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48章 【你这个小贱人】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48

    装潢雅致,摆放着各种名贵艺术品的大厅内,此时全是一股子烟味和红酒混合的难闻气味。

    王邵华脱了西装,只穿一件单薄的线衫,就这么坐在茶几前的地毯上,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酒瓶,口中不停地吞云吐雾,衣服上也全是洒落的酒水污渍。

    顾彩英走到男人面前,幽幽叹了口气,几分疲惫地道:“我竟然从来不知道,你会抽烟……十多年的夫妻,我竟然这么不了解你。”

    仿佛没听到女人的话,王邵华继续抽着烟。

    “邵华……你清醒一些吧,我们好好谈谈,我可以原谅你,乘着你还没走到死路上,我们一起渡过这个难关,好不好?”

    王邵华扬起头,醉眼惺忪的眼皮眨动着,讽刺地咧嘴笑道:“怎么,你是来嘲笑我,还是来可怜我?”

    “十多年夫妻,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说的是真心话吗?”顾彩英失望地道。

    “我只知道,现在谁也别来烦我……你走开!”王邵华不耐烦地一甩酒瓶。

    顾彩英摇摇头,缓缓蹲下身来,伸手过去,把王邵华手里的酒瓶拿走。

    王邵华的身体很疲软,颤抖着想要抓紧,却没抓住,狼狈地一探身,趴在了地毯上。

    “别喝了,你应该清醒一些,晴儿很担心你”,顾彩英劝道。

    “把酒给我!”王邵华兀得勃然大怒,睁着满是血丝的眼睛,朝着顾彩英一声怒吼:“我不用你可怜!!没有人可以怜悯我!!”

    顾彩英身子一颤,眼中朦上一层水雾,抖动着嗓门,“你……你吼我?我认识你快三十年了……你从来没有这么凶地吼我……你甚至都没有对我发过一丝脾气……这次我做错了什么?你竟然要这么凶我!?”

    王邵华盯着女人的双眸,似乎也露出了挣扎的神色,感到彷徨,后悔,沮丧,可更多的,却是歇斯底里无法压抑的痛苦……

    “那你就好好记着……这就是真正的我!你以前认识的王邵华,只是一个骗子……现在凶你的我,这个没用的废物!伪君子!只会对女人发脾气的王八蛋!才是你嫁的男人!!你给我滚!!!”

    王邵华嘶吼着喊完,用力一把夺过女人手上的酒瓶,再度仰头“咕咚咕咚”灌了起来。

    顾彩英怔在那儿,过了许久,悲伤心痛之中,也冒出了先前克制着的愤怒。

    “哼……”顾彩英怒极反笑,泪眼婆娑道:“你用病毒伤害我,利用我来夺取小飞的同情,用我去拉拢他……我可以理解你,理解成是王家的老人们对你施加的压力,你是迫于无奈……

    可难道这件事从头到尾,你就对我没半分,哪怕一分的愧疚吗?你到现在,一句‘对不起’都不说,反而在这里酗酒发酒疯,还吼我?

    王邵华,你如果想自己一个人这么颓废下去,那就随你的便,我不管你了!

    不过你以后再也别想试图用我来拉拢小飞……我宁可这辈子不认这个儿子,也不会因为我,让他被你们利用!!”

    顾彩英伤心欲绝地咬了咬牙,转身走回楼上,她此刻连一眼都不想多看这个男人。

    王邵华见女人这就走了,一扭头,压根懒得多管,继续大口大口地抽起了烟。

    而在二楼上,看着这一幕幕发生的王紫晴,早已经全身无力地坐倒在地板上,靠着栏杆,嘤嘤啜泣。

    ……

    翌日清晨,天澜山庄。

    方雅柔与往常一样,拿着几件给林飞烘干折叠好的衣物,来到男人的卧室门口,推门而入。

    她刚要喊林飞起来下去吃早餐,可刚一推开门,就见到了让她面红耳赤的一幕。

    只见谢盈盈正*地展现着她白玉般莹润的身子,如一只树袋熊般紧紧抱着男人,覆盖在林飞身上方。

    而两人的下面关键之处,正进行着人类最原始的某种运动,深深地结合在一起……

    因为角度是斜着看过去,方雅柔甚至能清晰地看到那里正在流淌出来的涓涓溪流,半张床单也已经显得**一片,显然两人已经进行了一场持久战……

    “呀,柔柔,难怪小飞飞会选你当妻子,一大早就开始做家务了,好贴心啊”,谢盈盈丝毫不在意被撞见,还很肆无忌惮地继续扭动自己的丰臀,让那结合之处发出阵阵液体与碰撞摩擦的声音。

