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04章 【海上齐聚】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还有更新要凌晨3点左右,大家先睡吧」

    0604

    “少来了,臭小子”,静妙指着林飞就是一顿训斥,“瞧不起我们峨眉的女人,你以为贫尼是猪脑子,不知道此去凶险?既然敢去,自然有贫尼的打算!”

    林飞哭笑不得,这“半个师娘”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不过这确实是个不错的女人,难怪老疯子当年会瞧上她。

    既然她们心意已决,林飞也不多说什么,就冲着这份真心实意,哪怕到岛上需要他分心保护,他也能甘之如饴。

    其他各门派的高手可就没这份心思了,既然国家不需要他们出力了,他们急着冒生命危险干嘛,何况林飞或多或少还跟他们有些恩怨纠葛,于是纷纷离开了游艇,跳到了夏国的护卫舰上。

    “李师妹,你也跟大家走吧,你要是出了意外,我们也担待不起”,陆雨菲并不希望李蔚然跟着冒险。

    可李蔚然鼓鼓嘴,“我才不呢!师傅说了,要是心中怀有畏惧,就永远不可能成为优秀的剑客,他还说我缺少磨练,要多死里逃生几次才能突破呢,所以我要陪大叔去杀坏蛋!”

    说着,李蔚然还指了指一旁的千面,“叫这个女人走吧,她不厉害!”

    千面不发一言,只是这么淡淡看着妹妹,但细细地品味,她的眼中还是有这么一抹欢喜。虽然李蔚然依然不肯喊她姐姐,可至少没忽略她。

    甚至李蔚然这么说,很有可能是关心她的安危,只是小姑娘太傲娇,关心人都是故意贬低一下。

    陆雨菲也没办法,其实这会儿她自己都很紧张,便不再多劝了。最好的情况是剑圣神通广大,知道徒弟遇险,肯出山救一把,当然,这种几率微乎其微。

    谢天顺犹豫了下,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叫谢盈盈跟着他一起离开,但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他担心自己说了,孙女也不会按照他的要求做。

    谢盈盈看着爷爷就这样走了,咬了咬红唇,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眼睛不会太湿润。

    一下子,船上的人就少了大半,不过林飞也无所谓,原本就不指望这些人能提供多少助力,走就走了。

    不多时,前方一片雾蒙蒙中,就能看到一座极其有限大小的荒岛。

    林飞站在雨中,丝毫不在乎身上湿漉漉一片,这对他根本没影响,忽然,他察觉到后方的天空上有人靠近,这磁场,他很容易就认出是哪些人。

    “你们怎么来了?”

