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53章 【你说什么】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0653

    林飞看着生不如死的王邵华,并无丝毫的怜悯,这种场面对于他来说,早司空见惯,对于一个曾经一心想杀死自己的家伙,他能到这一刻才动手反杀,已经算是相当稀罕了。

    “那次在海边,你与花家联手设计害我,让我中基因病毒,差点一命呜呼,你该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林飞冷笑道:“我一直没来找你,你难道以为,就真的一切都没发生过了?我就真的不会下手杀你?”

    听到这话,一旁刚想再劝阻林飞的顾彩英,怔在那儿,脸色铁青地问:“小飞,你……你说什么?他联手花家,对你下毒!?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

    “你要是知道,还会一直留在他身边,直到今天么?”林飞瞥了她一眼,他能分辨,顾彩英没在说谎,她确实不知情。

    顾彩英踉跄着后退两步,靠在墙壁上,无声哽咽地慢慢贴墙滑倒在地板上,簌簌落泪。

    “他怎么可以这样……混蛋……他怎么能瞒着我对你做这种事……我……我真是世上最没用最糊涂的妈……小飞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竟然不知道你受了这么多苦……

    你应该恨我的,我不值得你原谅……这都是我罪有应得的……呜呜……”

    而王紫晴则是依旧不敢相信,摇头颤声道:“不会的,我爸爸不会做那种事的……林大哥你是不是误会了?”

    林飞一把掐住了王邵华的脖子,将他提起,举到王紫晴面前。

    “那件事知情的人也不止我一个,四大家族的人只是没吭声而已,你大可以去打听。你们难道以为,我真的是闲得没事,才跟千面一起,去血洗了花家?”

    王紫晴脸色一阵黯然,她知道林飞没理由编造个理由欺骗她们母女,因为林飞有绝对压倒性的力量,要杀人根本不需要多废话。

    女孩似乎一时间难以接受自己的父亲是那样卑鄙不堪的人,痛苦地抱着头,不停地抽泣,说不出半句话来。

    在经历手与脚的钻心疼痛后,王邵华呼吸都开始喘不过来,但这样的大脑缺氧,反而使得他的大脑思维逐渐清醒。

    他慢慢意识到,自己刚刚所做的一切,真的已经在把自己往死路上送。

    这一刻,他内心的恐惧再度泛滥,生怕林飞的手指稍微一用力,就掐断他喉咙。

    林飞仿佛能洞悉这男人心里的想法,不屑一笑:“放心吧,你当年给我父亲的痛苦,我一点都不敢忘记……就算今天要杀你,也会让你在死前好好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说着,林飞的右手再度抓在王邵华的手腕上,轻巧地一捏……

    “咔咔!”

    手腕的关节,再度被林飞捏碎,骨头在林飞的手中简直如泡沫一般脆弱。

    王邵华已经疼得浑身青筋爆出,两眼充血!

    “啊!!饶了我!求求你!!林飞……饶了我吧!!”

    他已经不想再顾虑什么尊严,他只想赶紧死去,或者能够苟且偷生……

    这种眼睁睁看着,生生体会着,自己身上的骨头一截一截被捏碎的感觉,犹如噩梦一般!

    “咔咔!咔咔……”

    林飞置若罔闻,继续从小手臂,臂膀,肩骨,一路捏碎王邵华的两条手臂里面的骨骼。

    随后把男人往地上一扔后,利落地两脚,踩碎了王邵华的两只脚的骨头!

    王邵华的手脚不断渗出鲜血,骨头从里面碎裂后刺破了他的手掌与脚掌,血肉模糊。

    这种钻心刺骨,就如同把他的骨头从里面掏出来一般!

    他恨不得尝试传闻中的咬舌自尽,但却因为疼痛连咬舌的力气都用不出!

