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神级保镖 » 正文
| 繁体版

第0688章 【被你打败了】

温馨提醒:“注册会员”无弹窗广告,同时建议您收藏,以便能够轻松访问!
    林飞有些觉得情况不对劲,女人的神色确实不像往日,“柔柔,你怎么了?看起来有心事?”

    方雅柔吐了口闷气,“那个卢斌是在地字号家族里出了名的狠人,军方主要的青壮一代鹰派将领,他要达成的目的从来不会轻易妥协,虽然名声不坏,但也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你之前既然知道他在追求研研,怎么可以就这么放着不管?要是你多关心一下研研,或者让一个人去保护她,不就没那么多危险了吗!?”

    听到女人的这番话,林飞不禁错愕地愣在原地,而一旁的白欣研也是略有惊讶。

    她们都没见过方雅柔会这么严肃生气的样子,因为方雅柔平日里都是温婉如水,很多事情受了委屈也就有点小幽怨,绝对不会摆出什么臭脸来,更不会跟林飞大声抱怨什么。

    这次竟然因为白欣研的事情,这么质问林飞,除了叫林飞不禁心里意外和汗颜而,白欣研也是颇为感动。

    “柔柔,你别这么说,事情不是已经过去了么?已经都查清楚了,林飞也不是神,怎么可能什么都面面俱到呢,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谢谢你”,白欣研上前,捏了捏方雅柔的手,微笑着劝道。

    方雅柔摇头道:“你就不该替他说话!就是因为你什么都顺着他的意思,也不主动替自己着想,才会变得这么危险!就算你不为自己,也要想想你母亲啊,夏阿姨要是知道你差点被一个冷血杀手害死,得有多担心!?”

    “我……”白欣研一时也说不出话来,因为方雅柔的话语,也多少戳中了她内心的一些脆弱。

    方雅柔杏眸里含着一丝晶莹,又对林飞道:“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刚好研研修炼了夏家的功法,可以不惧猛毒,她今天很可能就被活生生毒死了!”

    林飞默然,听了女人的话,确实惭愧,也感到后怕,歉然道:“你说得对……是我疏忽了”。

    “不是你疏忽了,是你的心根本没把身边的人都放在里面,你有心思陪苏*去看海豚,给她的乌龟做手术,却没心思想办法保护一下研研,你不觉得太残忍了么!?”

    方雅柔说完这句话,转身就“噔噔噔”跑下了楼去,边跑还抹着泪水。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么重的话,这根本不像她自己,但她就是控制不住,想要把这些话都宣泄出来。

    林飞跟木乃伊似地站在原地,两眼发直,心头隐隐作痛。

    千面姐妹倒是没多少感觉,还急着等白欣研教她们功法呢,可白欣研却是察觉到了什么,幽幽一叹。

    “柔柔好像是受了什么委屈和刺激,她平时不这样的,你别太放心上”,白欣研劝慰林飞,“可能是你这些天太把心思放在苏*那儿了,其实你也应该关心一下天天在家里照顾你的人”。

    李蔚然嘻嘻笑着做鬼脸,“男人就是犯贱,越对他好,反而越不会在乎,一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林飞扭头看着她,虽然很想去捏一把这丫头的脸,但却不禁觉得,这话说得没错。

    自己好像真的太忽视方雅柔的感受了,以为日常生活中,女人进进出出地忙活,不管照顾家里人的起居生活,还是容忍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都是理所当然的,却一时忘了该给她一点时间,听听她心里的话。

    “你怎么知道这些?”千面好奇地问妹妹。

    李蔚然得意地仰着臻首,晃了晃也不知道从谁那“借”来的手机,“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这点事,言情小说上都这么写的!”