    林飞也没想到方雅柔这么大咧咧的不听仔细就进来了,不过女人恐怕也想不到,他会跟谢盈盈从昨晚一直大战到清晨。

    两人都是不需要睡觉的主,而谢盈盈刚尝到鱼水之欢的滋味,颇为迷恋,反正一边享受一边增进修为,她就索性痴缠了一晚。

    林飞已经把谢盈盈当自己的女人,自然不会对她像第一次那般粗暴,所以谢盈盈虽然不知道去了多少回,可依旧能恢复地过来,显得人比花娇,越来越滋润。

    “你就别故意惹柔柔生气了,老实点”,林飞用力捏了谢盈盈的屁股蛋一把后,身子一翻,把女人压在了下面,颇为不舍地从女人的身体里收回了宝枪,从床上爬起身来。

    “差不多了,都一晚上了,洗个澡下楼去吧”,林飞回头对一脸火红的方雅柔道:“柔柔,我跟盈盈在练功呢”。

    方雅柔见林飞一脸从容的表情,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练功?有这么练功的么!?

    “哼,不用找理由,我知道你们都不要脸,一大清早就尽做坏事,随你们便!”方雅柔气呼呼地把叠好的衣服往林飞身上一抛,扭身就跑了出去。

    该死的,自己应该仔细听清楚动静再进来的!

    方雅柔心里念叨着,可又觉得不甘心,自己凭什么要让谢盈盈那女人占据主动?难道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还不如她?

    一想到这里,方雅柔就从楼梯口站定,深呼吸了两口气,咬咬牙,又转身走回林飞的房间。

    林飞正苦恼这下会不会把方雅柔惹怒了,毕竟自己考虑不周,折腾了一整晚确实有点过分了。

    不过没等他想好怎么讨女人欢心,就见方雅柔又气势汹汹地跑回了自己房间,一双明眸瞪大着看向自己。

    “柔柔……你怎么又回来了?”

    方雅柔二话不说,突然从口袋里掏出已经准备好的手机,对着床上浑身没穿任何布料的谢盈盈就是一通猛拍!

    “喀嚓喀嚓……”

    相机的声音连续响了七八下,在床上舒展身段的谢盈盈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喂!!方雅柔!!你住手!!!”

    谢盈盈猛地惊醒,于是乎大喊大叫,跟疯了一样从床上扑下来,要从方雅柔的手里夺走手机!

    若是以前的方雅柔,必然是被谢盈盈一抓一个准,但如今方雅柔已经有修炼过一段日子,虽然与谢盈盈相差甚远,也已经具备一定逃跑能力。

    一个简单的后撤步,方雅柔跃出了房门,来到二楼栏杆上,稳稳用轻功站住。

    谢盈盈身上没传衣服不说,还到处是男女*留下的痕迹,可不敢这么走出去,于是只能在门口站定,看着外面的方雅柔干着急。

    方雅柔摇晃了下手上的手机,得意地一笑,“谢盈盈,你这么喜欢大清早地脱,我就给你拍照留念,下次再看到你一大清早在这儿‘练功’,我就发到京城几个姐妹的朋友圈里去!”

    谢盈盈一听,气得直跺脚,“方雅柔!你……你不学好!!你这个小贱人!!!”

    “哼,你的那点老底,我一清二楚,你自己好自为之”,方雅柔说着,又目光锐利地射向一旁的林飞,“还有你!再敢让我看见你和这女人一起睡,我就跟大伯去说你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