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03章 【四大家族的决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03

    位于某秘密基地内,一间昏暗的房间中。{顶}{点23

    苏映雪缓缓睁开眼,在黑暗里,她的一对眸子绽放着莹莹的光泽,好似一对夺目的夜明珠,正是其先天真气修炼到极高境界的表现。

    而在她身前不远处,那块幽幽蓝光的石块,对她的影响已经不再那么明显,甚至当习惯了那种光芒后,仿佛这种能量与她的身体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使她在修炼的时候,全身真气格外运行畅快,好似一种催化剂般。

    苏映雪觉得有些摸不清,这石头到底为什么跟自己有这样的联系,竟然隐隐觉得,跟这石头很亲切。

    说起来,在大厅参议会的宝库里,那石棺与自己产生感应,也是如此,可那是一个这种石料的完整大件物品,而这只是一块残料。

    哪怕她已经学会用这种石头帮助自己修炼,苏映雪依旧不太明白,这种石头到底算什么物质,似乎目前的人类科学并无这种东西存在。

    突然,苏映雪察觉到房间内有别人存在,她望向左后方,赫然看到一个昏迷躺在那儿的女人身影。

    “薇薇!?”苏映雪认出这竟然是许薇,赶紧跑过去,试着摇醒她,可许薇似乎被下了极重的药物,根本无法醒过来,而她的寒月也已经不在身上,显然是被炼狱军团的人夺走了。

    只不过许薇若死了,寒月就会沉睡,暂时他们并没有伤许薇的性命。

    “怎么会这样……”苏映雪不禁有些着急,既然许薇在这里,说明炼狱军团已经只有一件该隐之手需要收集了,这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这时,房间的一扇门缓缓打开,照射进来一片灯光。

    一个魁梧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赫然是身披重铠的路西法。

    “跟本座走吧”,路西法沉声道。

    “去哪”,苏映雪警惕地问。

    路西法轻哼了声,“去看着斯凯尔普,为你而死”。

    苏映雪脸色一阵苍白,不禁大声质问道:“你们要对他做什么!?你们用我要挟他了!?”

    “你不需要了解地太清楚,到了那里,你就知道”,路西法说话间,已经从背后张开了黑炎羽翼,朝着苏映雪包裹过来!

    苏映雪自然不会愿意这么束手就擒,正好修为得以精进,运起了十足的莹白色先天真气,一掌拍向路西法的本体!

    可路西法的羽翼速度远超她想象,眨眼之间已经挡住了她的攻势,所有真气都被黑炎吞噬燃烧殆尽。

    “天真,想要与本座动手,你还差得远”。

    苏映雪不甘心,对方竟然从头到尾根本四肢都不动一下,仅仅控制一下这背后的诡异火焰羽翼就能把她玩弄与鼓掌。

    雄浑深厚的嗓音震得苏映雪头晕目眩,再下一秒,黑色羽翼已经将她包裹住,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宁静的一晚,就如暴风雨前的平静,匆匆地溜走。

    翌日清晨开始,海上就乌蒙蒙一片,浓云遮掩了阳光,雨水瓢泼而下,海潮滚滚,似乎老天爷的心情也沉重起来。

    林飞等人乘坐一艘游艇,开向伊奥尼亚群岛中那座不起眼的奥索尼小荒岛。

    当距离还剩不到两海里的时候,一架直升机却是突然赶来,从上面走下来的,是谢家的谢天顺。

    谢天顺走进舱中,给孙女谢盈盈投去了一个赞许的眼神,显然是知道了谢盈盈有按照他的话,跟林飞拉近的一层关系,至于是不是谢盈盈的本意,那他也无所谓。

    “林飞,我总算是赶上了,你可否再考虑一下这次的计划”,谢天顺笑吟吟道。

    “什么意思,你们四大家族有更好的办法?”林飞问道。

    谢天顺目光瞟了一眼那林飞身旁的手提保险箱,那显然是装着该隐之手。

    “你应该很清楚,这是对方设下的一个陷阱,你今天带着该隐之手去,恐怕是羊入虎口。如今该隐之手在我们手上,他们想强取豪夺,显然底气不足,我们大可以稳坐钓鱼台,看他们搞什么鬼。

