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75章 【出气筒】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飞一直有在关心苏映雪的情况,虽然这本该是一个欢乐的时间,但对苏映雪而言,却是最难熬的时间。

    苏映雪却是淡然地笑了笑,无所谓地道:“不用了,我没什么事,你不用太担心”。

    林飞心想没事才怪,光是这说话都没什么气势,表情还柔柔顺顺的样子,就不是往日苏映雪该有的表现。

    “你不是没开车来么,我送你一下,而且慕子墨虽然刚刚才败走,可也难保会杀个回马枪暗中再对你下手”,林飞随便编了个理由,然后跟身后的方雅柔使了个眼色,就自顾自先出去了。

    苏映雪脸上闪过一丝复杂神色,下意识地望了眼客厅里的方雅柔。

    方雅柔正好也看着她,冲她温柔地笑了笑,“苏*,就让林飞送送你吧。你有空也多来家里坐坐,来住几天也挺好的,毕竟你自己住也相对不安全。虽然我们认识有段日子了,但没什么机会多交流呢”。

    即便林飞等人并没把苏映雪的身世说出来,但方雅柔看得出来,苏映雪其实一直都心不在焉,肯定有很沉重的心事,这会儿显得格外善解人意。

    “嗯”,苏映雪点了点头,暗暗感到有些神奇,人和人就是那么的不同……

    如果她和方雅柔对调一下位子,绝对不会允许林飞大晚上开车送自己,即便有这些看似成立的理由。

    不过方雅柔却能很自然地接受林飞这样的举动,根本不多过问,至少表面上没丝毫不满,这就是最大的区别。

    一会儿后,林飞开着陆虎车,载着苏映雪,慢慢悠悠地开回北秀山庄的方向。

    女人望着车窗外清冷的道路,明亮的霓虹与路灯,怔然出神,眼眶中闪烁着点点的莹润,犹如漫天的星辰,却晶莹剔透。

    林飞并没有说什么劝慰的话,只是这么安静地开车,两人之间只有听到彼此的呼吸。

    “为什么不说话”,苏映雪率先幽幽地开了口。

    林飞扭头看了看她,“我要是说了什么,你没准以为我是在可怜你,还惹得你生气”。

    苏映雪回头看着男人,“你的意思是我脾气差,不懂感恩?”

    林飞姗姗笑了笑,“我不是那个意思……好吧,我当然是希望你别难过,毕竟你就算是亚特兰蒂斯之心,也没什么不好的,你看我和千面,也不都不算人么?”

    “我不需要你可怜我!我就是一块破石头!用不着你提醒!”苏映雪冷哼扭头。

    林飞嘴角一阵抽搐,“我就说不能安慰你……你肯定会生我的气”。

    “所以你还是认定了我脾气差,你很了解我是不是?!”苏映雪瞪过来。

    “不……不是那个意思……我……”

    “对!”不等林飞想办法解释,苏映雪就打断了他的话,语带哽咽地道:“我就是脾气差,就是不讲理!反正人的道理跟我也没关系……我又不是人……”

    说着,苏映雪眼泪开始簌簌地滑落,香肩耸动,终于忍不住啜泣了起来。

    林飞脸色一僵,也不知道从何开始劝解,副驾驶上的女人不停地抹眼泪,似乎也没跟他再说话的意思。

    不过这也是在他意料之中的,苏映雪明显早就想哭了,只是一直强忍着,她现在就像是随时会爆炸的地雷,不能去碰触。

    但如果一直不碰她,这雷就会一直存在,所以,林飞也希望能够尽可能让她的火药逐渐量减少。

    就当一路开车快到北秀山庄的时候,苏映雪却突然出声,“我不要回家,哭着回去见江婶说什么,只会让她跟着难过……”

    “不回去?”林飞愣了下,“那去哪?”

    “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要跟你去酒店!”苏映雪睁大了水眸道。

    林飞哭笑不得,“我也不敢那么想啊……”

