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29章 【难得正经】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29

    很容易理解,作为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物,怎么可能真的跟底层的人物亲密无间?哪怕愿意交朋友,顶多也就是尽量平易近人地应付。

    只有真正站在同一层次了,才可能比较无保留地打交道,因为只有“同类”才可以真正理解彼此。

    所以,林飞并不会真的去嘲笑剑破天这些奇怪的行径,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友好的肯定。

    而苏映雪则是听到了谢盈盈喊的那声“小飞飞”,蹙了蹙黛眉,冲林飞道:“恭喜你啊,不知不觉,又多了个红颜知己”。

    林飞也是颇为头疼,不好意思地道:“跟她说了别这么叫我,不过她的性子就那样,你别介意”。

    “我为什么要介意,跟我又没关系”,苏映雪一脸淡然地说。

    谢盈盈忽然一把搂住林飞的腰,紧贴在林飞后背上,“小飞飞,你也太自作多情了,苏小姐跟你都成为过去了,怎么,还指望苏小姐回心转意呀?你难道有了我们还不够么?”

    林飞真想把这女人抱到前面来狠狠抽她的屁股,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果然,苏映雪听不下去,道了句“我四处走走”,直接扭头走去远处山林了。

    林飞大声道:“别走太远,虽然这里是剑冢附近,可也难保有炼狱军团的人会过来”。

    苏映雪并没回应,不过林飞知道,女人在这种事情上肯定不会任性。

    把谢盈盈的手臂从自己腰间拿开,林飞回头道:“好了,你要闹也闹够了,开心满意了?”

    谢盈盈仔细盯了林飞一会儿,问:“你不生气?”

    “为什么生气?”

    “我以为你会责怪我欺负你的旧爱呢”,谢盈盈道。

    林飞自嘲地一笑,“你又没胡编乱造,我和映雪确实回不到过去,而你也成了我的女人,说的都是事实,我有什么好责怪你的。”

    “咯咯……飞飞,我就喜欢你这点,虽然很不要脸,但却敢作敢当”,谢盈盈娇笑着,很勾人地在男人嘴上亲了口。

    一旁的姜小白和王大伟看得直瞪眼,怎么不要脸反而还招美女喜欢了?他们咋没这待遇。

    林飞也没闲心跟谢盈盈多亲热,他还是不太放心里面的千面,但这会儿进去似乎也没多少意义,只好在外面默默守候着。

    不过并没让其他人闲着,让谢盈盈去附近的城市,找通讯工具来,同时又让王大伟跟姜小白跑腿,去附近村落或者集镇找些水果来。

    虽然说千面也未必需要靠食物来恢复多少,但林飞此刻只想尽可能地替女人做些什么,哪怕有一点点益处也好。

    等到傍晚时分,剑破天从屋子里走出来,伸了个懒腰,似乎也有几分倦怠。

    林飞站起身来,并没问成功与否,因为他已经感觉到,千面的气息已经出现,虽然很微弱,但女人已经活了!

    “谢谢”,林飞很诚恳地对剑破天道了一句。

    “看得出来,你对她很在意”,剑破天回头看了眼屋子里躺在石床上的千面,道:“她还需要大概半天时间能够醒来,失血过多,再加上身体机能停止太久,就算我勉强将她拉了回来,也难以一下子复苏”。