    “林大哥!林大哥别打了……别打我爸爸了……”王紫晴终于惊醒过来,她终究还是不希望看到自己的生父死去,哪怕她都不能说服自己去替王邵华维护。

    可王紫晴还是扑着跪倒在林飞跟前,抱着林飞的一条腿,哀求着哭喊。

    “林大哥你要恨就恨我吧……你打我吧!我替爸爸去死也可以……求你别打他了……”

    林飞心头咯噔一下,皱眉看向脸已经哭花了的女孩。

    王紫晴的双眸纯净地就如高山上倒映蓝天白云的湖泊一般,她的那份单纯殷切期盼,不含丝毫的许薇做作。

    她只是不舍得爸爸死,哪怕那是让其蒙羞的父亲。

    “王邵华这样的伪君子,比地沟里的老鼠都肮脏的家伙,竟然有你这样愿意替他去死的女儿?哼……也真是老天作弄人”,林飞不禁感慨。

    其实他也并不是非要杀掉王邵华,因为杀了他,反而是让他解脱。

    如今丧失了地位,失去在家族的话语权,又患上精神疾病的王邵华,眼睁睁看着奋斗半辈子的目标渐行渐远,未来一片灰暗,这会让他活着比死更加痛苦。

    但饶是如此,面对王紫晴这样的哀求,林飞还是心中有几分震撼。

    王邵华见林飞似乎有所犹豫,心中知道林飞是有所恻隐,顾不得其他,抓紧机会可怜兮兮地恳求道:“别……别伤害晴儿,你要杀就杀我吧!都是我自作自受!”

    林飞目光如电地看着他,嗤笑道:“到这一刻,你还想跟我耍心机?故意装出一副父女情深的样子,体现你是个好父亲,借而让我不忍心杀你?老杂毛……你跟谁面前撒谎不好,非要在我面前玩这一套?”

    “我……我没有……”王邵华心虚地目光躲闪。

    林飞的双眸里杀机弥漫,“你这样时时刻刻都想着耍阴谋的人,留下你,终归只是个祸害,杀了你,反倒也不会再毒害你女儿……虽然父亲临死都不让我报仇,但看来,我只能对不起他一回了”。

    林飞改了主意,一念之仁,或许会让这个家伙又做出什么阴损之事来,于是弯身一把揪起了王邵华的领子,将他已经四肢如软体动物般无法活动的残躯提了起来。

    他不打算在王紫晴面前杀了这家伙,他亲眼目睹过自己的父亲的惨死,这绝对不会是什么好的回忆,哪怕王邵华罪有应得。

    王邵华吓得双腿间竟然漫出一股子臊臭的液体,表情扭曲到了极致,可他自己浑然不知已经如此难堪,只感到心头拔凉。

    正当林飞打算把王邵华带走,直接丢在海里喂鱼的时候,已经心跳到嗓子眼,吓得尿裤子的王邵华,大声疾呼起来!

    “不要杀我!不要!!林飞你听我说!你根本不需要替林大友报仇啊!!他根本不是你父亲!!我根本没有杀你父亲啊!!我没有啊!!……”

    王邵华口吐血沫,含糊不清地喊着,因为太过急促,甚至咬字都咬着了舌头。

    此话一出,林飞浑身一阵僵硬,目光闪烁地看着王邵华,呆在原地。

    而在旁的顾彩英则是面无人色,颤抖着霍然起身,想开口说什么,却又不知道如何说起。

    “你……你说……说什么?”

    林飞连续咽了好几次喉咙,眼充血丝地盯着王邵华,心脏“砰砰砰砰”地高速跳动,一字一顿,“你……再说一遍……”

    王邵华看到了生的希望,赶紧点头,“我说!我说……我全都告诉你……你不用替你父亲报仇!因为死的林大友根本不是你亲生父亲!

    是你母亲当年流落临安的时候,因为顾家出了事,无依无靠,林大友救济了你母亲,跟当时化名改姓的她结了婚,才给了你一个身份……

    其实在跟林大友结婚前,她就已经怀了你了!这件事千真万确!你大伯林大元也一清二楚!我真的没有骗你啊!林大友他不是你生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