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85章 【永远在一起】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卢将军,希瓦*对你情深意重,你真不知情?”看到卢斌的这反应,白欣研都有点吃不准了,只好再试探。

    卢斌一脸正色,“欣研,我承认我不是多么光明磊落的人,我为了追求你,也花了一些心机,但我怎么可能拿这么多孩子的性命开玩笑!?

    我是夏国的军人,堂堂正正的将门之后,你可以不喜欢我,不接受我的追求,但请你尊重我的人格!”

    如此郑地有声的话语,让白欣研一脸错愕,她都有些后悔,说得太直接,或许这件事真跟卢斌没关系。

    不过林飞却不这么想,他看着这些孤儿院里的孩子,又看看周围的环境,鼻翼动了动,闻到了点不寻常的味道,不由眯了眯眼。

    随后,林飞一个闪身上前,直接一把揪住了卢斌的衣领子,将他提了起来,一脸冷漠地看着他:“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希瓦在哪,我可以考虑给你一个全尸”。

    卢斌的脸色发白,神经紧绷,一把用力抓住林飞那钢筋般的手臂,切齿道:“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你以为武力可以叫我屈服吗!?要是想污蔑我把我杀死,你就动手吧!!”

    林飞嗤笑了声,正准备直接动手把卢斌干脆杀掉,却发现有人正在打自己……

    林飞低头一看,见到是这些七八岁的孤儿,不管男孩女孩,正在使出吃奶的力气,对他拳打脚踢。

    这些孩子的脸蛋上全是气愤,用他们稚嫩的拳头捶打林飞的大腿。

    “放开将军叔叔!”

    “你这个坏蛋!打死你!”

    “将军叔叔是好人!不许欺负他……”

    一帮男孩女孩用纯真的声音,不断地叫喊,试图保护卢斌,打退林飞。

    这一刻,林飞已经成了孩子们眼中的大坏人,而他们亲爱的卢斌叔叔则被坏人抓住了。

    当林飞的目光与几个孩子的眼神碰撞在一起,林飞的心神一震,四周的声音仿佛都听不见了,陷入了一阵记忆深处的漩涡里……

    一个小女孩甚至跑到白欣研身边,拽着白欣研的手,“警察姐姐!你快去抓住这个坏人啊!他要打将军叔叔!”

    孩子们不少都已经急哭了,生怕卢斌受到什么伤害。

    白欣研尴尬地蹲下身去,安抚这些孩子,一脸为难地看看林飞,“孩子们,别哭……大家安静点好不好,这是大人之间的事……”

    “警察姐姐你快帮帮将军叔叔啊!他好可怜……呜呜……”小女孩看不下去了,害怕又担心地哇哇大哭。

    卢斌则是一脸悲伤,很是感动地红着眼说:“孩子们,别哭了……欣研,如果只有死能证明我的清白,我死而无憾。只是希望以后这里的孩子能有人照顾,他们无父无母,没有依靠……拜托你了……”

    林飞渐渐恢复清明,眼中闪烁过诸多思绪,他觉得卢斌是在演戏,虽然他演得很好,但就是因为太好了,反而变得很假。

    很显然,这些孩子是他用来保护自己的,可这恰恰是有效果的。

    如果自己当着这些孩子的面,直接杀了他,无疑会给这些孩子留下无法磨灭的伤痕。

    甚至他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当年在雇佣军中的那段灰色记忆,自己手下那些被杀死的孩子,那一双双无辜而恐惧的眼睛……

    林飞感到自己的头脑有些发涨,这些孩子的哭声使得他格外地情绪难以平复。

    关键是,一旁的白欣研已经心软了下来。

    女人朝着林飞摇摇头,“算了吧,先把事情调查清楚,万一真的杀错人,我心里也难安……反正如果真是他,他也跑不了”。

    林飞做了个深呼吸,让脑海中的那些小时候的血腥画面撇开,犹豫了片刻,还是把卢斌丢在了地上,道:“那就听你的,暂时不杀他,等有了充分的证据,让你安心了,我再杀他也不迟”。

    “谢谢”,白欣研微笑道:“我知道这太妇人之仁,但我心里跨不过这道坎,特别是这些孩子的眼神……我实在不忍心伤害他们”。

    卢斌这时候摇晃着站起身来,伸手安抚这些哭泣的孩子们,而后对两人道:“感谢不杀之恩,我一定会追查这件事,证明我的清白!”