    我们谢家的老祖宗说了,你既然与盈盈结缘,那也算我们半个谢家人,我们不希望你去冒险。再加上待你师尊龙五前辈回来,这炼狱军团也就是一个笑话,你何必这么着急落入他们圈套呢?”谢天顺笑着劝道。

    林飞眯了眯眼,“原来是这个意思,我还以为你们是要派人跟我一起过去。那我告诉你,首先,如果你们有办法救出映雪,那我自然也没必要去做交易。再者,这该隐之手是‘我’的,不是‘我们’的。至于等老疯子,我可没那耐心”。

    “你这又何必,为了一个苏映雪,你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值得么?再看看你身后,这些跟着你一起去的人,你就忍心让他们置身险境?”谢天顺一脸良言相劝的样子。

    林飞望了眼身后千面与姜小白等人,道:“这里的人,我都没有强求他们跟我过去,救映雪本来就是我私人的承诺,我不会放下她不管。

    至于值不值得,像某些把孙女都当作收买人用的货品,说送就送的人,是不会理解,纯粹的感情这种东西的”。

    这一句话,显然是戳在谢天顺的痛脚上,讽刺他不管谢盈盈的抗拒,要她使美人计。

    谢盈盈没料到林飞竟然会公然替她这么说话,眼里露出几分柔情,但也有些害怕,低头不敢看爷爷。

    “呵呵,年轻人,有冲劲是好的,要长远走下去,靠的还是稳重”,谢天顺并没生气的意思,淡淡一笑,对林飞身后的陆雨菲道:“菲菲丫头,你和各门派的高手,都一并跟我走吧,船就要来了,这次行动,安全部不需要参与”。

    陆雨菲一愣,“谢爷爷,这是……您私人的意思么?”

    正当这时,陆雨菲的电话响了,她一看,顿时蹙眉,接起来道:“爷爷”。

    电话那头的陆长明道:“菲菲,取消这次行动,我已经派了一艘从希腊返回的护卫舰去接你们”。

    “爷爷!为什么?大家都已经做好准备,跟炼狱军团决一死战了!”陆雨菲眼里都有些泛红,不甘心中透着憋屈和愤怒。

    “听话……没必要去造成无意义的伤亡,这是林飞的选择,就让他和他的部下去吧”。

    “爷爷……你又要放弃小雪了,是么?”陆雨菲哽咽着道:“难道这真的只是林飞要关心的么,难道不正是应该我们这些亲人,才更该去救表妹吗……”

    “闭嘴!”陆长明怒道:“你再说这些,就是违抗军令!”

    陆雨菲被这一吼,震得有些失魂落魄,泪水簌簌滑落,她凄凄然地抬头,看了林飞一眼。

    林飞也正好朝她望过来,他自然知道,女人跟电话里的陆长明在说什么,不禁心想,恐怕苏映雪也是看得出,这个表姐是确确实实对她关心,才没怎么排斥与其接触吧。

    陆雨菲似乎下定了决心,把电话挂断,回头对静妙师太道:“师傅,您跟其他各门派的前辈们,都回去吧”。

    静妙目光温和地看着弟子,“那你呢,孩子。”

    “我要去救表妹”。

    静妙笑着摇头,“傻孩子,以你的实力,恐怕再修炼二十年,才有活命的机会”。

    “这无关生死,有些事,哪怕知道很危险,也必须去做,不然……就会怀着愧疚过一辈子”,陆雨菲道。

    静妙赞许地摸了摸弟子的脸庞,“好孩子,师傅没收错你这个弟子,师傅跟你一起去。”

    在旁的林飞皱眉想了想,道:“你们还是都回夏国吧,你们的心意我领了,可炼狱军团的武力不仅仅是高手多那么简单,你们上去,确实很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