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77章 【最糟糕的结果】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映雪,我说过,不管你喜欢我还是讨厌我,我都会用我的方式一直爱你,关心你,保护你”,林飞抿嘴笑了笑,用大拇指擦掉女人脸上的泪水。

    “你或许不了解……我知道自己不是爸爸亲生儿子的时候,我真的很难过……

    那一天,那一晚,在墓地里,我真的很感激,你陪伴在我身边。

    在我最无助,最痛苦,最迷茫的时候,是你苏映雪找到了我,陪伴着我淋雨过了一整夜,那比多年前的一小包棉花糖,更让我铭记在心……”

    林飞轻笑着,继续道:“所以就当我求你,在你孤单一个人,感到难过感到悲伤的时候,也能让我陪在你身边……哪怕你打我骂我,发泄你的脾气,我都会开开心心地接受。

    同样是爱情,同样是关心,不要让我对你的感情,变得那么廉价,那么分文不值,毫无意义……我现在不是要可怜你,而是在恳求你不要撇下我。”

    当林飞说完最后一个字,苏映雪的情绪瞬间崩溃了,心里最后一道堤坝,也跟着决堤。

    发泄的苦水,如涛涛的洪潮,让她彻底解放了出来。

    “呜……你干嘛又让我哭……呜呜……”

    苏映雪一把抱住林飞,大声地哭泣,就如一个单纯的无助小女孩。

    林飞轻轻拍着女人的后背,也不需要说什么安慰的话,这种时候,苏映雪只是需要一个宽厚的肩膀。

    足足过了将近半个钟头,女人的哭声才小了下去。

    忽然,苏映雪抬头,几分娇憨地问了个问题。

    “林飞……我流了这么多眼泪,眼睛会不会哭瞎啊?”

    “呃……”林飞哭笑不得,“现在应该不会,但再哭就难说了”。

    “哦”,苏映雪低头,拿林飞的衣服当毛巾,给自己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然后还进一步地拿林飞的衣服捏了捏瑶鼻,挤出了点鼻涕……

    看着衣服上多出的大片晶莹粘液,林飞的脸肉一阵抖动,他是说可以尽情发泄没错,但这车里还有纸巾啊,至于这么“不客气”么。

    苏映雪显然是故意这么做的,完事后还高傲地哼了声,“当我三岁小孩么?怎么可能会哭瞎……”

    “这……这又不是我提出来的”,林飞欲哭无泪,太欺负人了。

    苏映雪可不管这么多,她忽然左右张望了下后,见大桥上没车经过,便纵身一跃,从大桥直接跳了下去!

    女人就像是一只飘摇落下的风筝,晃晃悠悠,等快到江面的时候,足尖轻点水面,就化作凌波仙子,朝着江水中央的一个小沙渚飞去。

    林飞已经对苏映雪一会儿一个闹腾法的情况见怪不怪,也跟着跳了下去,飞身落到江中小岛上。

    这座江心岛上有一些植被,将下方的泥土给稳稳扎住,也不知道已经在江水里存在了多久。

    站在沙渚边缘,苏映雪看着四周围涛涛流淌而过的江水,有些出神。

    林飞走到女人身边,微微叹道:“该不会想跳下去抓螃蟹吃吧,这季节可不对”。

    苏映雪却并没开玩笑的意思,幽幽说道:“如果我们人也跟江水一样,永远都知道该流向什么方向,那就好了,不需要考虑如何抉择,也不需要考虑明天要做什么……

    我以前都很清醒,自己该走哪条路,该干什么,做生意,办企业,学习,生活,甚至感情,我都有明确的目标……

    但今天之后,我突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到底应该做什么,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我该怎么走,才是对的……”