    林飞生不起半点开玩笑的心思,默默地走下楼去,来到方雅柔的房门口。

    他想敲门,可还没敲,就听见方雅柔在里面啜泣的声音。

    林飞僵立在门口,敲也不是,不敲也不是,左右为难之际,也不知道从哪回来的谢盈盈走了过来。

    女人的手上还拎着一大袋子散发诱人香味的东西,似乎是什么食物。

    见林飞木讷地站在那儿,谢盈盈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我都听见了,事情肯定不是单纯的因为欣研,恐怕雅柔心里早就有很多不满了,积少成多,也就今天这样爆发了,小飞飞,我劝你现在别去打扰她,让她静一静比较好”。

    难得谢盈盈这么认真地说话,林飞也觉得靠谱,问道:“你拎着的什么东西?吃的?”

    谢盈盈自信地妩媚一笑,“这可不是给你的,我还指着这好东西,来交换雅柔手上的证据呢”。

    说着,谢盈盈把林飞推开,自己也没敲门,直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还顺带把门给关上了。

    林飞一阵心情落寞地杵在门口,本来还打算去找卢斌把这件事解决,可眼下却是只有先等方雅柔气消一些再说了。

    房间里,方雅柔见到谢盈盈突然拎着东西进门,赶紧从床上跳下来,顾不得擦泪痕,神色戒备地道:“你进来干嘛?”

    “亲爱的,别激动,我今天可不是来跟你斗气的,我是特意带了你喜欢的东西,来好好跟你赔不是的”,谢盈盈将那一袋子东西递给方雅柔。

    女人接过袋子,闻着里面有一股特别的香味,还热乎乎的,不禁感觉到一丝熟悉。

    方雅柔古怪地瞥了谢盈盈一眼,才把袋子拿到小圆桌边,掏出了里面的一个保温盒。

    这保温盒里,不是别的,竟然是十个白乎乎的包子,每个包子顶上都有一点红豆沙。

    “这是……”方雅柔意外中带着几分喜悦,“青花巷子口的豆沙包?”

    谢盈盈抿嘴笑着,走近了道:“我这几天派人一直搜找,甚至通过民政部门找当年那个豆沙包师傅的真实信息,才找到了那老师傅的家。那师傅现在已经不出去卖包子了,不过我特意花钱请他再做了几个,今天给你带过来了”。

    方雅柔眼中满是怀恋,将保温盒里的豆沙包拿出来后,捏在手上,低头闻了闻,“小学初中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去那巷子口买这种豆沙包,好几次因为耽误时间回家,害得接我们的司机叔叔都被责罚了……味道还是跟当年一样,有股奶香味。”

    谢盈盈的眼中也透着无限的回忆,温柔地点点头,笑道:“那时候我们还讨论,他是加了牛奶还是加了奶粉,不过那个老师傅就是不肯说,说是独门的手艺……那时候,我们感情还很好……”

    听到这里,方雅柔目光复杂地看了眼谢盈盈,“你是想用这豆沙包,跟我换上次拍的照片?”

    “啊呀,这都被我们聪明伶俐的柔柔发现了”,谢盈盈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那你给不给我嘛?这照片一直被你捏着,我多提心吊胆啊”。

    “除非以后我天天能吃到这豆沙包,不然免谈”,方雅柔也没那么好收买,张嘴咬了口还热乎乎的包子,享受地施施然坐到椅子上。

    这份回忆里的味道,让她暂时也忘了刚刚的伤感情绪。

    谢盈盈则是狡黠地一笑,“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所以我花了钱,让那老师傅一家全搬到临安来住,那老师傅会带着他儿子一起开家这种豆沙包的店,以后你想吃多少吃多少!”

    “咳……”方雅柔刚吞了一半,差点没呛着,一脸无语地看着谢盈盈,末了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真是被你打败了”。

    “嘻嘻,那亲爱的柔柔,你告诉我照片在哪呗……”谢盈盈伸手要去抚摸方雅柔的大腿。

    方雅柔赶紧闪躲开,嗔了她一眼,“别摸我!实话告诉你吧,压根没有照片!其实早被我删了!我留着那些照片还觉得恶心呢!”