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595章 【天真的林飞】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595

    “你要干嘛!放开我!!”

    谢盈盈惊呼一声,本能地催动先天水雷真气,蓝气弥散,可是林飞压根没受到任何影响,只是床单上迅速地漫开一层寒霜,变得有些湿漉漉。

    女人这才意识到自己用武力反抗是没意义的,索性也不挣扎了,冷冷地看着林飞。

    “你想用武力让我屈服?还是想玷污我?你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样你就会没事吧?”谢盈盈讥笑道。

    林飞像是思考了会儿,说:“其实不用那么麻烦,我把你杀了,再把责任推给炼狱军团,岂不是既解决你这个麻烦,又可以借用你们谢家的愤怒为我做事?一箭双雕,怎么样?”

    谢盈盈像是看白痴一样,冷笑了几声,“天真,幼稚……我既然敢到这里来找你,自然就做好了死的准备……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一小时之内,如果我不回到自己的住处,我的人就会把所有资料交给我爷爷!

    当那些证据被我爷爷看到,就算你把我杀了,你也休想独自安生,我知道你还要去救陆家的那个苏映雪,你要是死了,恐怕她也得跟着陪葬”。

    “少来这一套,我最擅长的就是判断人是否说谎。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在虚张声势,李琰和那行乾宇的死,我做得天衣无缝,你根本不可能找到任何有效物证,那些人的尸骨都已经被海里的鱼吃了,你还能拿什么去当证据?”林飞不屑道。

    谢盈盈得意道:“是么……那你知不知道,那天李琰在找行乾宇之前,他有一个助理,曾经跟他共同商量了对策?那个助理在李琰失踪后担心被怪责,拿了钱逃到了美国,他知道所有一切关于李琰和行乾宇的事,包括李琰帮那修士寻找修炼用的灵材等等……”

    林飞露出一丝慌乱之色,喃喃道:“不……不可能……你在骗我!”

    “你大可以试试,杀了我对你而言不难,要是拿我的命换你斯凯尔普的性命,我也不觉得太吃亏”,谢盈盈眼中透着满满自信,“斯凯尔普,乖乖地臣服于我吧,你已经无路可退了”。

    可就在这时,原本一脸紧张表情的林飞神色一变,咧嘴坏笑道:“原来如此,这我真没料到,竟然有人证?多谢你告诉我啊。”

    看到林飞的这一神态,谢盈盈不禁心头一紧,自己好像落入了林飞的陷阱了,感觉大事不好。

    “你……不害怕?我……我可不是闹着玩的!”

    林飞也不回答,直接一手掐住女人的脖子,将女人霸道地拎了起来,一记点穴手法,狠狠击中了谢盈盈的昏穴。

    虽然有真气护体,可林飞的手劲何其霸道,这么被震开真气,强行打击昏穴,谢盈盈哀呼一声,浑身松软地倒了下来,睡眼朦胧。

    女人的内心一阵慌张,可头脑却很难再继续保持清醒,她只隐约看到,林飞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你在哪?”林飞找的人,是千面。

    “酒店的赌场”,千面那边有不小的嘈杂。

    “你还赌钱?”

    “不是,我看妹妹玩”。

    林飞还以为这女人突然有了新的兴趣呢,笑了笑,道:“你来我房间一趟,有个事情需要麻烦你一下”。

    “知道了”。千面也不问是什么事,直接挂断电话。

    五分钟后,林飞打开房门,千面已经站在那儿。

    “进来吧”,林飞确认四周围没别人,让女人赶紧进屋。

    千面走到里头,才发现,大床上正躺着一个全身被剥得光溜溜的白玉般的女人胴体,一头乌黑的波浪秀发披散在枕边,眼角还带着楚楚动人的泪水。

    胸前的高耸饱满雪球上,红豆丰圆,下面能看到一抹萋萋的小草丛,别致的小区域显然是有精心修剪。

    这个女人对自己的身体每一处,都有呵护保养,所以哪怕是她的膝盖与腕部关节等部位,都没半点死皮,白净细腻。

    “谢盈盈?”千面的口吻似乎有点惊讶,但表情一尘不变,“她怎么在这?”

