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05章 【一手交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05

    “剑破天还能有什么意思,哼,我们昨日四人亲自上剑冢,他连见也不见,他那小徒弟李蔚然现在往火坑里跳,他也不管不问,此人一旦醉心于剑,雷打不动。

    只是这狂傲着实叫人气愤,待我哪一日凝聚王轮,晋升王者,定要去剑冢闹他个鸡犬不宁,泄泄心头之愤”,陆远图轻哼道。

    “就你这心境,想成就王者,还差得远,我看王灿哥比你可有机会得多”,谢润芝笑着摇头。

    陆远图不屑道:“所走道之不同,自有不同机缘因果,何须与他人比较”。

    龙涅则寻思道:“我看,没那么简单……剑破天成名数十年,眼界极高,所以只收了这么一个弟子,对这个弟子宝贝得很,本可以保她不死,绝对不会白白叫其断送性命。

    我倒认为,他之所以不愿意出关,有两种可能,一是,他自己也没把握,能赢过暗影。二是,他觉得这一次,林飞等人能靠自己渡过此劫”。

    “不可能,剑破天是什么性子,哪会还没打就认输?那慕子墨当年假装客卿混入陆家,装神弄鬼,恐怕晋升王者时间都不长,怎能是剑破天那厮的对手。

    第二种猜测也不可能,那林飞虽然邪乎,可说到底也就归元境界,单单三名战神榜前三的老人,就够他喝一壶,其他人,恐怕自身难保”,陆远图道。

    “这就是为何,我感到费解了”,龙涅摇头,“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王灿目光闪烁,沉吟道:“不管怎样,我们先通过卫星传输画面,看看局势如何,若那暗影不出手,凭我们四家这么些老家伙联手,炼狱军团那些人,不足为惧。

    若是暗影亲自前来,王者以下,几乎毫无胜算,那就是林飞气数已尽。正好,也可以看看,龙五是否在暗中看着一切。若他的师傅龙五都不来救他,我们总不能为了他,丢了性命”。

    “我倒很好奇,那些人非得找齐五件古物是做什么,那五件东西,样样都是来历神秘,记载的故事都是无从考究,莫非真有什么惊天秘密?”谢润芝猜测道。

    此问一出,在场的人都安静下来,谁也搞不清,炼狱军团到底再玩什么把戏,正因为如此,大家谁也不敢冒险。

    活了越久,对自己这一身的修为就越觉得来之不易,像林飞这样不珍惜性命,为了个女人就答应这样的交易,在场的人根本就觉得他傻了可以,只是没说出来罢了。

    ……

    游艇靠岸的时候,已经快要中午。

    林飞等人走上奥索尼岛的海滩,前方是一片高低起伏的地形,这个之所以荒废掉,跟贫瘠与地貌崎岖也有关系。

    离的中心越接近,林飞就越闻到,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股令人不舒服的味道。

    “刀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现什么?”姜小白看林飞表情怪怪的,不禁问道。

    林飞望了眼身边的众人,道:“不如……我自己带着该隐之手去岛上找他们,你们在这边一起抱团,到时候有紧急情况撤退也方便”。

    “都到这坎上了,你还说这话!我们既然敢来,就没怕死!”恩佐道。

    林飞苦笑了下,摇头道:“你们或许察觉不到,我总觉得,这岛上有一股特别的血腥味……不是很明显,但却是一种非常黑暗厚重的血腥”。

    “估计有血族埋伏在岛上,我们都小心就是了,何况都还没见面呢,没准真的可以换完了就结束呢?炼狱军团的人未必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吧”,谢盈盈道。

    林飞也只能这么想,其实让众人跟他一起或者跟他分头行动,他都觉得不安全,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往岛内走近了两公里左右后,下方是一片类似盆地的低洼地,因为降雨,地面泥泞不堪。

    “EVA,那个贝尔摩多还没给你消息么?他们交易的人在哪?”林飞神识扩散开去,发现方圆一里内,都压根没人。

    “是的,可能他们还没到”,EVA猜想说。

    林飞正想说什么,眉头一抬,遥望向西面的天空。

    一道黑色的火焰流星般朝这边落下来,等近了一看,是一身披黑色重铠,戴着头盔,背后燃烧三对黑炎羽翼的魁梧战士。

    “奥菲斯塔!”

