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50章 【我做错了什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50

    苏映雪跟江婶道别,只说自己要出趟远门,然后四人坐着林飞的车返回天澜山庄。

    而就在此时,位于北秀山庄,苏映雪所住豪宅最近的一栋大宅内,几名身穿制服的亚裔男子,在电脑前忙碌。

    一名负责人看着电脑上新得到的信息,拿了特制的防窃听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乔凡尼阁下,有了新的进展!”负责人有些激动地说。

    “哦?”电话里传来乔凡尼的雍容嗓音,“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是的,苏映雪果然忍不住想要试着搏一把,救活她母亲,甚至还为此跟斯凯尔普争吵,说了一些刺痛斯凯尔普的话。

    现在斯凯尔普已经答应了苏映雪,让她自投罗网,不过有让千面给她带着秘密通信装置,为此他们已经驱车返回天澜山庄了”。

    “呵呵……果然如父亲大人所料,一旦提及陆婉蓉,苏映雪就会难以招架,她的骨子里,终究只是一个软心肠的小姑娘”,乔凡尼褒奖道:“你们做得很好,接下来也把窃听部署地仔细些,千万别让斯凯尔普发现什么”。

    “是!乔凡尼大人!”

    远在英格兰东部的古堡,一间充满中世纪哥特风装饰的书房内。

    乔凡尼挂断电话后,嘴角露出一抹邪笑,然后起身,理了理笔挺的西装衣领,走向屋外。

    来到花团锦簇的庭院内,一身休闲打扮的慕子墨正在那里看着报纸,就如同最普通的贵族老爷一般。

    “父亲大人,您料事如神,果然只要抓到了苏映雪的软肋,她很快就自己打算找上门来了”,乔凡尼躬身道。

    慕子墨并不意外,将报纸叠了叠,放到一旁,笑吟吟地看着远处秀美的花坛,道:“乔凡尼……我的孩子,你知道,人类和我们圣族,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

    “莫非是力量?”乔凡尼猜测。

    慕子墨摇头,“人类的魔法师修炼到极致,可毁天灭地,犹如神明,夏国的古武者更是能够驰骋星空,超越轮回,若论力量,我圣族亦非人类的对手”。

    “那……难道是寿命?”

    “也不对”,慕子墨又笑着摇头,“正如我所说,人类的修士,寿命亦可以不断随着实力递增,难以估量……”

    乔凡尼点点头,确实是这样,再思索了会儿,无奈地一笑,“请恕儿子愚钝,猜不出来”。

    “是‘耐心’”,慕子墨微笑道。

    乔凡尼眉头微皱起,不解地眯了眯眼,“耐心?”

    “是的,对于人类来说,一年,可能是极为长的一段时间,因为一个普通人,一生也不过百年。而就算是一些强大的修士,一年也不算短。

    至于十年,百年,千年……对于人类来说,可能是无数的翻天覆地,王朝更迭,是无法估量的时间。

    所以,人类往往对于‘等待’这件事,有一个极地的限度,他们无法忍受自己所在意的事,一直在拖延着,哪怕是一天,一个小时,都会产生烦躁的情绪”。

    慕子墨淡淡道:“这件事,并不会因为人类的强者获取了更长的寿命,而有多少改变。因为人类生来就是短命的生物,对于我们圣族而言,就如同春草秋枯,一眨眼而已。

    于是乎,凡是涉及到挑战人类耐心的事情,就容易引起人类的紧张,混乱,他们哪怕明明有时间,也不会有充分的耐心。

    就像这一次,我们只需要用苏映雪在乎她母亲为出发点,使得她方寸大乱,急切地想知道结果,她就无法再继续安然忍耐。

    哪怕他们明知道,我们不可能强行去抓她,也不可能不顾寒月地伤害许薇,而且早晚有一天,我们会被他们找到,他们也等不了那么久……

    对他们来说,哪怕是等一天,都是一种煎熬,更遑论看不到丝毫希望地等待。”

