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55章 【妈妈回来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顾彩英跟王紫晴看到这一幕,想说什么都来不及阻止,当他们意识到溅射一地的血肉是什么的时候,几乎都要晕阙!

    “爸!!”

    王紫晴尖叫着,双手死死扣在地上,手指在地板上抓出一道道血痕,仿佛随时会窒息死亡。

    顾彩英也没料到林飞会这般断然下杀手,手段还这般冷血残忍。

    可她没办法说林飞的任何坏话,因为王邵华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杀害了林大友。

    冤冤相报,她只感到一种巨大的罪孽笼罩在她身上,若不是她当年答应了林大友,与他暂时结为夫妻,或许王邵华也不会对一个普通卖面的市井人物下手。

    顾彩英身子一软,瘫坐在地上,痴痴发呆,泪眼无言。

    林飞看着已经成无头尸的男人,发现自己杀了他以后,心里并没多少好受。

    知道自己身世的部分真相,反而让他感到更加荒唐而凄凉,这种二十多年活在欺骗之中的感觉,让他感到四周的一切都变得虚幻。

    “我不后悔杀掉你父亲”,林飞瞄向王紫晴,冷漠地道:“你如果要为他报仇,也是你的自由,但是你最好不要试图从瑶瑶那儿打主意,那你会死得更惨……”

    王紫晴抽泣着,根本不敢抬头看林飞,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这一切,自己的父亲所做的一切,似乎罪有应得。

    但他毕竟是自己的生父……自己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杀得死无全尸,却什么也不做。

    这种矛盾的心理,让王紫晴更加纠葛挣扎,深陷道德与亲情的泥潭,仿佛心脏随时都会碎裂开来。

    强大的精神压迫中,王紫晴直接眼前一黑,晕倒在地板上。

    “晴儿!”顾彩英一惊,赶紧扑过去,抱着王紫晴,大声呼喊。

    就算王紫晴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毕竟是一手带大的孩子,早已经看作亲生女儿无异。

    看着这对在血泊边哭泣哀嚎的母女,林飞已经不愿意再多留,他不属于这里……

    他转过身来,慢悠悠地拖着带血的脚印,从书房里走出到阳台上。

    外面的世界春光明媚,但林飞却感觉放眼望去,到处布满了阴沉与灰暗的色彩。

    他咬牙握拳,深呼吸了几口气后,撒腿狂奔,瞬间从王家离开。

    如一道疾风般,林飞掠过了城市的钢铁森林,翻过了数不清的丘陵山峦,跃过了一个个的湖泊,不管一切,只是闷头狂奔!

    他用这种快如闪电的速度,没有方向的奔跑,来平复内心随时可能产生的狂暴情绪。

    中途手机有人打来电话,但林飞根本不想理会,他现在只想一个人尽情地宣泄。

    不知道奔跑了多久,一直到夜幕降临,林飞停下身来。

    他站在一个小土高坡上,四面到处是凄凄的草地,一座座庄严而安静的墓碑,一些柏树在夜色中显得有些阴森。

    这是墓地,老家水口村的墓地。

    林飞不知不觉的,也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识,来到了一直不敢进入的,林大友的安葬之地。

    他目光扫过去,在一处相对偏僻的位置,他看到了一块写有“林大友之墓”的石碑,前面有一张林大友生前的照片,那是一个和善微笑的青年男子。

    林飞走到墓碑前,“扑腾”跪倒在地,对着墓碑,一头磕到地上。

    他的肩膀不停颤动,紧咬着牙关,但还是止不住不断滚出的热泪,落到浇好的水泥地上。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傻……我不是你的亲儿子啊……你却为我而死……那我到底算什么……爸……爸……我对不起你……”

    林飞一头又一头,磕在地面上,没多久,水泥地就出现了一个半球的土坑,甚至能听到“嘭嘭”的撞击闷响。

    林飞恨不得能够磕到自己晕眩过去,但他的身体素质,使得他就算再怎么用力磕头,也不可能昏一下。

    他生怕太过用力,将林大友的墓地给震毁,只能紧绷着身体,不停地对林大友磕头……

    “轰隆!”