    “你能救活她,就是一个奇迹,我知道其实这件事没你说的那么轻松”,林飞笑道。

    “你心里有数就好”,剑破天笑指了指林飞,“不过,你可不简单,虽然当年见你,就知道你非池中物,可没想到,你进境如此之快”。

    这时,李蔚然哭红着眼睛走出来,来到剑破天跟前,极为乖巧地跪倒在地,说:“谢谢师傅救了姐姐”。

    “不必如此,也只是尽人事而已,你们姐妹既然都与我有缘,自然是老天爷有此意,天意不可违”,剑破天感慨道。

    很难得的,这个活宝徒弟正经了,疯癫师傅也跟着正经了。

    剑破天对林飞做了个“请”的姿势,道:“斯凯尔普,跟我出去走走如何,有些事,要与你说说”。

    林飞看了眼在屋内的千面,让李蔚然照看好姐姐,然后点点头,跟剑圣走向后山腰。

    两人漫步在有些光秃秃的山地,斜阳默默。

    “你是想跟我谈李蔚然的事么”,林飞主动开口道。

    剑破天叹了口气,“不错,跟那孩子有些关系……事实上,你们现今的情况,我也有所了解,只不过你既然与暗影交过手,也应该清楚,到了这个境界,输赢绝非那么容易,谁到了这等境界,其实都很难真正打败谁”。

    林飞点点头,确实,他觉得自己不会输给暗影之王,但要杀死慕子墨,真是有些强人所难,除非他能更进一步。

    但,并不是有这么多圣血池可以给他吸收的,真要像那神秘人所说的,去吞噬一些无冤无仇的人,来不断增进修为,那自己岂不是比滥杀无辜的炼狱军团还不如?

    “虽然外界将我,和三个家伙,称呼为四大王者,可事实上我们彼此都不甚熟悉,我们谁也不曾和对方交手过。

    因为,一旦我们互相出手,一来声势太大,二来,谁有这点修为都不容易,没必要为了一些世俗的恩怨道德,来拼个你死我活。”

    林飞道:“我能理解你说的,站得越高,山下的景物就越渺小。当站在你们的高度,普通人,确实就是如同蝼蚁一般,生生死死,并无多少区别,什么国家,民族,种族,宗教,这一切都已经只是过眼云烟……

    谁来统治,谁来管理,谁来主导这人世间,对你们而言,都没什么影响,反正……一样都是生命,是么?”

    “相差无多”,剑破天望着远方的山峦,道:“对于王者而言,目光着眼于星空,地球上的事情,其实已经没多少影响。就像对于星神境的人而言,更是如此,一个星球的毁灭,都不会有多少影响。

    那暗影之王,或许有不少执念,但那其实并非为他自己,而是一种他所要承受的宿命……你若能找到个中关键,或许就能摆平那些人。”

    林飞眯了眯眼,确实,普通的权势和地位,对于慕子墨而言唾手可得,他到底是在追求什么,还是为了达成某种目标,某种执念……

    “蔚然那孩子,是我捡来的,她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小在山里长大,见到其他山里孩子有父母家人,就认为,自己是被亲人抛弃了。

    所以,她非常痛恨家人这个词,对她过去的近二十年的人生来说,我这个师傅,就是她唯一的‘亲人’,甚至我若开玩笑与她说什么父母来找她之类的,她也会跟我生气”。

    剑破天苦笑道:“我想,她愿意开口喊那千面‘姐姐’,应是千面舍身救了她吧”。

    “原来是这么回事……不错,她确实一直很不乐意承认千面是她姐姐一事,不过现在,应该是解开心结了”,林飞道。

    剑破天一脸正色,“斯凯尔普,这世上我仅有三样割舍不下,一是剑,二是骰子,三便是这一手带大的徒儿。剑与骰子,我可以自行掌握,唯独这孩子,前路却必须由她的心去走,而非听我之命。

    外面发生什么,那暗影要做什么,我不会参与,但我希望,你可以在山外头,替我好生照顾这孩子,她天天没心没肺,却并非真的与我一般是无忧无虑,而是小时候泪流得太多罢了。”

    林飞沉默了许久,末了一脸古怪地说道:“你突然这么至情至性地认真跟我说这么一番话,我怎么觉得有点变扭……”

    剑破天刚刚还一脸诚恳的表情,咧开一个笑脸,一拍林飞的肩膀,“哈哈,本王也觉得这路子不合适,走走!咱去屋里玩两把骰子,反正一时半会儿你那千面相好也醒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