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36章 【双面美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36

    林飞都傻眼了,这还是头一遭,看到温温顺顺的方雅柔跟头生气的非洲母狮子似地发火咬人。

    可惜他林飞不是寻常的男人,甚至连寻常“人”都不算,他如今的**,经过骨钉和十三名三代血族精血的融合,已经到了寻常导弹都炸不伤分毫的地步,哪会被女人区区的牙齿咬疼?

    方雅柔的贝齿咬在男人手背上,似乎还因为太坚韧,怎么咬都见林飞没反应,她只好尴尬地啃啊啃,还不受控制地发出了阵阵“嗯啊嗯啊”的*声。

    结果,反倒是女人柔软温润的花唇,磨蹭了林飞的手背后,让男人有了一丝异样的感觉。

    看着女人口中的香津慢慢地从自己手背滑落,一阵阵温湿的鼻息,带着丝丝缕缕芬芳,林飞感到一股子丹田火已经愈来愈旺。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走错了路,因为跟女人不能讲道理,她们是种感性的生物。

    于是林飞邪邪地一笑后,二话不说地另一只手去搂住了方雅柔的腰肢,将她整个柔软的身子抱起,丢到了大床上!

    “啊!”方雅柔娇呼一声,意识到情况不妙,想要坐起来。

    但林飞已经扑了上去,整个人压在女人饱满而弹性的肆虐而火热地在女人的脸上,红唇上,粉颈处亲吻。

    方雅柔用力地挣扎,可哪推得动林飞,反而随着自己娇躯的扭动,变得跟林飞的身体发生热烈的摩擦。

    当感到小腹上有一团**透着巨大热量的东西顶住,方雅柔娇哼一声,整个身子都跟热巧克力般要融化了,一动不敢动。

    她甚至担心,那坚硬的物体是否会戳破她下面的棉质休闲裤。

    “林飞……你……你别……”方雅柔嗫嚅着,几分哀求地说,已经眼眶含着紧张的泪花。

    林飞虽然很想真正的提枪上阵,但也知道这不是个好时间,见女人已经不再挣扎,便伸手轻轻擦去女人眼角的委屈泪水,揉了揉她娇嫩的脸蛋。

    女医生对于男人这种打一棍子给个甜枣的举动颇为习以为常,嗔怨地白了他一眼,她就是被欺负了。

    林飞一把将她抱起来,坐到自己大腿上,笑着说:“好了,乖,你实话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讨厌谢盈盈,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不愉快?”

    方雅柔一听这问题,又支支吾吾,不愿意吭声地低着头。

    没办法,林飞只好把自己早有的猜测说了出来,“是不是她追求你?”

    方雅柔娇躯一个激灵,明显地颤栗了下,小心翼翼地抬眼,期期艾艾小声问:“你……你都知道了”?

    “果然是这样么”,林飞大方地耸了耸肩,“这有什么关系,她追求你说明喜欢你,又不是要伤害你”。

    方雅柔急了,不敢置信地问:“你知道她是女……女同,你还跟她……那……那样?”

    林飞叹了口气,“我本来也是不知道的,这个事情跟你说了挺复杂么……”

    林飞把谢盈盈追查他的事情,以及发现证据,要挟他的事情说了下。方雅柔听得心惊胆战,若是四大家族知道林飞其实没靠山,可就出大事了。

    “我当时有两种选择,第一种,让她变成我的人,第二种,杀了她。而显然第一种是最划算的,我知道这样你会不高兴,但我也是迫于无奈……”

    林飞露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咬咬牙,说:“要是你一定不肯,那我偷偷把她杀了?”