    对于苏映雪而言,她的人生本该是有非常缜密的计划的,不管是事业,家庭还是爱情,都应该在她的计划之内,她讨厌浪费时间。

    可当发现自己活了二十多年,都生活在欺骗和虚幻之中,这些原有的目标就变得薄弱了。

    她讨厌无法掌控的人生,特别是环境让她很多事无从选择……

    林飞看着女人那对明眸里的茫然之色,很理解地笑了笑:“相信我,从我十一岁开始当雇佣兵,一直到十七岁进入大厅,那六年来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我很理解你现在的感受。

    但世上的很多事情,并没那么复杂。当你不知道该怎么做人生的选择,不如别去老想着昨天的事,去想想,明天你想要的是什么,想做的又是什么,可以是你想吃点什么,喝点什么,或者见到某个人。

    然后,找个哪怕可笑的小小借口,想好最差的后果,记着……再怎样,结果也不会更糟了,然后,就大胆放手地做你要做的事”。

    苏映雪痴痴地扭头,看着男人,喃喃问道:“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不管我做什么,最糟糕的结果会是什么……”

    林飞抬头,仰望着稀疏的星空,思忖了下,确定地说道:“至少到最后一刻,我依然还会在你身边,就像现在这样,陪着你……”

    苏映雪怔然出神,过了许久,才回头,默默地也抬头看着星空,在晚风中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轻语道:“傻瓜,那应该是最美好的结果吧……”

    江水滚滚东流,带走的是古今永恒的月色,带走的是阵阵缱绻的夜风。

    ……

    苏格兰北部一座小镇,斜阳下,草场的羊群已经默默回圈,牧人们回到小镇的酒馆,开始享受高地威士忌的美妙酒精。

    突然,小酒馆的门口响起几声口哨,几个大汉笑笑哈哈地用一些比较*的话语,抛向一个刚走进来的女子。

    这是一个黑发高挽,身穿蓝色吊带长裙,身段婀娜的东方女子,在这样的偏远小镇,并不多见。

    女子就这么施施然走到酒馆的吧台前,用流利的苏格兰口音英文点了一杯黑啤酒,而后就坐到了一个身穿白衬衫的俊挺男子身边。

    白衬衫男子已经独自喝了不知道多少杯威士忌,但并没丝毫要醉的意思。

    对于女人的到来,他早有发觉,可并没主动开口说什么。

    女人倒是不介意这些,主动慵懒地一笑,“暗影之王阁下,好像你这一战,有些狼狈?”

    慕子墨扭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花弄影,你好像很高兴看到我被斯凯尔普反将一军?”

    “哼哼……”花弄影拿过啤酒,跟慕子墨敬了敬,喝了一口,娇笑道:“怎么会呢,我可是很希望,阁下能把斯凯尔普解决掉的……只不过他的成长速度确实让人有些惊讶,而且自从脱离了我以后,他又找回了当年在伊甸园时期的自主思考能力,想要骗过他,真的有些难呢”。

    “你是在讽刺本王,当初自己培养出了一个无法对付的对手?”慕子墨冷笑。

    “NO……”花弄影长长地拖了一个音,可又顽皮地一笑,“应该说,你根本没培养他,他只是真的比你聪明点点而已”。

    慕子墨脸色一沉,眯眼道:“不要太猖狂,不要以为,你是超级智能,本王就没办法杀你……你一直遮遮掩掩,不肯出手协助本王,无非就是想保存你自己的实力。

    如今本王大势已去,斯凯尔普的实力又与日俱增,你若再敢与本王耍心机,本王就第一个宰了你!”

    花弄影轻笑了声,“不要急嘛,我所认识的暗影之王阁下,可向来成竹在胸,不会轻易发怒的……既然来找阁下,自然是有办法可以对付斯凯尔普,这么说吧,我手上有一份证据,足以让斯凯尔普在夏国难有立足之地……就看,暗影之王阁下,是否有诚意与我合作了”。

    慕子墨看着一脸诡异微笑的女人,不禁心中有些忐忑,这个超级智能大脑的女人,绝对不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