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35章 【三万也不放】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35

    多日不见的女人连医生的白大褂都没来得及脱掉,见了林飞的面只是激动而高兴地用力一抱,便不再多说其他的相思情话,直截了当地道:“林飞,我有事跟你说”。

    林飞一愣,他回来的路上就想念家里的女人,这几天恐怕让她担惊受怕了,还想说几句贴心话的,可似乎用不着,女人没闲心听他哄。

    “怎么了?很少看你这么严肃地跟我说事”,林飞皱眉,“是家里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

    方雅柔轻轻摇头,似乎在斟酌怎么开口,欲言又止。

    林飞温和地一笑,猜测估计是什么容易惹怒他不满的事情,于是摸摸女人柔顺的发丝,“你说吧,我保证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生你的气”。

    方雅柔其实就等林飞这句话,她可不会忘了当初因为顾彩英,林飞跟她发火的经历,所以一直很小心翼翼不主动去碰触地雷。

    这算是她的一点小心机,可也是保持两人关系和睦的相处之道,总不能因小失大。

    “是顾会长……她昨晚中了一种新型病毒,发高烧住院了”,方雅柔说了出来。

    林飞脸上的笑容果然立刻消失了,但也并没显得不满,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走到沙发边坐下,深呼吸了一口气,才说:“是么,你应该还有具体的情况要跟我说吧”。

    方雅柔也不隐瞒,把这一天发生的情况全部告诉了林飞。同时在场的林大元等人也都听到了具体消息,虽然对顾彩英并无好感,可事关人性命,谁也不会这时候多提什么恩怨是非。

    “王邵华和王紫晴希望,你能够去看看顾会长,帮他们找到治疗这种病毒感染的办法,现在他们已经忙成一团了”,方雅柔道。

    一旁的姜小白挠挠头说:“我怎么感觉这事不简单啊,像是早有预谋的”。

    “是的,我觉得这件事有古怪”,方雅柔分析着道:“因为按理说,顾会长的起居饮食都由下人精心照顾的,所以感染病毒的几率不大,要感染也不太会是她一个人感染。除非有人故意对她下了病毒。再有就是,王家一直试图拉拢你,很有可能……”

    方雅柔没继续说完,但大家都能想到那层意思,就是利用顾彩英,来使苦肉计,不管顾彩英自己是否知情。

    “咯咯……”一阵银铃笑声从楼梯上传下来,却是谢盈盈刚刚洗了澡,来到大厅里。

    女人毫不客气地用了不知道谁房间的浴室,穿了一件棉质睡裙,头发还湿漉漉的,这么袅袅婷婷如一朵娇艳的粉色出水芙蓉。

    也不避讳大厅里还有长辈在,谢盈盈就这么软绵绵地一屁股坐在了林飞的身边,像是柔若无骨,歪歪扭扭地靠在了林飞身上。

    “谢盈盈!?你……你怎么在这!?”方雅柔眨了好几下眼,才确认自己没看错,霍然起身来,俏脸发白,有极为不好的预感,紧张地看着林飞和谢盈盈。

    “别紧张嘛,又不是外人”,谢盈盈朝方雅柔抛了个媚眼,“亲爱的柔柔,苦肉计的手段连你都能想到,你觉得王家会愚蠢到用如此拙劣的方式来拉拢飞飞?

    我倒觉得,是王家以外的人对她下了毒手也未必呢,目的不言而喻,多半是为了拖住我们飞飞,不让他有功夫管别的……”

    方雅柔这会儿压根没心思谈这些,气呼呼地指着女人身上的睡衣,脸蛋羞红,“你……你把我的睡裙穿下来干嘛!?脱了!!”