    “哼,我要去看大狮子,你陪不陪我去”,苏映雪一边擦眼泪,一边嘟囔,就像是要发泄脾气的小女孩。

    林飞无语,这大晚上的还跑动物园去?不过这种时候,他也只想顺着女人的意思,只要在旁陪着她,别让她做什么傻事,安安稳稳地渡过这段低潮就好。

    “行,我陪你去”,林飞二话不说地调转车头,准备开去动物园。

    “等等”!苏映雪喊住了他。

    “还有事?”林飞纳闷。

    苏映雪指了指自己住的方向,“你去把我书房里的棉花糖带出来,我要边吃棉花糖边看大狮子”。

    林飞差点忘了女人还有这一大癖好,这种伤心烦闷的时候,怎么能少了她的“独门灵药”棉花糖呢。

    这对林飞而言都不是事,下车狂奔到北秀山庄的豪宅,打开书房的门,拿出棉花糖又跑回车里,也就十几秒时间。

    当苏映雪捧到了自己的糖果罐,抱着五颜六色的糖果,仿佛是找到了主心骨,竟然眼里还多了几分光彩。

    “你当跑腿的倒是不错”,苏映雪嘀咕了句。

    林飞一阵无语,他的实力好歹是王者级别,在女人眼里就一跑腿的。

    因为大晚上没什么车,林飞只用了二十几分钟就开到了动物园。

    这时动物园早关了门,但两人自然不会买票从正门进去,直接从停车场动用轻功飞身跃入了动物园内,来到狮子山边。

    即便是黑夜,只有微弱的灯光,但两人也能看到躺在那儿休息的狮子。

    苏映雪抱着糖果罐,坐在长椅上,一边把棉花糖往嘴里塞,一边“啪嗒啪嗒”地时不时掉几颗泪珠,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把眼泪混着糖果一起吃下去。

    林飞还从未见苏映雪如此失魂落魄的样子,显然女人是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陆婉蓉。

    “其实你不用太在意自己本身是怎么来的,至少对于你母亲而言,你就是她的亲生女儿,你们的母女之情是不会变的,人之所以叫人,是因为有人的情感和灵魂,肉体是由什么转化而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林飞叹道。

    苏映雪怔了下,下意识地不停塞糖果,嘴巴塞得鼓鼓的,而后“咕叽咕叽”地将一大口棉花糖吞下去,似乎因为噎着,还狼狈地不停咽口水。

    好不容易把糖果吞下去,苏映雪才气呼呼地瞪着林飞道:“都怪你!我吃糖的时候跟我灌什么心灵鸡汤!?你一个大男人恶不恶心啊!?”

    林飞也不介意,这会儿他的作用就是当女人的“出气筒”,于是笑着点头,“好好,我不说就是了,你慢点吃……”

    “吃完了!”

    苏映雪亮了亮已经见底的糖果罐,气鼓鼓道:“最近都没空去买啵哟了”。

    “那怎么办?你还想吃么?”林飞寻思着要不要去把糖果店的门砸开,反正就是想尽办法让女人走出情绪低谷与悲伤。

    “算了,不吃糖了”,苏映雪一阵冷淡地叹息,说:“我肚子饿,去吃夜宵吧”。

    事实上,女人如今的修为,吃不吃东西也无所谓,但此时的苏映雪,明显试图用不停地吃东西,来转移自己的思绪,淡化内心的创伤。

    “好啊,那我们去海边找家大排档,那些高档餐厅恐怕都关门了”,林飞立马答应。

    苏映雪把空了的糖果罐往林飞身上一丢,自己先飞身返回停车场。

    又过了十几分钟,两人来到一家通宵营业生意相对清冷的海鲜大排档,找了一张靠角落的桌子坐下。

    苏映雪掏出粉色的钱包,把所有的红钞往那老板娘兼厨子的妇女面前一扔,足足有好几千,“每个菜都来一份,钱不够再问我拿!”

    这大排档的老板娘都傻了眼,不过紧跟着喜上眉梢,知道遇到了大主顾,今晚生意不用愁了,赶紧眉开眼笑地点头,“哎!好嘞!两位稍等……两位喝点什么?”

    “度数最高的什么酒?”苏映雪问。

    “有坛子麦烧白酒,四五十度的样子,*您要不?”

    “整坛子我都要了”,苏映雪毫不客气地道。

    这老板娘也算看出了苏映雪心情不好,要借酒浇愁,并不多问什么,反正有一男人在陪着呢,于是利索地去把那一坛子白酒都捧了过来。

    林飞倒习惯了看苏映雪财大气粗的消费方式,不过女人喝高度烧酒是第一次看到,不禁纳闷,“映雪,你会喝白的?”

    “没喝过”,苏映雪说着,已经给自己的酒杯里倒了约莫二两,满满一杯。

    林飞一阵皱眉,“要不换葡萄酒吧,这酒可能不适合你”。

    可不等林飞多劝,苏映雪已经仰头把一杯酒“咕咚”灌了进嘴里。

    “噗!——”

    林飞正以为苏映雪完全没问题的时候,女人就因为被这酒辣到,猛地一口全喷了出来,正好喷了男人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