    天空中不知何时弥漫着滚滚乌云,一声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将整个临安笼罩。

    从墓地的高坡上,雨水不停地冲刷下来,林飞面前的那个磕出来的水泥土坑,也成了水坑。

    林飞浑身被淋得湿透,可他浑然不觉,只是表情痴痴地看着墓碑上林大友的黑白照片,静静发呆。

    大雨不停地安抚他内心的躁动和悲伤,林飞的目光变得迷蒙,变得失去焦距,整个人就如同石化了一样,长跪不起……

    ……

    “轰隆隆……轰隆隆……”

    午夜时分,雷雨阵阵。

    一栋八零年代的陈旧筒子楼下,一辆黑色的捷达停在了马路边。

    两名身穿黑衣,戴着黑墨镜的魁梧男子,从车里下来后,左右张望了下,确认这会儿路边没人瞧见后,就快速地通过外置的楼梯爬上了三楼。

    来到三楼的一间住户门口,其中一名男子掏出了一把军用匕首,开始毫不客气地撬里面的门锁,打算强行将这破旧的门锁毁掉。

    屋内的一间卧室中,床上躺着的是一对父子,父亲约莫三十岁左右,而儿子看起来也就七八岁。

    虽然外面雷声不断,但心中有事,睡得并不深的父亲,还是听到了门锁那边传来的“咔咔”声。

    他警惕地坐起身来,眼中闪过几丝疑色后,皱了皱眉头,赶紧爬起身来,将儿子一把抱起,摇晃了几下。

    “小飞!小飞!”

    男孩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揉揉眼睛,“爸爸……是妈妈回来了吗……”

    “小飞你听爸爸说!”男子轻轻拍拍儿子的脸,眼中满是惶急与紧张,“爸爸抱你去衣柜里躲着,等一会儿不管外面发生了什么事!你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出来!千万千万不能发出半点声音!知道吗!?”

    男孩还没搞清楚状况,就被父亲给抱到一旁的布制衣橱边,拉开了长长的拉链后,将男孩塞进了一堆衣服中。

    父亲听到外面门锁那儿声响越来越有松动的迹象,赶紧把拉链又再度拉上!

    当男子急匆匆跑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把电灯开开,刚来到门口的瞬间,就听得“砰”一声,门锁被撬松后,门被踹开了!

    两名气势汹汹的魁梧男子冲进门来,看到拿着菜刀的父亲,都露出了蔑然的狞笑。

    一名男子拿出一张照片,对比了一下后,点点头,“你就是林大友?”

    “你……你们是谁?”林大友双手握刀,努力镇定。

    “啧啧……一个烧面的厨子,竟然敢碰王家二爷看上的女人,你也真是胆大包天”,一名男子手上的军刀转了个刀花后,踢腿一脚!

    林大友手上的菜刀被直接踢飞,他惊出一身冷汗,踉跄着倒退几步,撞翻了一张八仙桌。

    “王……王家二爷是谁?”林大友颤声问道:“是……带走英彩的那个男人?他派你们来的!?”

    一个墨镜男子走上前来,一把拽住了林大友的衣领,咧嘴一笑,“问这么多干嘛?反正你今晚就死了……不过临死前,你倒可以告诉我们,家里有没有什么积蓄,你死了,钱留着也没用不是么?”

    林大友脸色涨红,“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们凭什么半夜三更闯进来说杀人就杀人!?你们这是犯法!!”

    说话的同时,林大友难以控制地眼光瞄了瞄卧室里的方向,他生怕这两个男子同时奉命要杀自己儿子。

    两名男子却捕捉到这一细节,其中另一名男子嘿嘿一冷笑,“看来里面藏了什么值钱的东西?我去瞧瞧……你先狠狠揍他!二爷要他死前好好受点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