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28章 【红包】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28

    “咳咳……”剑破天一脸矜持地笑着说:“我当是谁,原来是老朋友斯凯尔普,你今日和这些人一起前来,找本王所为何事?”

    林飞脸部肌肉僵硬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怀里的这个女人,是千面,血钻第一的高手,你可能不知道,她是你徒弟的亲生姐姐,她们姐妹二人血脉特殊,你恐怕早了解,她现在失血过多,生机全无,我想问你有没有办法救活她”。

    提到正事,李蔚然也赶紧从房顶飞下来,抓着剑圣的衣袖哀求:“师傅你救救我姐姐吧,你不是对我的血脉有很多研究吗,你既然能用剑元锁控制我的血脉,那肯定有办法处理这种动用血脉的副作用对不对?”

    剑破天这会儿才仔细一瞧林飞怀里的千面,看到那绝世容颜,也不禁愣了愣神。

    “丫头,这真是你姐姐?”剑破天一阵怀疑,伸手在李蔚然的脸蛋上这么捏了捏,“怎的你姐姐生了这般国色天香,连本王出尘脱俗的心境都被她差点给影响到,你就是这么一个长不大的包子脸?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李二狗!!!你再胡说八道我就诅咒你逢赌必输!!!”李蔚然打开他的手,气得头上快冒烟了。

    剑破天赶紧一手捂住徒弟的嘴巴,使劲动眼色,让她别乱叫,这玩笑可开不得,要倒霉运的。

    然后对着面露古怪表情的众人讪讪一笑,“各位……应该是什么都没听到……好,本王这就给她看看情况如何”。

    默不作声,一伸手,无数条细如蚕丝的剑气,缠绕在千面的身体上,好似在感知着什么。

    过了会儿,他一扬眉,叹道:“这丫头是真不怕死,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以对付的强敌?竟然要她强行借用体内鲜血,来激发她的部分潜能?”

    “是暗影之王那个大坏蛋!”李蔚然气鼓鼓道:“师傅你有空去把他杀了吧!他可坏了,我们都差点死在他手上!”

    剑破天面有疑色,“哦?是那个暗影?不对啊,在本王看来,如果仅仅是一名王者的话,以如今斯凯尔普的实力,应该就可以对付,怎么还需要你的姐姐这么拼命?”

    林飞不耐烦,粗着嗓子大声吼道:“我说老赌鬼!你能不能救!具体的以后再说不行么!?”

    剑破天似乎被吓了一跳,身体都缩了缩,后撤了一步,不过似乎意识到这有点丢人,赶紧又一脸淡定的表情,“咳咳……你吼什么?她体内不是还有五分之一的血液留着么,还没死透呢。

    虽然本王至今都搞不清楚,她们这是什么种族的血脉,但只要不是耗尽最后一滴,就都有挽救的机会,因为她们身体的一大特点,就是自我恢复能力极强。

    只不过,目前她元气大伤,又时间拖得久了,生机已断,要续命,恐怕要先刺激她体内的五脏六腑,重新激发其自我修复的机能,然后以她自己剩下的血脉作为基础,逐渐再造血,便可慢慢恢复”。

    “刺激她五脏六腑?她现在的身体器官都已经停止工作,你怎么刺激不都一样么?”林飞不解道。

    剑破天得意地想摸摸胡须,但一摸才发现胡须被自己刚刚剃了,尴尬地把手一收,道:“当然不是一般的刺激可行,本王有一门独门绝技,名曰‘春风化雨’,可以剑气透过人体周天穴位,四肢百骸,渗入肺腑而不伤其身。

    本来这是用来加速恢复自身伤势而创造的剑法,不过道理相通,只需以这门绝技,重新开通其周身经脉,引血通流,自然可以逐渐复苏”。

    林飞想到刚才剑破天释放出来的千丝万缕的细腻剑气,顿时知道他所言非虚,因为这种治疗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更加高深的“针灸”。

    以剑气作银针,直接对人体内的器官进行刺激,同时又可以将经脉再度打通,引血循环。

    这天下恐怕没有其他人,能做到剑破天一样把剑气控制到如此静妙到巅毫的程度。

    林飞庆幸自己及时来找他,兴奋地道:“那好,千面就麻烦你了,丫头,抱你姐姐进去”。

    李蔚然欢天喜地,开心地抱过千面,就跑进屋里去了。

    不过剑破天却并没立刻进去,而是走到林飞身边,一脸正经地小声说:“斯凯尔普,朋友归朋友,可正所谓有因必有果,有得必有失,有……”

    “多少钱?”

    林飞都懒得多听他废话,直接问他要多少医药费。

    “嗨!跟聪明人做买卖就是爽快!”

    剑破天突然脸色一变,喜滋滋地一拍林飞的肩膀,豪爽地道:“谈钱伤感情啊!这叫……红包!对,正月里,红包啊!”

    在场的其他人已经一脸目瞪口呆,这剑圣变脸也太快了吧,刚刚还装出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这会儿又开始市侩起来,一提起钱就彻底没任何风度了,这该不是穷疯了?

    若不是还要靠这货救千面,林飞都想给他一拳头了,僵笑道:“你要多少……红包?”

    剑破天道:“不多……我不是还在你那儿赊了一把太阿剑么,你找空还我,然后呢……今儿再给我二十三快五毛!我就还你一个大活人,大美女,你看咋样?”

    “剑可以还你,欠我的钱我也不要了,不过这二十三块五毛是什么个意思?千面的命就值这么点钱?还用毛来计算?”林飞不悦道。

    “那你想给多少?二十三?凑个整数?”剑破天为难地问。

    林飞都要崩溃了,这家伙是听不懂人话么?

    “我给你两个亿现金,改天立马让飞机空投到你这破山头上,你现在赶紧去救人!”

    剑破天一听,两眼精光闪闪,立马跟林飞保持距离,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既然你如此计较金钱得失,那随你吧,其实本王根本不介意这些身外之物……嗯……不过要送来,最好拿美元,我省得去拉斯维加斯又要换……”

    林飞皮笑肉不笑,心想,你就装吧,接着说:“没问题,不过在那之前,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何事?”

    林飞指了指那块挂着的木牌,道:“你那剑冢的‘冢’字写错了,那是‘家’,多了个点儿……”

    剑破天猛一回头,用力眨眨眼,老脸一阵火辣辣的,眼珠子提溜一转,道:“咳咳,哦,那是臭丫头写的,我就让她好好读书,真是的……这么简单的字都能写错,我以后定要好好管教……”

    说完,剑破天就一溜烟就跑进了屋子,好似夹着尾巴逃跑一般。

    外面的众人忍俊不禁,难怪李蔚然如此活宝,原来事出有因。

    没多久,房子里开始闪烁出阵阵青芒,显然是剑破天开始动用剑气为千面救治,而李蔚然也并没出来。

    看得都傻眼的王大伟这会儿凑上来道:“师傅,这剑圣前辈看来挺好说话呀,拿钱请他办事,就肯这么卖力气”。

    “咯咯……”谢盈盈笑道:“傻大个,你以为谁都能跟剑圣做买卖?若不是小飞飞的实力已经足以引起剑破天的重视,他哪会这么好说话?

    莫要以为他看似疯癫胡闹,就真的是个平易近人的前辈,要知道我们四大家族的那些长老,想见他一面,他都不愿意搭理。”

    王大伟恍然大悟,原来这下面还有这么些门门道道,终究还是以实力说话。

    林飞自然也清楚个中关键,因为剑破天这次与自己说话,明显比几年前赌场里遇见的时候,更加亲切,这是一种对实力的认可所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