起来干活,你也应该听到我们在做什么了,计算机方面的,你处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