    “千万不要!”方雅柔可真信了,赶紧出声阻止,摇头如拨浪鼓,“我……我不喜欢她,可……可也不是要她死啊,而且,她都跟你出生入死的,肯定也是真的站在你这边了”。

    林飞赶紧讨好地笑着捏捏女人的手,“柔柔你心地最善良了,可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你难得有这么点小要求给我,我还做不到……”。

    “少用糖衣炮弹,我才不吃这一套”,方雅柔嘟囔了句,但显然很受用,脸蛋红润润起来。

    不过一想到以后真的要面对谢盈盈在自己眼前晃荡,方雅柔还是头疼,坐起身来,道:“我还是先回医院去吧,今晚还要加班的,回来是想看看你,再把顾会长的事跟你说清楚,我得走了”。

    方雅柔并没问林飞打算如何处理顾彩英的病情,她知道林飞肯定有打算,多问反而会让男人觉得困扰。

    林飞微笑着点了点头,也没多说什么,送女人下楼去。

    等方雅柔开车回医院,已经换了身白衬衣和黑色铅字裤的谢盈盈,俏丽中带着分冷艳地走到林飞身边,幽声说:“她跟你讲了什么?”

    “我问她,是不是你追过她,她终于承认了”,林飞笑道。

    “是么……”谢盈盈眼中有几分回忆和复杂的思绪,末了轻笑着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去看看顾会长,还是不管她,先去找许薇?”

    聊起正经事,谢盈盈不再喊林飞“小飞飞”,语气和口吻都比较沉着冷静,一点花哨都没有。

    林飞若有所思地扭头看着这个“双面女人”,她的表情,意味着她和方雅柔之间绝对不仅仅是追求过人家那么简单。

    林飞都说不清,到底喜欢疯颠的她,还是正经的她,或者,都很有魅力。

    “想好了没?亲爱的”,谢盈盈朝他眨眨眼。

    林飞径直走向屋外,“救薇薇的事我自有安排,急也没用,我先去一趟警局,你留在家里陪我大伯”。

    谢盈盈一听,知道林飞是要去找白欣研,不肯地追过去喊:“凭什么?有什么事非得找白警官,不能我跟你去?”

    “柔柔对你很敏感,你今天就别刺激她了,做我的女人就得听话,陪我大伯是件很重要的事”,林飞朝客厅里指了指。

    谢盈盈咬牙切齿,恨恨一跺脚,深呼吸一口气后,再度转身,就露出一个娇滴滴的笑脸,像是春燕般扑向客厅里的林大元。

    “大伯!人家给你按摩好不好!……”

    看到林大元被整得一脸尴尬和害怕的样子,林飞差点忍俊不禁,估计林大元还没碰到过谢盈盈这么“恐怖”的侄媳。

    林飞不再多管,走出去上了自己的陆虎车,同时打电话给白欣研……

    ……

    英格兰东部古堡,堡内的中央花园中。

    慕子墨坐在金属雕花椅子上,手捧着一本十七世纪意大利古文书册,静静翻阅着。

    他身边的圆桌上,放着一壶散发清香的红茶,这种产自斯里兰卡乌瓦产区的锡兰红茶,价值不菲。

    日前的海岛大战,并没让这名暗影之王感到多少不适,即便炼狱军团死伤惨重,但他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战果。

    一道黑色的影子从空气中浮现,黑袍加身的瘦小黑魔法师瑟泰特恭敬地屈身行礼。

    “父亲大人,通过我们军团内部的黑客监控,苏映雪已经跟斯凯尔普分开,回到公司上班”,瑟泰特禀告道。

    慕子墨的目光没从书本上挪开,只是拿起茶杯抿了口,道:“她身边有什么人?”

    “千面,李蔚然”,说起“千面”这个名字,瑟泰特的声音还颤抖了下,显然在岛上千面爆发使得他们蒙受阴影。

    慕子墨也是微微愣了下,“竟然没有死……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父亲大人,想必这也是那女人侥幸而已,我们现在只差苏映雪这一关键就能唤醒母亲大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强行把她掳来!”瑟泰特狠声道。

    慕子墨摇头,缓缓合目光闪烁着道:“没有这个必要,强行出手,可能导致的结果还是我们损伤惨重,现在的斯凯尔普,我也没把握能赢他,何况还有个不知道何时再度变成那奇怪形态的神秘千面……要得到苏映雪,我的‘宝贝女儿’,我另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