    乔凡尼赞美道:“确实如此,人类实在太急功近利了,对于我们圣族而言,等待万年来完成大计,都是可以忍受的,但人类就算有足够的时间,也会按耐不住,过来自投罗网”。

    “正是这个道理”。

    慕子墨悠悠地站起身来,迈步走向古堡的主殿,乔凡尼则恭敬地跟在后头。

    “这次暗中窃听,要注意,不要让对方的人发现,那个千面极为擅长计算机,不要露出马脚”。

    乔凡尼得意地笑道:“父亲大人放心,我们特意使用的是不联网的远距离窃听设备,甚至没有任何电波影响,千面和斯凯尔普再擅长计算机,也发现不了我们的远距离窃听。

    何况我们只收录声音,他们就算有敏锐的反监控的洞察力,也不会感到丝毫异样,因为我们完全不用摄像头这些设备”。

    “很好……要将千面给苏映雪配备的通信设备具体是什么,都查清楚,免得招惹来斯凯尔普那大麻烦”,慕子墨道。

    “是,父亲……”

    ……

    临安,王家大宅。

    一宿没好好休息的顾彩英,在凌晨的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她的身体还没完全好,又身心俱疲,脸色颇为苍白。

    就在上午时分,顾彩英听到“砰砰砰”的敲门声,她睡眼惺忪地睁开眸子,才发现有人在敲她的卧室房门。

    正当她纳闷,门没反锁,为何要敲门的时候,门被人推开了。

    只见一脸醉醺醺,脸色红地有些猪肝色的王邵华,摇摇晃晃地撞了进来。

    王邵华打了个酒嗝,醉眼朦胧地笑着道:“呵呵……忘了,这是我家……我干嘛敲门啊……呵呵……”

    顾彩英眉头一皱,才意识到,王邵华是喝酒喝了一整晚,到现在都没休息。

    她虽然感到非常厌恶,对这男人的气还没消,但这么喝下去,王邵华铁定喝出事来,她也是心中担忧。

    毕竟认识快三十年,又做了十几年夫妻,她不可能真的对这男人不关心。

    “邵华,你别喝了”,顾彩英走下床去,赤脚走到王邵华身边,搀扶住站都站不稳的男人,“我扶你回你房间,洗个澡睡一觉吧,等你醒了,清醒一些,很多事就会想通的”。

    “想通?”

    王邵华“哼哼”地傻笑着,一挥手,把酒瓶给直接扔在了地上,葡萄酒洒了一地。

    “你知道么……彩英……我接到我爸的电话……他说,我是个废物,有你这个林飞的生母在,我都没办法拉拢林飞……

    他让我不要再继续当官了,这个书记不让我做了,他还让我不要再给他丢人,让我去找林飞,给他下跪道歉,请求原谅……

    他们说让我去承认,自己精神有病,不是故意要惹林飞生气,是我控制不住自己而已,还要我去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

    说到后来,王邵华扁着嘴,竟然眼眶里开始溢出泪水,一脸凄凉之色,像是个被欺辱的小男生一般。

    顾彩英有些错愕,没想到王正竟然这般绝情,就这样要断送掉王邵华的仕途,还要王邵华放下尊严地去给林飞下跪。

    她心中恻隐,拍着丈夫的后背劝道:“邵华你冷静点,我……我替你去跟家族的人说说,在家里静养就好”。

    “有什么用!?他们这就是要我滚!我要是下跪了,能就这么把事情揭过去……那也就算了,可我就算下跪,也只有被家族放弃的份……”

    王邵华又打了个酒咯,吐着粗重的酒气,哽咽道:“我……我几十年做牛做马,忍辱负重……为了王家,我尽心尽力地往上爬,没有一晚上是睡得安生的……

    那群废物,在那里借着王家的权势花天酒地的时候,我在办公室里辛辛苦苦地打理政务!

    可到最后,我只不过被他们压得喘不过气,做疏漏了一件事……他们却要把我当精神病,当疯子,把我丢进疯人院里……”

    王邵华越想越凄苦,眼中翻腾着怒火,突然“啊”地嘶吼一声,狰狞地一把抓住了顾彩英的双肩,将妇人用力按在墙壁上!

    “邵华!邵华你镇定点!疼……”顾彩英后背被用力一撞,身体快散架了。

    可王邵华两眼发红,如狂怒的猛兽,癫乱地道:“彩英……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你……你没做错什么,是他们给你压力太大,才会让你精神状况出问题……”

    “我没疯!!!”王邵华怒吼,撕心裂肺道:“你跟他们一样!认为我脑子有病对不对!?我没有精神分裂,我没有抑郁症!!我没有吃药!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