    一个个穿着反重力战靴,落到甲板上的,赫然是自己的好友,凯山,恩佐,犬牙,三人还都带着几个存放战靴的金属箱子。

    恩佐咧嘴笑道:“斯凯尔普,我们知道你是替我们着想,所以其他人自认很难自保的,都没有过来,我们几个好歹能帮你分担一些压力,你就别推辞了”。

    “阿弥陀佛,贫僧要与家师,当面对峙,说个明白”,凯山枯瘦的脸上,带着一抹决然,他一身死气越来越浓重精纯,显然是受到师傅“死而复生”的刺激,近来实力增长不少。

    黑袍下的犬牙将两只铁箱丢甲板上,“EVA让我们带来了这些战靴,以免到时候那些苍蝇乱飞,我们受到不能升空的限制”。

    早就知道这些的EVA从舱里跑出来,怯怯地对林飞汇报道:“主人恕罪,EVA觉得他们能帮上您,斗胆告诉了他们具体行程。而且这些战靴应该能帮上不少忙”。

    林飞微笑着,目光复杂地看过在场这些人,由衷地说了声,“谢谢”。

    这一刻,即便天上乌云密布,林飞也感到置身于灿烂阳光下般温暖。

    ……

    位于十几海里外,一艘夏国的豪华游轮上,灯光耀眼的一间豪华会议厅内。

    坐着十几名衣着各异的男女,他们中有的穿着如满清时代的文人墨客,有的则是民国时代的大家少爷,名媛贵妇,有的则相对当代,西装笔挺,亦或时尚性感。

    这些好似跨越了一个多世纪的男女,正或是品酒,或是饮茶,气定神闲地聊着话,但彼此之间,总有这么一丝丝硝烟的味道。

    一通电话打来,拿起手机接听的,是身穿中山装,鬓发略有斑白,棱角分明,气宇轩昂的陆家大长老,陆远图。

    “哦?是么……呵呵,既然她要跟那林飞去,就随她去吧”。

    打电话来的,正是汇报了目前情况的陆长明。

    见陆远图挂掉电话,在旁边沙发坐着的,一身穿青灰色长衫,一头短发看起来四五十岁的王家老祖宗,王灿,笑吟吟道:“远图兄,那你小辈陆雨菲尚算良材,这若是放她去了岛上,九死一生,岂不是可惜?”

    “王灿老弟,无需替我们陆家担心,我们陆家虽然比不得你们王家人才济济,可二十多岁迈入先天境界的子孙,还是有不少的,雨菲虽说是我这一脉的子孙,可也算不得多有天赋”,陆远图皮笑肉不笑道。

    王灿轻轻拨了拨茶盏,“可那苏映雪,也是你们陆家的血脉吧……远图兄,我们其他三家不出手,尚且还说得过去,可你们陆家真要不顾这一练武奇才的安危么?莫要叫下面的人寒了心啊。”

    “哈哈哈哈……”陆远图朗笑了几声,拿起一旁的白兰地,喝了一口,“王灿老弟,你就不要再与我玩这小把戏……若是八九十年前,你这么激我,或许老夫还会头涌热血。

    可如今这把年纪了,你还用这等激将法,岂不是太掉你的身段。你们王家现在以你马首是瞻,可要注意言辞分寸啊”。

    王灿眼中精芒闪闪,与陆远图各怀心思地互相笑着,可谁也没从这笑里看出半点友善来。

    “你们两位,就歇歇吧,争斗了快百年了,这样子若进来一个小辈,让人看见,也未免太有失水准吧”,发话的是在对面一张沙发上,一名成熟美妇人。

    她身穿黑色单露肩短裙,胸前露着一条深深的沟壑,美艳中性感勾人,下面是一双洁白无暇的玉腿,踩着火红色高跟,都是当季最时尚的款式。

    陆远图呵呵笑道:“润芝妹子,说来,你们谢家这回也是恐怕做了赔本买卖啊。那谢盈盈好歹是水雷灵根,被送到林飞身边,才多久,就要跟林飞去那岛上,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太不划算了”。

    “有这回事么?我都没注意呢”,谢润芝一脸有些苦恼的笑容,“抱歉,谁让我有七个儿子,四个女儿,孩子多了,记性就不好……

    这孙子辈,曾孙辈,曾曾孙辈的更是多如牛毛,远图哥,我不像你,子孙就那么几个,所以能记得清,我实在记不得,哪个是叫盈盈的丫头了……”

    陆远图冷哼了声,子嗣少是他们陆家的一个短板,不仅仅是他,其他主要几脉也人数不多。相对来说,龙家和谢家的人数是最多的,王家也不少。

    若是年轻时候,被戳这痛处,陆远图估计都要骂这女人像头母猪,然后就大打出手了。可毕竟也年纪大了,吃点亏也懒得多说什么。

    “龙涅兄,你今次出来,怎么一句话都不说,莫非太久没离开京城出远门,又见到这么多老友,太紧张了不成”,王灿这时目光望向一名站在窗口,望着外面海洋的男子。

    这正是龙家当代大长老龙涅,身材不高,也就一米七出头,一头黑色长发垂腰,简单束成一马尾,面容看似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男子,文质彬彬,手上夹着一根雪茄,自顾自地吞云吐雾。

    听到王灿的话,龙涅转身过来,随意一笑,“听你们斗嘴快百年,耳朵都起茧子了,有闲心,还不如想想那剑破天这回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