    林飞叹了口气,把一件一件从谢盈盈身上脱下来的衣物,包括丝袜跟内衣物等,都给整理出来,“遇到点烦心事,需要你变成她的样子,去传达一些指令,你把衣服这些换上吧,我想发型什么的,你自己就能搞定……”

    千面眨眨眼,也没有推辞,立刻开始当着林飞的面,就脱下了衣物。

    林飞这次并没有特意避开,因为千面的身体是柳景岚的样子,并不是她真正的身体,而且她其实根本不在意林飞看不看。

    乘着千面换衣服的时间,林飞简单把事情说了一遍,千面很快就明白了意思。

    一转身的功夫,第二个“谢盈盈”已经毫无破绽地出现在林飞面前。

    千面走出房门前,忽然转身,问道:“你让我去办这件事,就等于我知道了你的这个大秘密,你不介意?这个秘密,可是足以要你的命。”

    林飞一愣,摸了摸头,姗姗笑道:“我也没想那么多,我觉得什么事交给你,我都很放心,再说了,被谢盈盈害死我是不甘心的,被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害死了,我做鬼也不枉此生,你说呢?”

    这还是林飞第一次小小调戏了下千面本人,女人似乎听完后就木讷了下,飞快地眨眨眼,然后也不吭声地走了。

    林飞看着千面离开,有点担心她该不是生气了吧,可一想又觉得不至于,千面应该没感觉才对。

    摇头抛开乱七八糟的想法,暂时他也没空管这些了。

    回头,锁上门,林飞来到床边,看着已经一丝不挂的谢盈盈,目光冷了下来。

    幸好这个女人还没到花弄影那种心思缜密的程度,虽然给自己带来了一次惊险的麻烦,可总算还是自己棋高一招,骗出了她的证据。

    不过,留着这样的隐患显然不是他的风格,既然她想把自己当奴才使唤,那可就别怪他林飞卑鄙无耻了。

    林飞邪邪一笑,打量着谢盈盈身上凹凸玲珑的线条,眼神火热起来。

    他一把将女人横抱而起,大步走进浴室,早就想洗澡了,这回倒好,多了一个陪着洗的绝色佳人,只是这个女人听话点更好,不然的话,只有辣手摧花了。

    两分钟后,热水从蓬头里喷射下来,浴缸里也同时放着水,林飞躺在浴缸中,怀里抱着浑身上下到处散发着女人味的谢盈盈,两只手肆无忌惮地抚摸揉捏她身上的敏感部位。

    谢盈盈受到水流的刺激,终于渐渐恢复了意识,她睁开眼的时候,有些搞不清状况,但当胸口的一团软肉被人用力一拧,她痛哼一声,才霍然惊醒!

    紧跟着,女人看清眼下的状态后,感到无比惊悚一般,在浴室里如一个普通小女孩般尖叫起来!

    “啊!……唔!!”

    谢盈盈刚叫出来,林飞就一口亲了上去,堵住了她的一对丰润红唇。

    林飞强有力的舌头顶开了女人的贝齿,大肆地掠夺着琼浆玉液,谢盈盈除了只能呜咽嘤咛,根本没力量反抗。

    直到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女人想起自己的处境,浑身一个激灵,眼中是林飞那张坏笑着的脸庞,悲愤羞涩,试图伸手拍打林飞,将男人推开。

    可她这一挣扎,手放的部位不太对劲,向下一撑,刚好抓在一根火烫粗壮的棍子上!

    “啊!!”谢盈盈都要疯了,自己到底摸到了什么大家伙!?那是人该有的尺寸吗!?

    林飞倒抽一口凉气,那只柔嫩的手掌碰触的瞬间,或许因为女人的慌乱,显得格外有感觉,他咧嘴一笑,索性抓住谢盈盈的手,强行去碰触自己的狰狞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