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45章 【打扰两位】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45

    虽然身体还没康复,但在病毒被杀死后,顾彩英的身体机能也已经恢复了许多,退烧后就清醒了过来。

    她一醒来,就希望去见到儿子林飞,因为她觉得,既然林飞肯来救她,他们之间母子之情还有机会修复。

    这是一个让她绝对不愿意放过的机会,她的激动之情无以言表。

    一听说林飞还没走,正在楼下,就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要坐轮椅下楼。

    几名护士拗不过,毕竟这是省委书记的夫人,只好硬着头皮推着她下来。

    只是没想到,刚来到这大厅里,就发生了这样一幕幕叫顾彩英难以置信的画面……

    王邵华听到妇人的喊声,浑身一个激灵,从地上慌张地爬起身来,失魂落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地看着顾彩英。

    “彩……彩英……你……你都听见了?”王邵华的声音中满是绝望。

    王紫晴也意识到情况不妙,但父亲做出了那些事,她也无法替父亲说什么,因为她同样深深爱着这个带她长大的母亲,哪怕并没血缘关系。

    顾彩英的眼眶通红,泪水早已经不由自主地流淌下来,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格外憔悴而失落。

    她的视线绕过王邵华,望到远处的林飞,嘴唇动了两下,却是如岩石般沉重,根本抬不起,不知道怎么开口。

    因为就在今天以前,她都觉得自己所看到的就是真相,自己的丈夫不会对自己有所隐瞒,总有一天,她可以把一切都一五一十地告诉林飞,挽回这段母子亲情。

    但……她发现自己陪伴了十几年的丈夫,竟然是如此的陌生,她迷茫了,困惑了,害怕了。

    这份悲伤,让她的心犹如寒冬腊月深陷冰窟,虽然外人无法体会,但却也感染了不少人,很多人都沉默下来,不知为何有些心酸,生寒。

    方雅柔跟白欣研两女,则都是了解内情的人,这会儿站在顾彩英的角度想想,都有些眼眶莹润……试想,最深信的丈夫竟然为了利益,不惜让人用病毒害她重病,这怎能不寒心?

    林飞只是跟顾彩英淡淡对视了眼,就转身不打算多留,他要说的已经说完了,要做的事,也做了。

    王邵华死不死,其实已经没多少区别,当他因为这次的事件曝光,被家族跟上面的首长们革职处分后,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个废物,所做的一切违心事只是徒劳,那他活着比死更难受。

    “我们走吧”,林飞跟方雅柔打了声招呼后,跟白欣研一同打算先离开。

    顾彩英看到儿子要走,张开嘴似乎要喊,可终究喊不出口。

    她这一刻觉得,自己对儿子而言,可能只是个累赘,一个负担,甚至可能会被利用而害了儿子。

    既然如此,自己何必执着地要挽回这段母子情,自己不该那么自私……因为自己已经自私了十多年。

    少将卢斌看到林飞的手放在白欣研的腰间,就这么搂着女人走出去,眼皮跳动着,不声不响。

    医院外的阳光,已经带着春天独有的清新温暖。

    林飞走到停车场的路上,脸上带着轻松的微笑,心情颇好,让一旁的白欣研都感到有些奇怪,按理说林飞该心情糟糕才对。

    “你不生气么?那个王邵华利用顾会长,演了这么一出恶心的戏码,把你当傻子耍”,女人微微撅嘴,心中还是很不平。

    “研研,我也是会变的”,林飞搂着女人的腰肢,笑道:“你不觉得,如果是一年前的我,刚刚那家伙已经被我掐死了么”。

    白欣研想了想,点点头,“是呢,你以前脾气那么爆,动不动就把人杀得死无全尸的,现在好像看你挺沉得住气”。

    她还记得,当初林飞把毒枭团伙圣堂骑士那伙人,用机器碾压成肉酱的过往,实在血腥地足以让她午夜梦回都惊出身冷汗。

    “我都怀疑,是不是我老了,所以性子变缓了”,林飞自嘲地笑了笑。

    白欣研嗔了他一眼,“不是你老了,是你的心‘老’了,很多事情,本来就不是用杀人来解决的,特别是当你越来越强大,而那些人越来越渺小。

    一个巨人怎么会特别去盯着一只蚂蚁踩呢,反正随时都可以捏死,不管做什么,都在眼皮底下,不是么”。

    林飞脚步一顿,扭头看着女人,笑吟吟道:“看来你内功修为不断精进,也有不少心性感悟啊。确实如此,以前我十五六岁的时候,觉得杀的人越多,自己就越厉害,非常兴奋。

    等到我入主大厅,开始慢慢成熟,领导其他人的时候,就觉得有些人实在让人烦,不想杀他们,却偏偏要送上门来,杀掉一了百了,可再也没多少杀人的那种愉悦感。

    可到了现在,我觉得很多事,根本用不着杀人,人命如草芥,一岁一枯荣,百年光阴眨眼而过,我杀不杀他,他早晚都死,若不是必要,杀人真没什么意思。”

    “那顾会长呢?你也放下对她的恨了么?”白欣研好奇地问。

    林飞耸了耸肩,摇头道:“我怎么可能原谅她,相比于抛弃我,我无法原谅她抛弃了我父亲……现在,我只是不想看到她,我有自己的事要做,有我需要在意和保护的人,何必老是跟过去计较,我也没那份闲心。

    当我换一个角度和位置来看待同样一段过往,其实完全可以放平心态,因为我早该明白,我终归不可能去把那女人怎么样,何必老想不开”。

    白欣研低头巧笑嫣然,“你不说还好,你一说,我突然发现,换个角度看一件事,确实很有必要,就像我自己今天慢慢意识到,之所以答应调进公安厅,不是因为我妈妈希望,而是我也变了……

    以前觉得冲在最前面查案,才像个警察,为民为公。可现在,越来越觉得,其实在哪个位子并不重要,关键在每个位置都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反正我不来当这个副厅长,别人也要来当,与其让那群不三不四的人来坐,还不如我来呢。

    如果有机会,我还要往上走,直到有一天,我想调查王邵华那样的人,谁也不能拦着我”。

    林飞正好走到车边,听女人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一抹坏笑,“为了庆祝我们都迈入人生的新阶段,我看下午白警官就不要去上班了,我们坐车找个没人的地方谈谈人生观可好?”

    白欣研俏脸一红,哪听不出男人说的什么意思,大白天的,就要带她去做那种事,还是在车子里,她哪能承受得了。

    “那就不用了,我还是开自己的车走吧……”

    林飞见女人转身要走,赶紧一把将她又扯回来,拽到车后面隐蔽的位置,一个转身,就把女人充满弹性的身子压在了车门上。

    “这可不是你能擅自决定的”,说着,林飞就已经张嘴吻住了女人的红唇,开始勾动檀口中的*,细细品味。

    白欣研的鼻息中带着几分*,那挺拔如模特的修美身材,因为紧贴着车身,显得格外富有曲线美感,一双皓玉般的手臂勾在林飞的背上,下意识地摩挲。

    两人有阵子没亲热,这一点燃,自然是**,熊熊炽盛,特别是白欣研日趋成熟的身体,越来越能散发馥郁芬芳的女人味。

    特别是这还在停车场,一想到可能随时会有经过的人,白欣研更是感到又羞又臊,却偏偏不知道为何格外喜欢这种被男人强吻的感觉。

    可就在这你侬我侬的时刻,一个有些低沉的嗓音忽然传来。

    “咳咳……”卢斌少将面带微笑,仿佛根本没看到两人在做什么,站在不远处停车场中间,道:“不好意思,不小心打扰到两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