    众人陆续也感受到一股充满了邪恶压迫感的威压,在男子落下的瞬间,如阴影般笼罩过来。

    黑色火焰的羽翼一阵扇动,进行了一下缓冲,一道气浪震开来,竟让一块区域内的雨水都短时间无法落入。

    而他的一只手上,赫然是夹着昏迷不醒的苏映雪!

    “吾名路西法,斯凯尔普,承认你的胆魄,竟然真敢赴约”。

    路西法那头盔后,红色光芒的眼眸,如鬼火般跳动着。

    “曾经背后是圣洁炽天之翼的奥菲斯塔,如今成了堕落天使路西法,教廷看见你这样子,估计都得哭瞎了”,林飞从容地笑了笑,他能感受到,这家伙体内的那股力量,已经彻底地与教廷的神圣属性背道而驰,恐怕是因为他的信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导致。

    这种力量其实谈不上邪恶,只是更加具有破坏力,更加霸道而无情。

    “打开你手上的箱子,让我看到该隐之手”,路西法直接要求,并没谈论过去的兴趣。

    林飞并不着急,他左右看了看,没查探到有其他人接近,道:“你应该就是炼狱军团的军团长吧,其他人呢?那个摆了我一道的萨麦尔,那个别西卜呢?贝尔摩多那家伙怎么不来?”

    “本座一人足矣,打开箱子!”路西法宏声道。

    林飞看问不出什么,也不再多说,将保险箱打开后,露出了里面那只看似丑陋,并且无任何特殊之处的手臂。

    “很好,你果然守信”,路西法手一伸,道:“将该隐之手交给本座,本座再放人”。

    林飞轻笑,“且不说我是不是能相信你,现在映雪昏迷着是什么意思?”

    “你果然多疑,千面在你一方,还担心这是假的不成?也罢,本座替你唤醒她”。

    路西法将苏映雪往地上泥水里一扔,女人全身立刻溅地到处是泥浆,污秽不堪。

    随即,路西法左手一召,一道黑色的雾气从苏映雪体内被抽离出来,显然是这股能量压迫住了女人的真气,让苏映雪刚刚一直在沉睡。

    等撤去了这一股能量后,苏映雪立刻恢复了清明,摇了摇头,从地上爬起身来。

    她感觉自己像是刚刚做了个噩梦,当冰冷的雨点打在她身上,口鼻间是泥土和海洋的气味,她有些出神,不知道身在何处。

    “映雪!”林飞喊了一声,生怕苏映雪是不是脑部受到什么伤害。

    “林飞?”

    苏映雪迷茫的表情,瞬间一变,转身,看到林飞和他身后的众人,以及林飞手上的该隐之手,猛然醒悟了是怎么回事。

    她回头看了眼路西法后,慌慌忙忙地跑向林飞,顾不得其他,用力抱了林飞一下,又急又气,又带着难掩的感动之色,眼眶红红的有些不知道从何开口。

    “你……你这是要拿该隐之手跟他们交换我吗!?你干嘛这么傻!?这不就正中他们下怀吗!?”

    “一只破手换你怎么算都是值得的,我怕他们迟迟得不到,做出更出格的事情来伤害你,那就得不偿失了”,林飞笑道,“看到你没事就好……咦,你修为怎么又涨了这么多……”

    苏映雪摇头,“先别提这些了!薇薇还在他们手上,我出来前看到了,他们威胁的手段会无穷无尽的!你根本不该来的,这只会让你自己泥足深陷!”

    林飞笑着点头,表示知道,“先把你救出来再说,总不能怕麻烦就龟缩着什么也不管吧”。

    “你怎么到现在都不懂呢……我暗示你这么多次,让你离开我,你难道没看出来我的意思吗!?”苏映雪无力地道。

    “别傻了,我怎么可能不管你”,林飞温柔地帮女人擦去脸上的一些泥垢。

    对面的路西法已经不耐烦,“人已经放了,手,拿来”。

    林飞也没犹豫,这只手若能换取一段时间的安宁,交给他们也是值得的,所以把保险箱盖上,整个抛了过去。

    路西法一把接住后,也懒得再打开检查,这么近的距离,他早已经看清。

    “东西给你们了,人我们也找回,这下算两清了,没别的事,我们就走了”,林飞可不想在这里多留,乘着对方没别的人在,尽快撤退才好。

    可正当这时,,后方传来一声“轰隆”巨响,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主人!是我们停船的方向!”EVA惊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