    谢盈盈捋了捋鬓发,佯装害羞地扭捏道:“柔柔,你怎么这样啊……这儿这么多人呢,就要我脱衣服……要脱也等晚上我去你房间再脱呀……”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方雅柔感觉脑袋不够用了,如热火烧耳根,气得眼泪水都要出来了,“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还没看出来么?作为好姐妹,我特意来跟你一起伺候老公啊,我已经是小飞飞的女人了呢”,谢盈盈一脸陶醉地在林飞脸上亲了口。

    这大胆火辣的作风,让林大元跟许芸这样的长辈都有点受不了,林飞还真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带回来。

    姜小白则是本着大哥的女人非礼勿视的原则,扭头开始念经摒除心魔,不敢多看半眼。

    方雅柔更是要被气地患上高血压了,大脑一片空白,指着这一男一女的手都发抖。

    “林飞……她……她说的是真的?”方雅柔喃喃问男人。

    林飞也是无语,这谢盈盈明知道方雅柔对她特别敏感,偏要这么刺激人家,真是一对活宝。

    不过方雅柔每次碰到谢盈盈都如此无法淡定,真是奇了怪了。

    “柔柔,事情经过有点复杂,但……结果是那样没错,你要听的话我立刻解释给你听……”林飞也颇为不好意思地道。

    女医生感觉天旋地转,瘫软地一屁股往沙发上一坐,泪眼汪汪,满是幽怨。

    “我不是跟你说了么……你喜欢别的女人,我拦不住,但唯独谢盈盈你别碰嘛……你怎么……哎呀!你怎么就这么忍不住嘛!!”方雅柔就跟生气的小女孩,双手用力地拍打沙发,抓狂了。

    林飞赶紧上去,想要好好抱抱女人,安慰她一下,可方雅柔用力地推开男人,显然不希望林飞碰自己。

    “你走开!碰过这女人就别来碰我!!”方雅柔气愤地喊道。

    林飞一脸尴尬和无奈,早知道方雅柔会受如此大刺激,就不这么快让她知道了。

    谢盈盈笑得更加欢乐了,“原来柔柔你还这么警告飞飞过呀,别这样啊,我可是很期待以后更你一起生活呢”。

    “谁要跟你一起生活!?”方雅柔气愤地一跺脚,噔噔噔就跑上楼去了。

    林大元在旁边着急地大喊,“小飞你在发什么愣啊!去追雅柔啊!你要是让她伤心了看我不打你!!”

    林飞赶紧憨笑着跟大伯赔不是,心里暗暗叹息,看来这段日子自己在家里待得时间太少,大伯的心都被方雅柔给笼络过去了,都要为侄媳妇来打自己这正儿八经的侄子了。

    由此可见,方雅柔确实是花了不少心血,林大元可不是这么容易“收买”的。

    林飞一阵风似地跑回楼上,见方雅柔已经回到自己的卧室里,拉过来一只小行旅箱,正往里面塞一些自己的衣物。

    这把林飞给吓了一跳,连忙上去抓着女人的手阻拦,哭笑不得,“柔柔,你这是干嘛?有话好好说,离家出走什么的那是青春期叛逆少女才干的事儿。”

    “我不是离家,我是回家!回我自己那儿住!让你好跟谢盈盈那坏女人一起甜甜蜜蜜!”方雅柔甩着手臂,“你放手!”

    林飞哪肯,且不说女人回自己住处安全性降低,他也不舍得啊。

    已经习惯了家里的事全由方雅柔照料,她若走了换谁都不习惯,而且林大元还不拖着不方便的腿脚来抽自己?

    “柔柔你这就不对了,我们讲道理嘛,你讨厌盈盈总得有理由啊,你告诉我,我们再想解决方案啊”,林飞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目光很是真诚。

    “还盈盈……真亲热……我从来不奢望你什么,让你别惹上谢盈盈是我仅有的这么点小小的要求,你连这都不答应,你心里根本不把我当回事!我们没什么道理可讲的!到底放不放手!?我数到三,一……”

    “你数到三万我都不放!”林飞直接打断了她的数数。

    “你!”方雅柔一阵气极,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低头“啊唔”一张嘴,开始咬男人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