    林飞的心情不太好,并不想多理会卢斌,他转身快步离开了孤儿院,回到车中。

    白欣研跟着上车后,一脸关切地问:“林飞,你脸色好差,你没事吧?”

    她看得出来,林飞刚刚的表现很不自然,她竟然从男人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发自内心的痛苦。

    林飞并没说话,而是发动车子,开了一段路。

    渐渐的,他放在方向盘上的一只右手却在瑟瑟颤抖,用左手用力一抓,才停止了抖动。

    林飞踩了脚刹车,将车子停在路边,让自己的状态稳定下来。

    这叫白欣研格外担心,蹙眉道:“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

    林飞的眼中有不少血丝,他扭头看着女人,咬了咬牙,艰涩地开口:“十多年前,我刚正式成为雇佣军的时候,在阿富汗边境执行任务,我们占领了一个村子,当作临时根据地。

    那个村里的一些能反抗的成年人被我们杀尽了,只剩下妇女孩童……团长让我去测试那些孩子有没有带走进行训练的价值。

    我知道就算我不去,别人也会去,而且,我会因为抗拒命令,被他们杀死……当时的我才刚开始有点修为,不足以脱离他们的控制,而我不想死,所以我只能去。

    我一个一个地问那些村里的孩子,他们有的跟我年纪差不多,大多数比我小,才六七岁,八九岁……

    问他们是否愿意加入雇佣军,如果愿意,就把他们自己的家人用刀子杀死……”

    白欣研吃惊地睁大了眼睛,眼中有些晶莹,她不敢置信,那是一种何等残忍的画面。

    林飞低沉地叙说道:“我记得,其中一个孩子说,‘我想爸爸,我想妈妈……我还有奶奶,我不想当兵,我想跟他们一起生活’……”。

    “然后呢……”白欣研幽幽问。

    “然后……”林飞嘴角扯动着,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痛苦地道:“我告诉那个孩子,我可以送他去一个地方,永远跟他的家人一起生活……”

    白欣研一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发出大的惊呼声来,目光颤动地看着男人。

    “你……你杀了他?”

    林飞点头,不太敢正视女人的双眼,别过头去,“我一枪打碎了他的脑门,他死得没有痛苦……那一天,我杀了十几个不愿意加入雇佣军的孩子,他们的血溅了我一脸,我一身……

    那之后的好几个月,直到我去欧洲,遇到影子之前,我都觉得那血腥味不曾淡去……至今我还能记得,那股恶心的味道……”

    林飞像是虚脱了一般,靠在驾驶座上,一脸的黯然神伤。

    白欣研默默落下两行清泪,她也不知道是替那些战火中无辜死去的孩子,还是眼前这个从小承受了太多心灵折磨的男人。

    “我是不是很恶心?”林飞自嘲地一笑,“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个骗子,明明做了那么多十恶不赦的事情,却还老像个正义之士,去揭穿一些小丑的面具,说出那些家伙的阴暗面,仿佛那样就能抹去我手上的血迹似的……呵,太可笑了……”

    白欣研并不回答,而是用衣袖擦了擦自己的泪水,忽然解开自己的安全带。

    在林飞不解的眼神中,女人动作果断地起身翻到驾驶室边,扑在林飞的身上,双臂勾住男人的脖子后,整个人骑跨在男人大腿上,然后毫不犹豫地送上了激烈的拥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